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不朽之心6:永恆 1
  • 不朽之心6:永恆 2
  • 不朽之心6:永恆 3
  • 不朽之心6:永恆 4
  • 不朽之心6:永恆 5
  • 不朽之心6:永恆 6
  • 不朽之心6:永恆 7
  • 不朽之心6:永恆 8
  • 不朽之心6:永恆 9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02600108
不朽之心6:永恆
The Immortals: Everlasting
原文作者:
譯 者:彭建豪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當代文學
出版日期:2012年10月31日
定價 270 元
優惠價  -21%  213 元
內容介紹
擄獲全球6,000,000真心的不朽愛情,

最後結局將贏得你的讚嘆與淚水!

無數次的擦身而過,只為一次真實的擁抱……

當最暗黑的敵人已不再是威脅,戴蒙和艾芙終於可以安心尋找解藥。只要找出解藥,他們就能真切地感受彼此的體溫與撫觸,以及渴望已久的結合。然而,這個許了好幾世紀的心願,卻將他們帶到夏樂地的黑暗之心。

在那裡,出現了一位神秘老婦人,謎樣的她不停說著:「八、八、十三、零、八。」這些數字究竟代表了什麼?艾芙與戴蒙將在此處找出羈絆兩人情感的真正起源。那是一段連戴蒙也不知情的過去,也是他倆不斷擦身而過的主因!唯有解出最終的秘密,兩人才有辦法對於未來做出決定,而這卻是一個最艱困、最揪心的決定……

【名人推薦】
翻開第一章就讓我夠震撼了,這是我看過最棒的系列結局!──美國讀者 莎瓦娜
《永恆》的情節耳目一新,為不朽的愛情做了最棒的詮釋!──英國讀者 瑪琳
完全無法預測的結局,看完後,絕對會想重新複習全系列!──德國讀者 暮光迷


作者介紹

美國十大受歡迎青少年作家
愛莉森‧諾艾勒(Alyson Noël)

美國十大受歡迎青少年作家 愛莉森.諾艾勒(Alyson Noël)
青少年小說的得獎作家,也是《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出版人週刊》書榜的常勝軍。有廣大的讀者群,在許多票選活動中,皆獲選為最受歡迎的青少年小說作家之一。二○○九年出版的《不朽之心》系列更是將她推向顛峰,系列包含:《不朽之心》《藍月》《暗影》《黑焰》《夜星》《永恆》。高中畢業後,旅居希臘,帶給她源源不絕的靈感。現和先生居住在充滿陽光的加州,專事寫作。
作者部落格:www.alysonnoel.com/

譯者簡介 
彭建豪 
輔大跨文化研究所修業完畢,現為自由譯者。對世界充滿好奇心,十數年來,始終沉溺於文字之中,熱愛閱讀、創作、翻譯、旅遊。

規格
商品編號:02600108
ISBN:9789861334271
頁數:280,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34271
目錄



內容試讀

8 艾朵娜

我們下了三盤棋、戴蒙小睡了一會兒、喝了兩瓶半的靈藥之後,老婦人突然出現了。

她真的是突然出現。前一刻,只有我跟戴蒙,不見任何人的蹤影,下一秒,她就站在我們面前,衰老的雙眼聚焦在我身上,彷彿從未離開過。

「戴蒙。」我藉機瞥了他一眼,看著他從睡夢中醒來的樣子,開始翻身,我抓著他的大腿,用力搖了一、兩下,又喊了一聲他的名字:「戴蒙──快醒醒!她來了。」

我彷彿是看見某個依約前來的大人物,就像發現聖誕老公公駕著馴鹿,雪橇上堆滿禮物一樣。

戴蒙急忙坐起,用力揉了揉眼睛,想盡快趕走睡意。這一耽擱,就讓他錯過了將我拉到他身邊的時機,我早已朝著老婦人的方向走去。因為我在雨中耽擱了太久,完全不想再次錯過她。

「妳……」她先起個頭,手臂緩緩抬高,我請她留在原地。我們不需要再聽這首歌,因為已經倒背如流了。

「關於之前……」我站在她面前,謹慎地離了幾步遠,儘管她年事已高,應該不會是個威脅。「我聽過這首歌,也記得歌詞。相信我,我絕無不敬之意,但是,難道妳不認為我們應該用現在的語言交談嗎?至少是我慣用的語言,有意義的語言?」

我掃視她全身,只見她頭髮灰白,雙眼迷濛,皮膚幾近透明,看起來相當脆弱,彷彿一碰就破。我仔細觀察她的一舉一動,想從中察覺蛛絲馬跡,想知道我是否冒犯了她,但她卻沒做出任何反應,只見她將沾滿粘液的眼睛轉向我身旁的戴蒙。他挺起胸膛,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想盡一切努力保護我,以免遭到古怪老婦人的攻擊。

這個想法儘管看起來很蠢,但假如現場不是如此嚴肅,我可能就會不合時宜地笑出聲。

我整個人幾乎陷在爛泥之中,只能奮力踮起腳。想起之前看見米莎與馬可從她身後冒出來,讓我大吃一驚。但今天並未發現他們的人影。

到現在為止,現場只有戴蒙、老婦人,以及我。而且,依我的觀點來看,她毫不意外我們會在此等她。

我打算再重申一遍,決意不要讓事情僵在原地,希望達到來此的目的。雖然戴蒙不斷質疑我,我也決意不讓他影響我。這一切全是某種因果業障的殘忍玩笑。我幾乎是孤注一擲,沒有人曾面對這種情況。而這時,她卻看著我說:「艾朵娜。」

就是這樣,她說:「艾朵娜。」接著只見她垂下目光,微微點頭,將手掌置於胸前,朝我做了個動作,好像她是名禮拜者,而我是神聖的女神。

「嗯!對,就是這樣。」我開始說話,面對如此詭異的姿勢,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想趕快忽略,假裝沒事說:「我一點也不明白妳的意思。我的名字是艾芙,他是戴蒙──」戴蒙瞪了我一眼,顯然不願讓我拖下水。我也回瞪他一眼,接著才將注意力轉回她身上繼續說:「如妳所知。」很快又看了戴蒙一眼,想提醒他,對她而言,他的身分幾乎不是什麼秘密。事實上,她似乎對她瞭若指掌,至少她知道他的全名。「我根本不知道誰是艾朵娜,也不知道她跟我之間有何瓜葛,或許妳可以跟我說清楚,妳到底想說什麼?」

「我的名字是蓮心。」她低聲地說,她的眼神讓我為之一亮。
沒錯。她並未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但事情總算有所進展。

「戴蒙是理由。」她轉頭面對他說:「你們的愛情則是種徵兆。」眼睛來來回回看著我們說:「但是,妳,艾朵娜是拯救者,更是整件事的關鍵。」她將眼睛定在我身上。
我的天啊。

我沒出聲,並不代表沒意見:這就是了──但如果繼續這些模糊、不著邊際的對話,還是沒有意義。

「聽著,我的名字是艾芙,不是艾朵娜。我曾經是愛芙琳、艾比蓋兒、芙蘿、克洛伊,還有艾瑪拉,但從來不是艾朵娜。妳認錯人了。」

我歎了口氣,轉過身,對她的回應感到不快。我瞥見戴蒙有如釋重負的神情,但隨即泛起些許怒意,因為老婦人突然向前抓住我的衣袖。
「嘿──」戴蒙大吼,但蓮心完全不理會他,將我的手臂握得更緊,熱切地盯著我看。

「拜託。我們等很久了,就為了等妳,艾朵娜。妳必須回來,必須開始旅程,必須找出真相。這是唯一可以解放我、解放他們的方式。」
「米莎跟馬可在哪裡?」我不由自主問出口。因為在這個很不現實的場景,他們可能是唯一真實存在的實體。
「很多人期待妳的到來。這個旅程只屬於妳,只為妳而存在。」

「什麼旅程?」我語帶哽咽。「這沒道理,真的很抱歉。如果這件事真的很重要,我們就先別管艾朵娜,請妳別再打啞謎,讓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
「妳的回歸之旅。」白髮蒼蒼的她再次鞠躬示意。

「回歸到哪裡?」我出聲抗議,由於激動而漲紅了臉。但我知道自己得快點冷靜下來。

「回到起源之處,回到妳從未見過的地方,回到原點。妳必須經歷、學習、了解一切,所有的一切。我應該提醒妳,這只是個開始,是個極其漫長、艱鉅的旅程,但回報卻非常巨大。唯有信服真理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也唯有純真的心靈能夠理解。」她轉頭看向戴蒙說:「這個旅程只屬於妳,妳個人的旅程,艾朵娜。那裡並不歡迎戴蒙。」
戴蒙打斷她的話,他受夠了。「聽著。」他說:「我不知道妳想玩什麼把戲,不過──」

她接下來的動作既出人意表,又讓人震驚。只見她抬起手,用力撫摸他的臉頰,戴蒙的怒氣不由得稍歇。就像前一分鐘,他才不停大吼,兩人之間彷彿存在很深的鴻溝,接下來,她就幾乎消弭彼此的隔閡,衰老眼睛直視著他,只對他傳遞出某種東西,可能是某種訊息或回憶。

我目睹這一切,完全入了迷,暗自納悶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我唯一肯定的是,不管發生何事,她渾身散發出光亮,朝四面八方射出。這個顏色的濃度極為強烈,彷彿是從某處深淵不停往外滲漏,直到微光緩緩聚攏在她身上。

雖然她渾身發出光亮,戴蒙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他修長的身形顯得黯淡、畏縮,形同行屍走肉般的軀殼。
「戴蒙.奧古斯塔.諾特.艾斯柏西多。」她說:「你為何抗拒我呢?」

我在一旁觀看,很驚訝看到他由於過度慌張,無法做出任何回應,無法發出聲音,不管她讓他看見什麼東西,他多少都有點抗拒。但應該就快中止了,因為他不停搖頭,挺起脊梁,猛然脫離她的咒語,好不容定下神來說:「妳瘋了。妳不但錯得離譜,根本完完全全就是瘋子。雖然我不明白妳在打什麼主意,我只知道,妳最好離艾芙遠一點,而且離得越遠越好,妳聽見了嗎?否則,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可不會客氣的。」

不管他是希望她退回原地,還是想嚇跑她,結果都大出他意料之外,因為她露出一張溫暖的笑容。她臉頰鼓起,嘴巴咧開,露出一排貝齒──她的牙齒相當漂亮,不是這年齡該有的漂亮。

她將注意力轉移到我身上,牽起我的手,她的手軟柔而乾爽,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篤定地說;「他的愛是其中的關鍵點。」

我眼睛盯著她看,抽開手說:「我還以為艾朵娜才是其中的關鍵?」

「其實是同一件事。」她點點頭,彷彿話中有話。「請妳好好考慮我說的話。這是唯一可以解救我的方法,同樣也可以解救你們。」

「妳是指回歸之旅──回到起源嗎?」我有些不以為意地說:「那這趟旅程將從何處開始呢?又將從何處結束呢?」我注視著她,注意到她仍由內而外散發出光采。
「旅程由此開始。」

她用手比向我們,我不確定指的是我們的腳下,或地上的泥濘。我此刻又更加困惑了,就在我倆相望之際,我突然懂了。這趟旅程就從我們現在站的這堆爛泥開始。
「結束於真相大白之際。」

我還來不及開口說話,來不及請她解釋清楚,戴蒙就抱住我的腰,想拉我離開這裡。
他頭也不回地說:「我們哪裡也不去,不要再打擾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