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0100104
PAY DAY.幸福日
作 者:山田詠美
譯 者:長安靜美
出版社:方智出版社
系 列:方智叢書
出版日期:2004年05月28日
定價 280 元
優惠價  -21%  221 元
內容介紹
「約定不是為了未來,是為了把眼前的瞬間轉化為幸福」
只要握住彼此的手,就擁有了十七年的人生……
★山田詠美隔了10年後的最新青春小說代表作
★達文西雜誌推薦白金書
★讀者票選年度戀愛小說
★日本文化觀察家劉黎兒感動推薦

本書在日本出版後獲得廣大讀者的歡迎與好評!
「山田詠美果然厲害!這是一本完美的小說,完全沒有缺點。」
「這是一本描繪『愛情到底為何物』到極致的愛情小說。」 
「沒有所謂的永遠,因此更應該把握當下的瞬間;如此一來,人才能夠繼續前進。」

即將滿17歲的雙胞胎兄妹,因父母離婚而不得不分開。哥哥哈莫尼與父親住在美國南部的一個小城鎮;妹妹羅蘋與母親住在紐約。911事件讓他們再度重逢,面臨到分離、戀愛、家庭等問題,然後失去了最重要的人,各自展開了新的幸福人生。

以美國南部鄉村和紐約大都會為故事背景,描繪出許多豐富樣貌的長篇小說。文字描寫真摯細膩、清新感人,讀完後讓人擁有滿滿的幸福與希望。


作者介紹
山田詠美
1959年生於日本東京,本名山田雙葉,為三姐妹中的長女,自幼受母親影響而愛好日本文學。明治大學文學部日本文學系肄業後,曾在銀座、六本木等地從事公關公主的工作,偶爾也兼任模特兒。其特異獨行的作風與不平凡的經歷,每每使她成為媒體注目的焦點。

1989年,與小自己七歲、任職美軍橫田基地的美籍黑人結婚。1985年以《做愛時的眼神》獲第22屆文藝獎,而躋身文壇。1987年以《戀人才聽得見的靈魂樂》摘下直木獎;1988年發表的《風葬的教室》獲第17屆平林泰子文學獎;同年出版的《跪下來舔我的腳》為半自傳小說,引起廣泛討論;之後的《垃圾》奪得第13屆女流文學獎;1996問世的《野獸邏輯》也獲得泉鏡花獎;《A2Z》曾獲得讀賣文學獎的肯定。


譯者簡介/長安靜美
台大中文研究所碩士,現任職於東方技術學院,擔任日文教學,業餘從事筆譯與口譯工作。譯作有《闇夜深處》《芳香日日》《我的小鳥》《與幸福的約定》《生命的答案,水知道》。
規格
商品編號:00100104
ISBN:957679918X
頁數:336,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57679918X
內容試讀
哈莫尼把臉埋在彎曲的雙膝裡,像個鬧彆扭的孩子。羅蘋拉著他的耳環哄小孩似的說:

「就保持那樣。那裡一直都保持那樣,而且他們說我們隨時都可以過來。」

「我不要再來了。」

「別這麼說。至少每年的今天,我們兩個人一起來嘛!」

哈莫尼嘆了口氣說:

「羅蘋,妳真是堅強。」

「你脆弱的時候,我堅強。所以我脆弱的時候,要換你堅強喔!」

哈莫尼對著羅蘋倒下,將頭靠在她的膝蓋上。然後在羅蘋撫摸他的脖子時,將身體像貓一樣的蜷縮起來。

「以前我們兩個被罵的時候,常都這樣對不對?通常都是我哭,然後妳生氣。」

「爹地跟媽咪是我們的敵人,羅伯特!我們要一起對抗他們!」

羅蘋模仿當時講話的語調,學著學著便笑了出來。

「那時候你還不是哈莫尼。」

「那時候也只有妳一個人跟我站在同一邊。」

「我們在那之後遇到好多人。」

「也說過再見。」

我們會一直相守到其中一個人先離開這個世界,不,也許到時也不會有離別到訪,正如媽咪的房間會一直留下來,我的分身的房間,也永遠留在心中。感覺上永遠這才要開始。羅蘋心疼的反芻這份情感,並不斷的撫摸跟自己看似一樣,卻完全不同的生物。膝蓋的重量,吸進更多回憶的不斷增加。媽媽房間的鐘,我要把那個拿回去,刻畫未來的時間。

跟房客夫婦道過謝之後走出屋外,夏日尾聲特有的白色天空,橫跨在晝夜之間。兩人故意繞遠路走到地鐵車站,哈莫尼面對著消失的世貿大樓倒退著走路。感覺到路人異樣的眼光,羅蘋正想叫他向前的時候,卻見到他舉起一隻手說:

「嗨!媽咪,再見囉!不要工作過度啊!」

瞬間,羅蘋彷彿止吐似的連忙用雙手摀住嘴巴,但是湧出的卻是眼淚,原本封閉的淚腺突然開閘似的接二連三滴下大大的淚珠。

哈莫尼吃驚的抓住羅蘋的肩膀,望著她的臉。

「要不要緊?怎麼突然這樣?」

羅蘋用哈莫尼遞給她的手巾擤了鼻子說:

「只有你最能害我哭啦!就這樣而已。」

哈莫尼聽不懂話中的意思,只是收住下巴望著羅蘋。羅蘋站在哈莫尼面前不停的哭。淚眼模糊了,有沒有世貿大樓也沒差了。可是哈莫尼,拜託你一定要站在我絕對看得見的地方,畢竟我從小就跟你站在同一邊啊!這是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