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匣心記4 1
  • 匣心記4 2
  • 匣心記4 3
  • 匣心記4 4
  • 匣心記4 5
  • 匣心記4 6
  • 匣心記4 7
  • 匣心記4 8
  • 匣心記4 9
  • 匣心記4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400250
匣心記4
作 者:伍倩陳淑芬 繪
原文作者: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19年04月01日
定價 280 元
優惠價  -21%  221 元
電子書

 

書活網特推

內容介紹

悲歡離合金匣起,死生契闊人面終

她從青樓名利場到宮廷生死局
他從金燦燦龍庭到白茫茫大地
絕代倌人與亂世帝王
貴賤是天塹,愛情是天梯
身分與生理各有殘缺的兩人,該如何跨越彼此心中的檻?

她刻苦地學習每一項技能,尤其是如何嗲聲嗲氣地抱著人,用從裡到外的柔軟騙取堅硬的金與銀,為他去買一個把手中的剪刀換做筆的機會。男人們伏在她身上,一個又一個,她大張著眼躺在最深的爛泥底,含笑仰望著一株花,抽芽吐穗,在紅綃帳頂上慢慢地開……

她是九十九地之下,追歡賣笑的花榜狀元。他是三十三天之上,操縱著陰謀陽謀的帝國主宰。一支帶著血腥色的朱筆,拐彎抹角地輾轉著,於命運的考卷上,把他們連到了一起。即使他在萬人矚目中高不可攀,即使她是人群裡的塵下塵,穿越萬丈紅塵,他們也要在靈魂裡相擁。

伊人望吾鄉,兩心永團圓
——匣子緩緩地關閉,在故事的結尾,在一個心的故事裡,他們會永遠地在一起。

齊奢的大半輩子都活在他的父親、兄長,甚至是他的子侄的陰影下,這些皇帝輪番欺侮,他忍辱負重,甚至願意放下仇恨,當一位忠賢良臣,卻因為一場貪婪的風暴,捲起一陣名為「復仇」的狂風──那是齊奢長期以來的渴望,他不要再任人宰割,這次,他要親自主宰皇帝的命運。

然而,就在齊奢成為暴君後,青田也隨之成了怨婦。他冷落她、嘲諷她,看見她,就彷若看見兒時的自己,於是齊奢決定將青田拖下煉獄,讓自己的每一天也都在煉獄之門來回進出……在這渾沌的亂世中,本是一體的兩人真能捨下彼此,就此漸行漸遠嗎?

【本書特色】

★網路最受矚目,9.9分高評價,才華洋溢的人氣女神開創古言小說新局,影視化熱烈啟動中

★從青樓名利場到宮廷生死局,絕代倌人與亂世帝王的曠世虐戀

★當當網六千多則佳評,讀者爭相推薦!

「畫面感極強,閱讀的過程就如同看了一部電影!」

「是我看過唯一一部可以和《甄嬛傳》齊頭的小說!」

「愛恨交織的故事,值得去看,值得去想,如匣子一般,裝滿了酸楚和歡笑。」

「這本《匣心記》確實不同《延禧宮略》《甄嬛傳》風格,有新,有質,有巧,確實難得。」

「特別是不落俗套!作者別出心裁,用青樓女子做主角,偏還能於濁世中見真情,高,實在是高!」

「這是一部完成度非常高的小說,無論人物還是情節。跌宕起伏、陰謀詭計、愛恨情仇都十分齊全,閱讀很有暢酣淋漓之感,是本好書。」

「人都有陰暗的一面,也沒有完美的人生,人性刻畫的比較豐滿,感覺是有血有肉的,不像許多言情小說主角都是頭頂金光、完美無缺、無所不能的非人類!」

★《劍魂如初》作者/懷觀、歐巴桑系網路插畫家/鼻妹 痴心推薦

【好評推薦】

「贏得英雄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

美麗的文字,細緻的考據,構成了這部青樓女子的血淚風情史。

權傾天下的王爺對上冶豔入骨的名妓,人前都光鮮亮麗,心底均千瘡百孔。兩個殘缺的靈魂在彼此身上找到了圓滿,結局好不好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推薦給古言迷,作者能用文字帶你進入某個時空下的街坊妓院、宮廷殿堂,看盡世間炎涼。

──《劍魂如初》作者 懷觀

【作者簡介】伍倩

生於夏天,太陽獅子,月亮天蠍。北京大學法語文學博士,現在大學任教。

鍾愛文字與故事。惟願自己能一字字講述好每一個故事,這些故事自冥冥之中找到我,藉我的筆墨降臨人間,帶給我歡笑與眼淚、光明與黑暗。

你想歡笑?想流淚?想永生難忘一個故事?我和我的故事都在等著你,希望能在書裡碰到你,也希望你可以在書裡,和你自己迎頭相遇。

【繪者簡介】陳淑芬(平凡+陳淑芬)

夫妻,同行,出過一些書,從事插畫相關工作,近期主力養生。
臉書:https://reurl.cc/0ZN5x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250
ISBN:9789861336831
400頁,25開,中翻,平裝,單色
目錄

第十二章 碎金盞

他的父親、兄長、子侄⋯⋯

他大半輩子都在被皇帝們輪番欺侮,

這是他漂亮的復仇——再沒有皇帝能抄他齊奢的家,

現在,是他齊奢,在抄皇帝的家。

第十三章 剔銀燈

她依舊是美麗的,只是多了一分惴惴的倉皇。

就彷彿在這張臉周圍,有成群的豺狼環伺。

這些豺狼,齊奢明白,叫時間。

第十四章 望吾鄉

他離她、離這所有的一切是這樣近,

近到只需邁一步、伸出手就夠得到,

齊奢覺得不公平,不公平極了,就差這麼一丁點兒。

煞尾 永團圓

在一個關於心的故事裡,

他們總是會,永遠地在一起。

內容試讀

這便是紫禁城中齊奢的一天,青田在北府的一天則全然不同。 

齊奢離去後很久,她才由魚戲荷葉的繡被中探出一雙藕臂,因幽歡密愛而微有些發腫的脣角笑意濃濃,「鶯枝—」 

繼而,便聽得門一響,伴著恰恰鶯聲。 

「可算醒啦,這都快大晌午了。王爺朝乾夕惕,有人卻只睡個不夠。」一張容長臉兒上稚氣皆消,疏疏的眉,小小一隻膽鼻,雙目卻又圓又大,滿室間一睞,秋水為神。聲音比幼時更加地清亮和緩,彷彿金豆子一粒一粒、數得清清楚楚地掉落在銀盆裡。 

青田一面笑,一面攬被坐起身,「妳這小呆子,我只說妳是個老實的,這兩年也學會弄嘴兒了,『有人』是誰啊?」 

鶯枝低鬟一笑:「奴婢卻也不知道『有人』是誰。」 

青田端過盤上的薄荷香茶,另一手就往鶯枝滿垂細髮的額前一彈,「罰妳吃個榧子!」 

主僕倆正笑著,另有一群侍婢手中各捧著銀盆盥巾也進得房來,有的輕如浣雪,有的秀若餐霞,正是就花居中的十琴婢—去了一個琴竹,現今只剩下九個。從前王府裡的曉鏡、月魄幾人皆已婚配,除去鶯枝,便是這九琴近身服侍青田。彼時洗漱即畢,琴盟、琴畫和琴素三婢捧來了胭脂與水粉,開了梳頭盒子。其中琴畫是梳頭丫頭,正拿著牙梳替青田攏頭髮,琴語走了來,妍妍一笑,「娘娘,大理寺少卿左夫人來了,已在外頭等了娘娘小半個時辰了。」 

北府常有命婦造訪,大小丫鬟都對各位官眷如數家珍。青田聽了這一位,單以兩指拈起一束髮絲來,在指尖繞幾繞, 「我猜猜,八成是大理寺卿新近出缺,王爺一時沒找到合適的人選,暫叫左大人『署理』,左太太就上我這兒來興師問罪了。」 

梳頭丫頭琴畫手最巧,嘴巴也最厲害,一面替青田把長髮在頭頂盤做個單螺,一面洋洋一笑,「她哪裡敢興師問罪,負荊請罪還差不多。這左夫人總仗著娘家是建國公馮家,在娘娘面前也擺出一副世族小姐的嘴臉,動不動就把她那家世表白一番,最討人厭的。娘娘不喜歡左夫人,王爺自然就不喜歡左大人。這麼多年,同榜的做到大學士的都有,左大人卻還在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上苦熬著。這回好容易趕上正職遺缺,依資歷而論,由左大人升補乃是天經地義之事,誰想仍是個『署理』。左夫人再不來求求娘娘大發慈悲,怕左大人這輩子都別想『扶正』了。」 

「小蹄子少瞎講,」那廂琴盟呈上了首飾匣,青田指了指一把草蟲啄針,由鏡中瞟琴畫一眼,「同我有什麼關係?左大人官聲雖不算太壞,可才具平庸,又欠謹飭,王爺向來瞧不上眼,不過看在他是個老資格的分上,他還癡心妄想呢!左夫人來了也是白來。」 

鶯枝在一壁揀出一支珠母簪,往青田的鬢邊一比,青田搖了搖手,她便又放下,溫言慢語道:「娘娘既不想見,推了便罷。琴素—」 

後頭的琴素忙將手裡的一只大盤捧上,盤中是十餘樣各色鮮花,「請娘娘簪花。」 

鶯枝由花盤內選出一莖晚香玉,為青田簪於髻頂,「府裡新從外頭買了兩個小戲,一個叫佩瑤,一個叫仲瑤,前兒奴婢撞見她們排演《長生殿》,當真是纖音遏雲,唱盡天寶風流,有年頭沒見著這麼好的孩子了,不如叫進來給娘娘來兩齣?不比聽左夫人吐苦水強嗎?」 

青田一手扶鬢,攬鏡自照,「也好。」 

就花居外的過廳,一張雕梅花紅木椅上坐著位穿紅緞繡金衣裙的貴婦,便是左夫人。眉目算得上清明,鼻子兩邊高高地撐起兩塊顴骨,下巴高揚著,顯得十分焦急。後廂秀簾輕動,婢女琴語婷婷地走出,「左太太,娘娘剛起,覺著身子有些不適,想是不能見您了,太太先回吧。」 

左夫人的腮幫子一耷拉,滿目失望。只好敷衍了幾句請娘娘保重的話,帶著幾名侍女悻悻離開。 

走到垂花門外時,見迎面來了一對十一二歲的女童,看打扮是府裡的伶官,跟著個丫鬟往裡頭去了。左夫人心下一轉,謊稱掉了手絹,重新尋回了客廳,就聽見一陣清唱自後堂傳來,還有咯咯的笑聲。左夫人回身而出,一面同貼身侍婢咬著牙根地咬耳根:「不舒服還有勁頭聽曲?哼,連那邊王府的繼妃娘娘也要顧念我的出身,格外優容,她倒把架子端上天了。且罷,容她得意,我就不信一個花街出來的下等貨色能在我這樣的世家之女跟前得意一世!走著瞧吧。」 

妝房內,青田聽著小戲們一曲清歌繞梁韻,無端剎那間,憶起多年前在懷雅堂被豪客馮公爺召之即來,此刻卻閒坐王庭,將他的孫女揮之即去。人世轉際,不外如此。 

舊事仍未下心頭,卻有故人登門。 

「娘娘,左夫人去了,外頭又來了一位黃夫人求見。」琴語去而折返,輕將羅袖撲一撲,「以前沒見過的,說是新任河道總督的夫人,剛從南邊進京。」 

「黃夫人?」揚州,瘦西湖,安廬—青田喜色一動,「行了停吧,別唱了。快請夫人進來。」 

黃夫人依然是灑脫精幹的模樣,攜十來名侍女麗妝而來,「娘娘!妾身拜見娘娘。」 

青田忙以兩手相攙,「夫人快請起。」 

黃夫人仰面含笑端詳一番說:「娘娘這一頭頭髮可全長好了。」 

青田掩頰笑一聲:「是了,在揚州那時候成日價都要戴著帽子,醜死人了。」 

「娘娘怎麼樣都好看,只現今妝扮起來更如謫仙似的。喲,這是鶯枝大姑娘吧?」 

鶯枝含著笑,從青田身後走上前幾步,壓身向黃夫人一禮。 

黃夫人拉過了她的手道:「果然娘娘會調理人,幾年不見,出落得水蔥一樣。」 

青田笑出了聲來,「可不是?轉眼也成了大姑娘了。夫人裡頭坐。琴盟,去沖一壺密雲龍。」她將黃夫人延請至小客室內的軟榻上坐下,十分親熱,「許久不見,我很想念夫人。早聽王爺說有意把黃大人調回京中,今年總算成行了。我還特意問,是不是攜了家眷一道?這下可好,夫人能常來同我說說話了。」 

黃夫人亦是春容滿面,「只要娘娘不嫌煩,妾身天天來請安。」 

「北上走的是水路吧?可還順利?」 

「託王爺和娘娘的洪福,風足帆飽。對了,這一趟走得急,也沒帶什麼,只有一些風土特產,還有幾件玩物,想著娘娘還看得上眼。」黃夫人手一招,身邊一名丫鬟就托上了一份大紅禮單。 

青田接來,稱謝不已,「當年在府上叨擾一場,也沒什麼謝禮,今日反倒叫夫人破費,如何敢當?」 

二人客套了一回,一道吃了午飯,青田方才送客出門。歪在躺椅上盹一晌,與鶯枝說了半日閒話,又將黃夫人送來的禮物揀選一番,也就到了晚飯。用完飯,傳伶官佩瑤和仲瑤將上午唱了一半的戲唱完,已覺得眼皮打架,卻還不見齊奢。差了個小太監去打聽,原來人早已經回府,不過一直待在「退軒」—就花居在北府的北頭,往南有一帶假山所隔的院落,正殿的二進是一座二層閣樓,即為退軒,乃齊奢接見臣僚之地。 

「王爺在那兒同誰說到這麼晚?」青田倚窗逗弄著鸚鵡飛卿,替牠把翎毛梳了又梳。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