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400021
台灣武俠2.翎月情仇
作 者:方晨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05年05月31日
定價 250 元
優惠價  -21%  198 元
內容介紹
★ 圓神台灣武俠小說第一波強打書
★ 淡江大學中文系 林保淳教授審訂


透過武俠的撰述,讓這個土地上的民眾,能更清楚的了解我們台灣的歷史與文化。
──淡江大學中文系 林保淳教授

從小在台灣長大的蕭翎跟著師父白楊居士來到北京城,向初次見面的外公祝壽,卻被外公趕了出來。當年蕭翎的爸媽是私奔的,一去就是二十五年,音訊全無,自然無法得到外公的諒解。

他們離開外公家後,來了四個黑衣人,出招狠毒,完全針對蕭翎而來。他們才剛到京城不久,蕭翎也不曾與人結怨,難到是蕭翎的外公派來的嗎?可是他又為何要殺自己的外孫呢……

好不容易擺脫追殺、返回台灣的蕭翎,沒想到等待他的是更大的艱難。他的妹妹貞袖被控殺了海鳳幫的獨子,不旦被關入大牢,還發瘋了……蕭翎要如何替妹妹洗刷冤屈?

但是,海鳳幫也不會善罷甘休的,笨港有兩大勢力,所謂北蕭南鳳,泉州人與漳州人原本就有難解的恩怨,有了這件命案後,兩家的嫌隙又更深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黑衣人又出現了,招招兇狠,似乎是非取蕭翎的性命不可……黑衣人跟蕭翎有什麼深仇大恨?蕭翎的妹妹被扯進的命案裡似乎隱藏了一個更大的陰謀,到底是誰非得讓蕭家一敗塗地不可呢?

西沉的夕陽,殷紅如血,是不是代表著一場血戰即將來臨?

作者介紹
方晨

我是紅塵之中的小沙粒,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也是個極其平凡的作者,喜歡在文字堆裡晃蕩,求的只是一個屬於自己的天地,不受干擾的領域。
如果有人問我,為何將筆名取為方晨,因為用台語發音,可以唸成風塵與紅塵,無他,只因為,人人都是在紅塵中修行,你我皆不例外,期許自己在紅塵中的修練中,能夠畫出最燦爛的人生色彩。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021
ISBN:9861330801
頁數:304,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330801
各界推薦
墨雋情永的短章武俠  / 淡江大學中文系教授  林保淳 


武俠短章之作,昉自唐人傳奇,宋、元以來的文言小說系統,亦時有佳作,至清末而大盛,林紓《技擊餘聞》號稱壓卷。然文言詞艱句澀,新時代的白話讀者不易窺其堂奧,故寖漸而衰;至於白話之作,則宋、元以來話本有〈宋四公〉、〈梅花盜〉等篇,隨單一人事而起迄,事簡而文精,曾經獲得不少普通群眾的喜愛。

不過,民國以來的武俠小說始終都以長幅取勝,作者下筆洋洋,動輒數百萬言,幾有欲罷不能之勢;而枝展脈延之下,結構龐雜,線索紛繁,讀者每有耗時費勁之苦。儘管以金庸《天龍八部》之盛,亦不免貽人以譏,遑論其他。古龍在《楚留香傳奇》中,首度開創以單一主角繫聯不同故事的先例,其後的陸小鳳、七種武器系列及《大人物》、《七殺手》等,則以短幅故事承載細膩而精彩的情節,奠定了古龍後期小說短小精密的風格;其後冷楓的《武林至尊》趙師舫規模楚留香,秦紅的《俠歌》、《獨戰武林》繼起,以幽默的筆致,突破了個人創作的舊格局,都清新可喜。

短章武俠的創作,與長篇武俠大異其趣。後者可以多線交織、縱橫漫衍,以情節之曲折離奇、人物之紛陳多樣取勝;而前者則須凸顯少數主要角色,以細密的針線及生動的描繪為主,並於其中寄寓作者欲凸顯的主題。就武俠小說的開展性而言,此一走向顯然是具有特殊意義的。在當代節奏迅快的社會中,讀者習慣了「輕薄短小」所帶來的便捷性,於長篇文本的閱讀,本就漸有排斥之感,古龍、冷楓、秦紅的嘗試,事實是與當前社會脈動緊密結合的,可惜後來的作者還是步回長篇後塵,黃易的《大唐雙龍傳》甚至以五、六百萬言的龐大篇幅,直追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是福是禍,是對是錯,當然很難論斷,但短章武俠終究未能有所開展,這不能不說是個遺憾。

圓神「台灣武俠」當初的設計,限定八至十萬字,不欲再長篇大論。初刊的兩部,皆是一集即完的作品,而且幅短神遙,墨雋而味永,反倒別有清秀出塵之美。

《翎月情仇》的故事,以一段情仇為主線,繫聯了大陸京畿與福建、台灣兩地,從上一代的仇怨,延伸到下一代的情爭,而以一樁命案的底蘊為關鍵。無論在人物角色的設計、案情事件的鋪排、民俗風情的摹寫,都生動靈活、不枝不蔓、細膩如在目前,儘管不以曲折離奇取勝,卻娓娓述來,有引人入勝、漸入佳境的妙處。作者方晨是位兼事創作的武俠女作家,以其特有的女性細密思維,摹寫小女子面臨愛神光降時的情態,入木三分,連我這樣已在天命之年的老朽,都恍恍乎要忘掉「知天命」應該是怎麼一回事了,一笑。是為序。

                         

林保淳於木柵說劍齋

二○○五年四月二十六日
內容試讀
【第一章】
雪夜殺機

這五名蒙面黑衣人身法不弱,眨眼間已掠過竹籬,進入院子,隱藏在風雪中的殺氣,亦隨著這五名黑衣蒙面人的來臨,湧向小屋。

「好快的身法……」蕭翎心頭震驚,忙退開,貼在牆邊,雙掌灌滿真氣,準備應敵。

居中的黑衣人似是發號施令者,他擺了往上的手勢,在他左右兩側的四名黑衣人會意,立即包圍竹屋,等待為首的黑衣人發令攻擊,這幾名黑衣人身法如此靈敏,即知不是庸手。

屋內的蕭翎與白陽居士,屏氣凝神,嚴陣以待,他們早已嗅出這群黑衣人身上驚人的殺氣,來者不善,只是在狀況未明之前,不宜貿然出手。敵未動我不動,凝重的氣氛亦如此刻冰冷徹骨的天氣。

見自己的徒兒如此冷靜沉著,白陽居士暗感安慰:「翎兒氣度沉穩,看來回台灣過了一年養尊處優的日子,並沒學到富家子的壞習氣,總算不枉我一番心血……」

忽聽夜梟長啼,雪地裡的黑衣人見屋內沒有動靜,雙手同時向前擺動,潛伏在竹屋周圍的四名黑衣人,砰!突然出掌,擊毀窗子,同時衝進屋裡,雙方戰火即刻點燃。

蕭翎與白陽居士雙臂早已蓄滿勁,一見黑衣人破窗而入,即揮掌相迎,黑衣人想不到室內的人早有防備,來勢為之一挫,但隨即欺身而上,砰砰!在雙方的掌力衝擊之下,桌椅碎裂,木屑四下飛散。

蕭翎與白陽居士以靜制動,後發先至,出手方位準確無誤,致使強攻進屋的四名黑衣人,佔不到半點便宜,只聽哀聲連連,不出五招,已將兩名黑衣人撂倒,在過招之際,蕭翎無意中摘下一名黑衣人的腰牌,未及細想即順手放進衣袋裡。

另兩人一見同伴被撂倒,已知眼前這兩人不是普通角色,出手加快,攻勢更猛,黑衣人一記地堂腿橫掃,劈毀屋內擺設,不及片刻,這間竹屋被雙方凌厲的掌風波及,已是四面殘破,只待樑柱一斷,整間竹屋必定坍塌。

窗戶既毀,就算夜色深沉,明月昏暗,依稀可見雙方交戰的身影。

廊下微弱的燈光,無法照亮黑暗的內堂角落,在幽暗中交戰,更是誰也不敢大意,一招一式皆是卯足全力。

蕭翎招式不慍不火,絲毫不見火氣,這一點倒讓白陽居士放下心頭大石。

「回台灣一年,翎兒可長進不少,也成熟許多。」

他本擔心自己的徒兒面對這群武功不弱、來歷不明的黑衣人,定會慌亂,哪知他發覺蕭翎的招式沉穩異常,令白陽居士欣喜。

雙方激鬥中,竹屋無端震動,白陽居士心頭方自狐疑,接著一陣霹霹啪啪聲響,竹籬小屋突然向外四裂。

「快走!」

白陽居士口中呼喝,竹屋倒塌的剎那,即與蕭翎飛速躍出,跟在他們身後竄出來者,是兩名黑衣人,但是另外兩名黑衣人,因先前已遭中年文士重創,身法出現遲滯,奔出稍遲,而被倒下的橫樑壓住,躺在地上哀號半晌,聲音消寂,不知死活。

竹屋之所以會倒塌,是為首的黑衣人覺得竹屋礙事,遂生毀去竹屋的念頭,當即擲出一條帶著爪鉤的飛索,運勁一扯,硬是將一邊竹牆扯開,竹屋一邊失去支撐,自然坍塌,這也證明此名黑衣人內力驚人。

飛索有如靈蛇一般,迅速回到黑衣人手上,他內勁運轉自如,將飛索控制如此順暢,自然不是等閒之輩,而此飛索定也不是一般繩索,否則如何禁得住黑衣人凶猛的內勁,而不致斷裂?

擲出飛索的黑衣人凝立如山,一雙在黑暗中閃爍如刀的眼眸,只是盯著蕭翎移動。

他一見白陽居士與蕭翎自倒塌的竹屋中飛出時,蓄滿內勁的右掌閃電般劈向蕭翎心口,不知何故,掌到蕭翎心口時,突然避開心口要害,改擊左肩,看來黑衣人無意取蕭翎性命,只是這瞬間的變化,快得讓人難以察覺,蕭翎又怎知自己在剎那間,已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

「翎兒……」

只是黑衣人就算改擊蕭翎左肩,力道依舊驚人,把蕭翎的身軀硬生生擊飛,蕭翎如斷線的風箏般往後摔出,白陽居士大驚,雙肩一晃,騰空接住蕭翎的身軀後落地。

「好驚人的手法……」

他迅速扶住蕭翎的身軀,飛快運指封住蕭翎的左肩傷處,減輕他的疼痛,心中了然,眼前這名殺氣騰騰、中等身材的黑衣人,一身功夫遠勝過另外四人。

白陽居士正欲施展輕功,趁機帶蕭翎離開險地,哪知,黑衣人飛索舞動,爪鉤夾帶雷霆萬鈞之勢,如奔雷般抓了過來。

白陽居士駭然,眼看閃避不及,但爪鉤僅掠過蕭翎頭頂,只抓落頂上皮帽,毫釐之差,蕭翎就腦門開花,死於當場。

黑衣人的爪鉤抓向雪地,澎!將雪花盪起半天高。黑衣人有兩次機會可立時取蕭翎性命,卻都有意無意間失手,這些微變化,或許只有黑衣人自己明白。

「這些黑衣人的目標,莫非是翎兒?這……我們師徒來京城沒幾天,有誰會知道我們在這裡落腳?難道……會是佟老爺?不,不可能,翎兒好歹也是他的外孫,他不會狠到想殺自己的外孫。翎兒藝成後,即回台灣,更不可能在江湖上跟人結怨……」白陽居士心中疑團不斷。

這時,另兩名自竹屋中奔出的黑衣人,見機不可失,雙掌合擊,撲擊白陽居士後心,白陽居士一個旱地拔蔥,身軀突然往上衝,迴身拍掌,波!渾厚的的掌風逼退這兩名黑衣人。

腹背受敵的他,遭到三名黑衣人的聯手夾攻,卻苦於只能單手應敵,他心裡十分著急,卻仍是沉著應戰,他明瞭若是亂了陣腳,他們師徒二人就喪命於此。

「就算拚了老命,也要護得翎兒周全,不然無法對蕭兄交代……」

見愛徒步履沉重,白陽居士心如刀割:「翎兒傷勢不輕,需得及早治療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