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400008
人海茫茫相愛一場
作 者:小魚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04年04月26日
定價 260 元
優惠價  -21%  205 元
內容介紹
★生活作家兼畫人小魚的最新力作!
★一本真切貼近民間生活、市井小民的散文書!
★一本教你如何享受生活、豐富人生、轉化心境的書!
★樸拙卻充滿情趣的自然畫風,難得一見的精緻篆刻,令人愛不釋手!

生活作家小魚的文字和繪畫表現一種閒情逸致和生機。他的文字描寫一般人的日常生活樣貌,繪畫方面則呈現齊白石的自然派文人風格。
這樣的圖和文給人真心、有情的感受,使忙碌緊張的現代人,在閱讀後,有心靈受到洗滌與放鬆的感覺,彷彿進入桃花源般舒暢起來!
這是一本處處可見「生活情趣」的書,文章中經常自然流露「小魚式的造句」,每每令人動心於其美感、會心於其詼諧,是一本值得珍藏的好書。

【小魚冊頁】

【延伸閱讀】
《極簡.極美》

作者介紹
小魚
本名陳正隆,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
曾任國中教師。後以刻印維生很長的時間,然後成了職業畫家。從小的志願是當一個作家,四十幾歲以後有幸被「聯合文學」邀寫「原稿紙」專欄、從一九九五年在「講義」寫「望月亭」專欄迄今。繪畫個展很多次。
五十歲以後學佛,受教於已故恩師李元松老師。現在每天念佛。
著有五、六本散文集,皆生活所思所感。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008
ISBN:9861330151
頁數:2247,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330151
內容試讀
◎京料理
在京都吃飯,有兩種情形,一種是很安心,另一種是很窩心。很安心的這一種是,櫥窗裡擺的蠟做的樣本是怎麼樣,端來給你吃的就是怎麼樣,而且價錢寫得清清楚楚,銀貨兩訖,童叟無欺。很窩心的這一種叫做「京料理」,沒有菜單食譜,一人份差不多合台幣三千、五千或一萬,而且擺明了:「嗨,今天有什麼,你就吃什麼吧。」這調調。
京料理都由一個或兩個善解人意的穿和服的女人來服侍,她不會催促你趕快吃,也不會面無表情或不耐煩。當我陶醉在這樣被女人服侍的記憶時,有朋友潑我冷水說:「你沒有看到她們在廚房裡,撩起和服下襬,邊抽菸、邊喊熱!熱!的樣子。」這就不太好意思去探究了,探究起來美感盡失。
另一個不好意思去探究的是:未上菜時,每一個人都收到一張墨跡未乾的短句詩歌,書法中上。理論上那是做菜的人當場有感而作的詩,我們怎麼好意思去追究那是當場作的還是抄來的?書法中上、詞句通順就讓人感動了。
前菜十幾道,合乎「隨便吃吃」的水準,那是新鮮到極點,好像主人剛剛隨便釣了一條魚,從松林小徑回家,隨便在路旁摘一些野菜,隨便煮給我們吃,那樣隨便,菜邊的松針和野菊也新鮮得像是剛摘的。最後是主食,那是米飯配菜乾,儉樸生活的象徵。
這是在京都最熱鬧的四條通的一家京料理,窩心之外,總覺得有點像在演一場戲般的累人。


◎偷笑
我們每一個人能夠活到現在,都應該「偷笑」了。能夠活到現在,要有多少的努力,要有多少的機緣,要有多少的險處逢生……才得以活到現在。
「偷笑」兩字是許效舜寫給我的信中的詞。此時許效舜家喻戶曉,「鐵獅玉玲瓏」很多人都在看,我來寫他似有攀緣之嫌,然而因為有趣,所以就寫了。許效舜是我以前在國中任教時的一個很皮的學生,經過二十多年,有一天,我的傳真機裡突然出現他寫來的一封信,語調仍是一貫的詼諧,但充滿情感。「偷笑」的意思是:「老師,你以前說我都搞一些有的沒的,如今竟也成了一個工作。」
日前在電視上,看到許效舜演一個武館老闆,他把一個「武」字硬生生地寫在臉上,「武」字中最長的橫畫通過兩個眼睛,顛覆了化裝的傳統,非常好笑。
許效舜他於此土有情,所以他才能淋漓盡致,耍得開來。他可以使自己卑微到極點,只為博君一笑。他在另一個節目中又是出生入死,只為發掘台灣不為人知的無名英雄。我長期看他的節目,也感受到他和他的同事們有情有義。
報紙上有一篇文章,說像「鐵獅玉玲瓏」這樣的節目是「痞子文化」,這個「痞」字,病字頭,裡面一個否,真是難看又難聽的字眼。這是相對於「精英文化」而說「痞子文化」,使我也因喜歡「鐵獅玉玲瓏」,而像個「痞子」。其實我對「痞子」的定義只有一個,就是「假道學」。許效舜是一個真情流露的人,天助人助,不是一個痞子。


◎價位
「各安其價位」仿寫自「萬物各安其位」。
我們一行人到烏來去,有人嫌坐纜車兩百五太貴,老師說:「這不能算貴。」由這一山到那一山,有纜車可以搭,應該感謝,怎可嫌貴?或有人說:可以下山谷、涉溪、攀岩到那一山,就可免費。其實除非出於興致而爬山,不然就太不尊重纜車了。
這也像有人嫌一千元太貴,而說:「人家便當一個才八十元。」一樣的不當。尤有甚者,說:「野菜摘就有,魚釣就有,雞養就有,應該免費。」這更不當,這全然是不尊重一千元和八十元的粗魯言行。
已過世的父親是菜販,那時蔥一斤兩塊二,薑一斤三塊八,別攤賣肉的,豬肉一斤十二塊半,雞肉十九塊半。所以我父親難得到外地遊覽時,很討厭餐館的算術:「二十、六十、八十、一百二。」父親說:「哪裡有那麼剛好整數的?」我父親寧願去吃魯肉飯一塊半、肉羹兩塊,加起來三塊半一餐。
朋友中有不少人去燙頭髮,有的三千,有的兩千,有的五百,看他們各種價格的頭,隱然發現有「髮形設計師」這樣的人物,三千的和五百的就是不一樣。
有一個朋友買一個推剪,把自己理一個平頭,但技術不好,理得像瘌痢頭。朋友都要他到理髮店去修整,他死也不肯,也不是省錢的關係,反而有「我瘌我頭,其奈我何?」的浩氣。這是「藝術無價」的一種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