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3300038
去愛吧!間宮兄弟
間宮兄弟
作 者:江國香織
譯 者:陳系美
出版社:方智出版社
系 列:日本女作家
出版日期:2006年04月12日
定價 240 元
優惠價  -21%  190 元
內容介紹
誠品好讀推薦

*日本達文西雜誌大力推薦,人人必看的白金小說
*與村上春樹齊名的暢銷女作家‧江國香織首次嘗試的新愛情小說

即使沒有戀愛,仍很幸福,真的可能嗎?
同樣的暮色,同樣的空氣。明明都一樣,這裡卻已經和我剛才獨自佇立的時候,景色全然不同了。


如果你自認是一個好男人,並且幸運的還沒有談過戀愛,那就趕快閱讀江國香織的這本小說吧! 

即使沒有戀愛,仍很幸福,真的可能嗎?
在這個戀愛至上的跋扈時代,讀完這本書,你會微笑的說:「原來也有那樣的幸福啊!」

在葛原依子的眼裡,這對兄弟有種遠離俗氣的氣質。謙恭有禮,樂天開朗,感覺活得很充實。一定是,對談情說愛早就沒興趣,也不執著了吧。如果自己也能這樣活著,該有多清爽啊。

直美想著,就算被甩了,以後也交不到男朋友,將來或許可以像間宮兄弟一樣,和夕美開開心心的過日子。只要能那樣坦誠正直的活下去。只要不被別人的眼光、或是外表打扮等無聊的價值觀困住就好。

對女人來說,真正完美的男人是怎樣的男人呢?江國香織以一個全新特殊的戀愛角度,為現代人的愛情謎題開闢了另一條路。

【閱讀心得分享】
◎WC看看:卡奴的漫長等待



作者介紹
江國香織

一九六四年生於東京,出身文學世家,畢業於目白短期大學國語國文科,以輕盈卻直逼人心的愛情故事見長。
得獎紀錄:
‧曾以「草之丞的故事」獲每日新聞社小小童話大賞(收錄於《與幸福的約定》)
‧《芳香日日》則獲得第七屆坪井讓治文學賞與第三十八屆產經兒童出版
文化賞雙料榮譽:
‧《我的小鳥》獲第二十一屆路傍之石文學賞
‧《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獲得第十五屆山本周五郎賞
‧《準備好大哭一場》獲得第一百三十屆直木賞
暢銷作品;
《甜蜜小謊言》《寂寞東京鐵塔》《準備好大哭一場》《冷靜與熱情之間》《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與幸福的約定》《芳香日日》《神之船》《我的小鳥》及多種英語繪本譯作。


譯者簡介 / 陳系美
日本國立筑波大學地域研究所碩士, 專攻日本文化。
曾任空中大學新竹分部日文兼任講師、出版社編審顧問,現任中華電視公司購銷處日文譯播。
審譯作品:《甜蜜小謊言》《準備好大哭一場》《寂寞東京鐵塔》《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金閣寺》《潮騷》《伊豆的舞孃》《河童》《羅生門》等書;日劇「跟我說愛我」「金八老師」「白色之戀」,卡通「櫻桃小丸子」「小叮噹」「鹹蛋超人」「灌籃高手」等。

規格
商品編號:03300038
ISBN:986175007X
頁數:240,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75007X
內容試讀
夏天,是兩兄弟最喜歡的季節。經常,他們會開口互相確認,彼此有多麼享受夏天。例如,

「真是美好的季節啊。」

或者,

「流汗的感覺真爽啊。」

陽台外一片淡藍色晴空,微風徐徐從紗窗吹進來。兄弟倆盤腿而坐,吃著涼麵。偶爾也會吃咖哩。放了各式各樣的香辛料,慢火熬煮到連蔬菜都融化了的咖哩,是徹信的拿手好菜。

「買個風鈴吧?」

徹信這麼一說,明信答道:

「好耶。奶袋那裡有在賣吧?」

奶袋是在附近商店街經營雜貨店的阿婆的綽號,已經是老婆婆了,胸部還大得驚人,到了夏天一定穿簡單的連身洋裝,腰部以上猶如一個奶袋掛著兩個豐潤的巨乳,在孩子們心裡留下深刻(或者說驚異)的印象,兩兄弟便給她取了這樣的綽號。之後雖然經過二十幾年,奶袋和記憶中的美女都成了老太婆,但胸前依然掛著巨乳,依然經營著雜貨店。

夏天的時候,明信一定會在六點以前,從上班的造酒廠回到家,為了給支持的職業棒球隊記錄比賽分數。自從去年加裝了棒球專門有線電視,現在已經可以完整看完一百三十五場球賽。不需要像小時候,電視現場轉播結束後得急急忙忙轉聽收音機。

徹信不像大哥那麼熱中,但也支持同一支球隊。當明信因為工作無法早歸,雖然這種情況很少,記分就成了徹信的職責。徹信在學校裡當職員,不但很少加班,暑假還特別長。雖然他本人說:

「完全放假的日子沒有那麼長,而且還要給盆栽澆水,還得做一些水電之類的維修工作。」

儘管如此,只要傍晚明信來電:

「抱歉,拜託你了。」

徹信一定放下手邊的事,忠實且清楚的記錄當天的球賽情況。

兄弟倆從出生就住在這個社區。剛開始是一家四口住在比較大的房子,現在則是兄弟倆住在二房二廳、月租十三萬八千日圓的公寓。他們一直住在一起,擁有許多共同的回憶。對徹信而言是三十二年份的回憶,明信則是三十五年份的回憶。

「你還記得全家一起去神戶旅行的事嗎?」

他們經常聊起回憶的點點滴滴。

「當然記得。住在一家老舊的旅館裡,大半夜的還在玩橋牌,爸爸和媽媽實在玩得太瘋、笑得太大聲了,結果被旅館的人罵。」

「對啊對啊!」

只要談起這件事,兩人一定嗤嗤的笑了起來。

「還去打小型高爾夫球呢。」

「有有有!」

「到了晚上就欣賞美麗的夜景。」

談起往事經常在晚上,兩人無拘無束喝著自己喜歡的飲料。明信喝罐裝啤酒或罐裝水果氣泡酒,徹信喝咖啡牛奶。

當然也有絕對不能碰的往事,例如悔恨與羞恥、想不開的事與死心的事,這是分屬兩兄弟的私人領域。再怎麼親密,都只能各自品嚐的苦汁──大抵上都是女人造成的──無法共同擁有。然而,彼此各自品嚐的苦汁卻十分相似,因此在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他們的苦楚頗能產生共鳴。

譬如,明信知道弟弟只要一失戀,就會去郊外的高架道路看新幹線。這是小時候,兄弟倆經常騎單車去玩的地方。

「新幹線真的很棒!」

「嗯,感覺氣派極了!」

兩人曾經扯開嗓門如此大叫,聲音之大,不輸轟隆隆的列車巨響。高架道路矗立於渺無店家和住家之處,隔著兩個紅綠燈和幾根電線桿,整片天空倏地在眼前展開。

「好想去坐哦。」

「嗯,坐新幹線可以去很遠的地方。」

想著弟弟佇立在曾經嚮往而熱血沸騰的同一個地方,目送好幾班新幹線遠去的身影,光是想像就讓大哥胸口揪得好緊。

「我去看看新幹線。」

晚餐之後,徹信丟下這句話就悄然離去,明信頓時為之語塞。

「我明白啦。」

然而這麼說,究竟能有什麼安慰?

相對的,每次大哥失戀,徹信也難過得要命。明信雖然不像徹信有個新幹線的「固定出口」,但是明信有喜怒哀樂形於色的個性,一旦失戀就喝到不醒人事,要不就關在房裡聽感傷的爵士老歌,採取的行動很容易懂,住在一起馬上看得出來。

「我明白啦。」

徹信也沒多問。關於碰不得的傷痛,他們一路走來已經反覆學了很多。無論任何人,任何事,都幫不上忙。

間宮兄弟──「間宮」是兩兄弟的姓氏──至今並未交過女朋友。因此所謂的失戀,也只是獨自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好意──大抵上是體貼溫馨的感情,有時是稍微性急激昂的感情──被糟蹋了而已。有時砰然一聲,有時嚓一聲。間宮兄弟勤於刷牙洗頭,生性善良,然而將至今認識他們的女人的意見綜合一下的話,大致如下:長得醜,又噁心,御宅族味濃厚,穿邋遢,而且兩兄弟住在一起真的很奇怪,感覺好像是會等傍晚打折五十圓才去超市買東西的人,原本就在範圍之外,不可能,或許是好人,但絕對不可能是發展成戀愛關係的男人。

兩人現在躺在開著冷氣的客廳裡,鋪著兩張草蓆,腳朝向對方,分左右兩邊躺著。恍神的眺望著窗外,遲遲不肯暗下來的七月夜空。兩人的雙手都枕在頭下,兩人都留著三天沒刮的懶鬍子──。

「一副天下太平的樣子呀。」

他們的母親看了,大概會如此苦笑的說吧。事實上,他們從一年前心情就處於極為穩定的狀態。

不再追著女人的屁股跑。

從下定決心的那天起,一切頓時變得十分祥和。

突來的祥和,以及令人驚艷的美好。

夏天。他們不斷讚美這個季節。這是當然的。因為再也不必在意流汗,也無須控制水分的攝取。(明信念高中的時候,光是擦抑汗劑還不放心,連父親的古龍水也拿來擦,由於味道太嗆還曾經被趕出教室)。不會游泳,可以用打水板;沒有駕照,也可以去旅行;沒有女人,依然有很多開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