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生活/親子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600041
幸福到快暈倒的熊
譯 者:陳系美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Tomato系列
出版日期:2008年10月24日
定價 230 元
優惠價  -21%  182 元
內容介紹
●「每日新聞社小小童話大賞」「椋鳩十兒童文學賞」得獎作家
●日本知名作家梨木香步微笑推薦──「第一次讀安東美貴惠短篇作品時,那種暢快感和驚豔,令我難以忘懷。從那之後一直由衷期待短篇集的出版,如今這個願望終於實現了!」


人生一點都不苦!

頭殼撞壞的熊、想吃人的老虎、報恩的蛇、池塘裡的國王、了不起的公鹿……

告訴你七個思考人生的小故事。

 

l  我娶妳的時候,我的朋友月熊還說,我是不是頭殼壞掉了?這話什麼意思啊?〈頭殼撞壞的熊〉

l 喂!被老虎吃掉的狐狸,被這隻狐狸吃掉的雞,被這隻雞吃掉的蜥蜴,被這隻蜥蜴吃掉的蜘蛛呀!你被吃掉很難過嗎?〈開動了〉


l  反正晚上又要睡覺,為什麼非起床不可呢?〈池塘裡的國王〉


l  那個蛋有一天會變成雛鳥。然後那隻雛鳥又會生蛋。那個蛋又會變成雛鳥,然後又生蛋。就這樣,只是一顆蛋最後會變成上百億個蛋喲!所以如果你現在把它吃了,就等於白白失去了上百億個蛋喔!〈蛇的報恩〉


l鴕鳥大呼小叫的衝進來。「喂,告訴我。我明明是一隻鳥,為什麼不會飛?那隻頭殼壞掉袋鼠追來的時候,為什麼我非得用兩隻腳蹬蹬蹬的逃跑不可呢?這一對沒有用的翅膀到底有什麼意義呢?」〈了不起的公鹿〉


作者介紹
文 /安東美貴惠

1953年生於日本山梨縣甲府市。

1994年以〈開動了〉及〈眉毛的向陽處〉榮獲第11屆每日新聞社小小童話大賞。1997年〈飛到那裡的話〉收入日本教科書《中學國語Ⅰ》。2000年《天空的翹翹板》榮獲第11屆椋鳩十兒童文學賞。2007年作品為《黃昏的木蘭花》。其他作品有《老爺爺的幽靈朋友》,繪本《到處給一半的孩子》等。

 

圖 /下和田幸代

1968年生於日本愛知縣,插畫家。

曾獲ACRYL AWARD優秀賞,JACA入選。TIS年鑑入選。

其他插畫作品有《果醬的繪本》《媽媽-和泉聰子詩集》等。

 
◎ 譯者簡介 / 陳系美
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畢業,日本國立筑波大學地域研究所碩士。曾任空大日文講師,華視特約譯播,現為專職日文譯者。譯有《準備好大哭一場》《寂寞東京鐵塔》《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藍,或另一種藍》《一個人相撲》《甜蜜小謊言》《去愛吧!間宮兄弟》《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逃亡大胡鬧》《十年後,愛得閃閃發亮》等書。

 

 
規格
商品編號:04600041
ISBN:9789861332611
頁數:136,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32611
內容試讀
<頭殼撞壞的熊>

    一回神,熊摸著頭坐在地上。

    因為頭上腫了一個很大的包,只記得好像在哪裡撞到的,其他的完全想不起來。熊喃喃自語的說:

    「到底怎麼搞得?對了,倒是淑女熊跑到哪裡去了?」

    可是雖然說出「淑女熊」三個字,卻也不知道淑女熊究竟是誰?只是隱隱約約記得,是個很重要的人。

    不經意轉頭一看,發現身邊有一隻很大的陸龜。
    在熊模糊的印象裡,總覺得淑女熊是一直陪在他身邊的,於是他誠惶誠恐的問:

    「妳是淑女熊嗎?」

    不料烏龜回了一句:「謝謝。的確是個可喜可賀的日子。」然後就一直做她的龜殼日光浴。

    熊戰戰兢兢摸了一下烏龜的殼,手心傳來一股難以言喻的溫暖。這讓熊想起淑女熊也是非常溫暖。

    「啊~,好溫暖喔。妳果然是淑女熊沒錯吧。」

    熊將臉頰貼在龜殼上。那種溫暖讓熊覺得好熟悉。

    當熊閉上眼睛享受這種溫暖時,烏龜又開口了。

    「怎麼可以問女生的年紀呢?真是太沒禮貌了。」
    熊嚇了一跳。

    「我沒有問妳的年紀呀。」
    「蛋糕的確被蠟燭戳了很多個洞。」
    「妳到底在說什麼呀?」
    「不需要什麼禮物啦。我只求,苔蘚能永保新鮮就好。」

    由於談話內容太過無厘頭,正當熊不知所措時,頭上突然傳來一陣笑聲。熊抬頭一看,哈哈大笑的是熊蜂。蜜蜂對熊來說就像配件一樣熟悉的好東西,因此熊鬆了一口氣。

    蜜蜂說:
    「你可能有所不知,這位龜小姐是我的女朋友哩,昨天才剛過101歲的生日呢!我昨天跟她說了生日快樂。」

    蜜蜂在熊的旁邊飛來飛去。

    「因為她活得很慢很慢,想事情也很慢很慢。你剛才聽到的那些話,其實是她在回答我昨天跟她講的話。」
    「你裝出一副熊的樣子幹什麼?」烏龜突然說。
    「我沒有裝啊,我本來就是熊啊。」熊不由得頂回去。
    「所以我說你搞錯了嘛。」蜜蜂哈哈大笑。「因為昨天我消遣她,她現在是慢了一天才對我發脾氣。」

    如果烏龜回話需要一天的時間,變成無厘頭的現象也是理所當然的。

    「熊,你知道嗎?你在找的淑女熊不可能這麼悠哉緩慢,應該是更為敏捷靈活,外表更黑,更為毛絨絨的才對喲。」

    接著蜜蜂轉而對女朋友烏龜說:
    「噯,這隻熊把妳跟他的同伴搞錯了。可是妳是怎麼想的呢?我跟這個傢伙,妳比較喜歡誰?」

    然而烏龜只是慢條斯理的眨了眨眼睛。熊蜂可能是為了掩飾他的難為情,揮動翅膀笑個不停,一副好像快要笑死的樣子。原本以為他只是笑到倒頭栽,居然砰的一聲掉到地上就不動了。真的死掉了。

    熊雖然頭殼撞壞了,但也沒有那麼笨。他知道蜜蜂的壽命本來就很短,所以沒有很驚訝。

    他輕輕的用手掌覆蓋著蜜蜂,祈禱他這一生過得很快樂。就算熊蜂曾經裝出一副熊的樣子,他也不會排斥熊蜂。

    熊溫柔的撫摸烏龜的殼,對她說:
    「如果有機會再見的話,我們再好好聊一聊熊蜂的回憶喔。」

    至於比較喜歡熊還是蜜蜂,到了明天,烏龜可能會回答熊,也會回答蜜蜂吧。但是,到時候蜜蜂已經聽不到了。

    烏龜彷彿覺得好笑的笑了起來。

    熊也跟著微微一笑。

    「啊,一定是熊蜂昨天說了什麼好笑的事吧。」

    熊將自己的額頭,靠在發笑的烏龜額頭上,祈禱烏龜明天不會太傷心。

    烏龜止住了笑,一直凝視著熊。

    熊輕輕的將蜜蜂放在烏龜旁邊,然後就向烏龜告別了。

    開始出發尋找淑女熊。

    穿過樹下的時候,看見一隻黑色的毛毛蟲,吊在細細的枝頭上盪鞦韆,隨風搖曳哼著歌曲。 

    頭殼撞壞的熊,看東西無法看到全貌,因此看到這隻黑色毛毛蟲時,心想:
    「蜜蜂說的果然沒錯。真的是黑色的,而且毛絨絨的。」
    他把毛毛蟲放在手掌心。
    「妳一定就是淑女熊吧。」
    毛毛蟲在熊的手掌心扭動他小小的身體說:
    「熊大哥,你是在找你的同伴嗎?如果是的話,應該是全身覆蓋著黑色的毛吧。」
    不知道頭還是尾巴,毛毛蟲翹起身體的一端。
    「而且熊大哥,我覺得你的同伴的身體,應該比我大才對。還有,腳的數量也應該跟你一樣才對。」
    「對哦,聽妳這麼一說,我也有同樣的感覺。哎呀呀,不好意思,都怪我太心急了。」
    熊連忙把毛毛蟲放回原來的地方。毛毛蟲又在細細的枝頭上盪鞦韆,隨風搖曳哼唱著歌曲。
    這隻毛毛蟲雖然小小一隻,但是活得很有尊嚴。熊覺得毛毛蟲非常迷人。可以的話,他甚至想留在這裡和毛毛蟲一起生活。但是,現在他必須去尋找淑女熊。
    於是熊靜靜的離開毛毛蟲。
    經過一戶住家外面的時候,從窗戶可以看到屋裡的情況。
    「啊!找到了找到了!正如毛毛蟲所說的。終於讓我找到了!」
    熊看到搖椅,喜出望外。這家人現在好像不在家,搖椅在壁爐的前面,載著一個毛絨絨的黑色編織品,輕輕的搖著。
    熊從窗戶溜進去。
    「好溫暖喔,毛絨絨的,而且跟我一樣有四隻腳。」
    熊坐在搖椅上,溫言軟語的說:
    「我找妳找得好辛苦喔~」
    搖椅穩穩的摟著熊,以非常舒適的韻律搖著熊的身體。
    由於這張搖椅經年累月摟抱著人類,已經擁有人類的感情。所以發覺對方是熊的時候,不由得直打哆嗦。
    由於顫抖得越來越厲害,椅身搖晃得很嚴重,終於把熊摔到地上去。
    「幹嘛把我摔下來呢?」
    但是搖椅已經停止顫抖,動也不動的杵在那裡。其實是因為太過害怕昏倒了。然而不管搖椅有沒有昏倒,外表看起來都沒有變,很難察覺得出來。其實搖椅膽子很小,經常昏倒。
    另一方面,被摔出去的熊又撞了到頭。不過這次撞得剛剛好,熊知道自己的腦筋清醒了。
    「的確很溫暖又毛絨絨的,而且有四隻腳,但妳不是淑女熊。淑女熊的膽子沒這麼小。」
    熊站了起來,將搖椅重新擺好,走出了這個家。雖然只有短暫的片刻,搖椅帶來的安詳,撫慰了熊的心。熊甚至希望能一直坐在那張搖椅上。
    但是,熊終究還是甩開這份感情向前走,一心一意只想見淑女熊。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預感,似乎馬上就能見到她。
    走了一段路之後,有人往熊的後腦勺「啪」的打了一下。
    熊蹲了下來,按著頭回頭一看。
    眼前站著一隻體型高大,全身黑色毛絨絨的母熊。
    「我說你啊,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看到這隻強悍的母熊時,熊想起了一切。她正是熊的太太,也就是熊在尋找的淑女熊。他就是被太太打的時候,頭被打壞了。
    淑女熊伸出胖胖的手,一把將熊拉了過來。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擔心?」
    說著,淚眼汪汪的哭了起來。雖然又悶又熱,動作又粗暴,而且還毛絨絨的,但是也挺可愛的。
    熊偎在淑女熊的懷裡,深感過意不去。
    「我居然想不起這麼可愛的妳,我的頭殼一定壞的很嚴重啊。」
    聽到這句話,淑女熊非常感動,不禁大聲吼叫:
    「真是的!我絕對不要離開你!」
    熊被抱得太緊,意識變得有點恍惚。過去的點點滴滴,彷彿走馬燈一幕幕的浮現。
    「對了,我想起了一件事。我娶妳的時候,我的朋友月熊還說,我是不是頭殼壞掉了?這話什麼意思啊?」
    「管他什麼意思!反正不重要啦!」
    淑女熊越抱越用力,緊緊抱著她心愛的熊。熊幸福到快暈倒了,終於陶醉的閉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