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04400020
台灣武俠1.諸羅奪寶
作 者:諸英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05年05月31日
定價 220 元
優惠價  -21%  174 元
內容介紹
★第一部以清代台灣為背景所撰寫的武俠小說
★本書雖然講究歷史考證,頭緒萬千,但是一點點寫來,有條不紊,組織結構之佳,在任何小說中,皆屬罕見
★作者諸英為資深武俠小說作家
★淡江大學中文系林保淳教授專業審訂


    武林中盛傳,擁有反賊林爽文遺留下來的匕首,就可獲得價值連城的豐富寶藏,由此也引發了武林人士對於寶藏的爭奪戰……

    原泉州同安縣知縣單瑞龍攜家眷來台上任嘉義知縣,其獨生女依唐,人長得嬌美但性格卻非常任性。某日,在林子裡迷路,差點被人玷污,幸獲「杭州柳家風雨飄搖手」柳益即時搭救,不料,自己卻不慎被捲入到寶藏爭奪戰中,屢陷險境,幸好有保鏢岳明一路暗中保護……

    因緣際會取得林爽文匕首的少林弟子羅北通,廣發請帖號召中原各大門派高手來台尋寶。想瓜分寶物的人馬眾多,然而岳明卻深知這些人並非只為了區區萬兩銀子,而是心懷鬼胎,另有目的。深懷多家門派絕技、智慧過人的岳明,在拿起匕首內藏的藏寶圖仔細推敲時,身旁草叢裡冷不防射出箭雨,赫然發現竟然有人要置他於死地……

    本書文字鮮活生動,從細膩的環境描述、人物的內在思想,乃至筆下演武如石破天驚,出神入化,不可思議;更重要的是,故事情節往往出人意表,不看到最後一字,永遠也不知道會有怎樣的結局發生。

    此外,作者對於全書彷彿當時台灣社會之風俗習慣、地理位置乃至歷史推演,也相當考究,尤其對於原住民與生活器物的描述,更是細膩,引領讀者穿越時空回到最原始的台灣,使本書在精采故事之外,更增添歷史的價值與光輝。


作者介紹
諸英

   「諸英」是筆者取幼時乳名的閩南語諧音取的,至今家族長輩們仍如此稱呼,國台語皆通,熟悉又親切,因此開始寫作以來,一直沿用至今。

    武俠小說一直是我的最愛,從二○○○年創作第一部付梓,如今已經是第六個故事,凡兩百六十萬字。如果沒有意外,我會用我的創作,把自己掩埋起來,或者架高起來。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020
ISBN:9861330828
頁數:240,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330828
各界推薦
虛實相生的武林奪寶  /  淡江大學中文系教授  林保淳 
 

武俠小說裡的「寶藏」「祕笈」模式,向來是最吸引讀者的情節之一。「祕笈」的實存與否,頗難論斷,蓋此雖為小說家幻設虛構而出,但天壤之間,究竟有否此一奧祕?以有限的人智來說,恐亦如神鬼之說般,只能「存而不論」了。至於「寶藏」,則是確有其事,相傳清初大儒顧亭林,就是在山、陜之間發現了李自成從北京倉皇西奔時半路窖藏的鉅金,其後周遊國中,暗中資助反清組織,靠的就是這筆貲財。這事不僅野史言之鑿鑿,就是以情理推測,也是極為可信的。 
 

中國歷代戰亂頻仍,權勢起落,貧富更迭,有多少龐大的貲財在易主之際,曾經被埋藏在窮山峻嶺、沙漠窯洞、祕室暗穴之中的?財帛動人,又曾經有多少人為此一藏寶不惜艱辛,萬里跋涉,企圖起而出之人間的?而其間的爾虞我詐、真假混淆,又幾曾不是各類小說喜歡擷取的題材?但中原邈遠,故國不在,其中的傳奇儘管引人入勝,終究一如前塵隔海,相望而不能相及。難道婆娑之洋中的美麗之島,竟缺乏此一瑰寶? 
 

我曾經閱讀過一些日本的通俗作品,每讀及有關藏寶之事,往往不禁心怦怦然而動,恨不得在台灣也有些寶藏傳說可供嚮往、可供想像,甚至可供探險;可惜,相關文史的研究闕如,此一夢想終究只能以憑弔的方式化為哀嘆。事實上,從鄭氏開台以來,歷清領時期到日據時代、國府時期,台灣儘管地處邊陲,而其間歷史劇烈的變化,又何嘗不是無代無之?而兵燹所過,固然人畜無類,可金寶財貨,宛然猶在,其中又有多少可供腕底生花、筆尖興風的傳奇事蹟?而竟無有,而竟無有乎爾!這真教一向「財迷心竅」的我,捶胸頓足,徒呼負負了! 
 

諸英的《諸羅奪寶》,在某個程度上滿足了我這方面的渴求。此書以林爽文事變為引子,由一柄小刀中的藏寶圖逗引出全篇故事,寫俠士、寫梟雄,寫爾虞我詐、寫利欲薰心,寫朝廷江湖衝突、寫英雄兒女情長,外及於台灣民情、番社風物,在短短不到九萬字的篇幅中,處處動人心絃。岳可孤之俊爽、單依唐之嬌稚、連天雪之陰騭、柳益之紈褲,摹寫如見其人不說,尤其難得是以史為經,發揮想像,雖云虛構,卻宛然真有其事。林爽文事變既真,敗落既真,當初起義鐻金既真,則有一筆貲財,在事敗之前深埋於而今日月潭中的某一處池畔,此事又何必疑其不真? 
 

或者,就在如今我們腳底踏著的堅實土地下,無論是深山谿谷、鄉野林間、大城小鎮的某一處地方,還有一個年淹代遠,默默掩埋黃土之下的美麗傳說,等著我們去發掘、探祕,等著我們去傳寫、描摹呢!是為序。  
 

 

                                                   木柵說劍齋二○○五年四月二十六日 
 

 

 

 
內容試讀
一 楔子

清乾隆五十三年正月,台灣竹南老衢崎。

那老衢崎位在竹塹南方約十五里,向西距海約五、六里的地方。原本是台灣土著平埔族居住的生息之地。乾隆十二年前後,漢人開始移入此地開墾,四十餘年來,已漸漸形成聚落與市街。由於西面向海,發展又快,不知不覺間,也成為了兩岸船隻走私的祕密登岸處之一。

這天是大年初四,街道上兩旁人家的門口,不是貼上新的對聯,就是重新漆上桃符,幾個孩童在街上追逐嬉戲,大人們也趁著難得的農暇,串門子閒磕牙,或者圍在庄裡的大樹底下擲骰子賭錢。全庄浸淫在一片除舊布新,秋收冬藏,富足安逸的喜悅當中。

但當一大隊朝廷兵馬,忽然湧入這個小村庄,將通往庄口外的幾條道路全數堵死,原本歡樂的年節氣氛,也立刻籠上一股肅殺的陰影。

「怎麼回事?來捉走私的嗎?」

「應該不是,單捉走私不必這麼勞師動眾……」

帶隊軍官領著保長,叫來甲長與庄中士紳耆老,一邊張貼告示,一邊說道:「奉欽差大人之命,捉拿反賊林爽文、何有志。有人密報說他們躲到這裡來了,本將軍現在要封鎖村莊,所有人都進屋子裡去,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准到處亂走。若是有發現反賊行蹤的,就趕緊舉報,知情不報,或是膽敢窩藏欽犯的,全家人就跟著一起殺頭!」

甲長與庄中耆老們面面相覷,盡皆驚慌道:「林爽文逃到本庄來了嗎?這可真不得了了……」

各人拿了榜單,挨家挨戶去宣達。不一會兒,整個老衢崎家家戶戶大門緊閉,連扇窗戶也不敢開。街上立刻安靜下來,除了偶爾的幾聲狗吠,與小孩子的哭鬧聲外,再也沒有其他聲響。幾個到庄外巡視農作,有事轉回的莊稼人,便給攔在庄口,接受仔細盤問。

那帶隊的軍官也沒閒著,分派了幾個人守在重要的路口,下令只要看到有人不顧禁令外出的,一律逮捕。而他自己則帶了人,挨家挨戶搜將過去。他的方法是先將屋內所有人都叫了出來,然後讓手下進到屋裡狂搜。只要見到二十三、四歲的年輕男子,身材與海捕文書上說的,有一點相似之處的,就通通給另外帶了開去,讓保長與甲長核對確認這人的身分。

就在這隊官兵大張旗鼓地四處搜索之際,不遠處有戶人家的圍牆上,卻露出了一雙男子的眼睛,密切地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忽然間,那帶隊的軍官正好向這雙眼睛所在之處望過來,這雙眼睛的主人趕緊將脖子一縮,先是躲到圍牆下去,但旋即一想,從梯子上躍了下來。

這人年約二十出頭,中等身材,體格健壯,與文書上形容的人倒有些相似。他一大早在圍牆裡聽到外頭的喧鬧,便搬了梯子探頭張望。一見到是大隊官兵,他大吃一驚,很想轉頭就跑,但兩隻腳卻不知怎麼地就釘在梯子上,動彈不得,兩眼視線,也無法從這些官兵的身上離開。

但差點跟帶隊軍官的目光對上,男子自然不能再待在牆上偷看。他從梯子上下來,即刻朝另一頭的柴房奔去。

他匆匆來到柴房外,腳步卻忽然猶豫起來。柴房內的人聽到聲音,出聲問道:「有志,是你嗎?」

男子一聽到叫喚,趕緊跨進門,躬身道:「萬歲爺……」

「什麼事情這麼慌張?」

「不好了,官兵已經到了……」

「哦?」

柴房幽暗裡處走出一個男子來,門外的光線也從腳腿、腹胸,漸次往上,照上了他的臉龐。只見這位被稱為「萬歲爺」的男子,年紀不過二十來歲,但凝重的面色下,卻有一股掩蓋不了的英氣。只是這一股英氣頗有些被消磨殆盡的感覺,而添上些許風霜之色。

「他們已經將整個庄子團團圍住,接頭的人進不來,我們也出不去了!」進門的男子掩不住慌張,說道:「怎麼辦?」

被稱為萬歲爺的男子淡淡說道:「既然逃不掉,就別逃了吧……」

「萬歲爺……」

「不過我現在擔心的是,如果在這屋子裡被抓到,一定會連累高家。」

原來這兩人正是外頭官兵正在通緝尋找的反賊林爽文與何有志。

林爽文,漳州平和人。乾隆三十八年隨父渡海來台,居彰化大里杙莊。墾田治產,家境頗饒。當時分類械鬥不斷,林爽文便糾集佃農、莊客,練武自衛。他的勢力越來越大,潛藏地下的天地會注意上他,設法吸收他入會。

天地會,相傳為延平郡王所創,以反清復明為宗旨。尤其總舵主陳近南武功高強,威震江湖,武林傳頌甚久。明鄭覆滅後,天地會轉入地下,以「剿除貪官,保衛民生」為號召,繼續活動。

那林爽文為人生性豪邁,一聽到天地會這樣的宗旨與氣派,便馬上答允入會。於是彰化劉升、王芬,諸羅楊光勳、黃鍾,淡水王作、林小文,甚至遠至鳳山,入會的越來越多,大家互立盟約,有事相救援。一時之間,勢力大增,眾至萬人。而人一多,難免有些不逞之徒出入其間,終於引起官府的注意。

於是台灣知府孫景燧、彰化知縣俞峻下令緝捕,楊光勳、黃鍾等人被擒,殘部逃入大里杙,請林爽文做主,乾脆起事反清。林爽文尚在猶豫,知縣俞峻與游擊耿世文已率兵來到七里外的大墩。

大里杙地近內山,溪流交錯,地方很是險僻,俞峻與耿世文不敢深入,竟然就假借搜捕亂賊,在大墩縱火燒屋,趁機掠奪,老弱婦孺,號泣於道。無辜百姓本與天地會無涉,忽然遭此大難,便鋌而走險,入山哀告林爽文。

林爽文氣憤填膺,便糾眾夤夜攻營,耿世文等被殺。林爽文順勢進陷彰化,殺台灣知府孫景燧,接著破竹塹,巡檢張芝馨敗死。眾人便擁林爽文為主,高呼萬歲,建元順天,駐彰化縣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