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話題新知 > 綜合話題
318太陽花,正在為我們守護「金錢與正義」最後的防線
318太陽花,正在為我們守護「金錢與正義」最後的防線
作者:先覺出版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哈佛大學桑德爾教授:

市場機制變得無所不在,我們其實正在付出無形巨大的代價,承受著想像不到的後遺症。」

桑德爾教授在《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書中提到:

★當一切待價而沽。重新思考市場的角色。

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之前,市場的信心及自由化已經達到幾近迷亂的程度,那也就是市場凱旋論時代。市場凱旋論的信念簡單說就是「掌握繁榮及自由之鑰的不是政府,而是市場。

有人認為,市場凱旋論核心的道德低落,主要源自於貪婪,而貪婪導致不負責任的冒險。當然,貪婪絕對是金融危機中的要角,但事實上,還存在著更嚴重的危機。過去三十年來所發生最致命的變化,並不是貪婪的增加,而是市場及市場價值已擴張到非它們所屬的生活領域中。

若要對抗這種情況,我們需要的不只是痛斥貪婪。我們應該重新思考,市場在我們社會中應該扮演的角色是什麼。我們需要開放公共辯論,討論將各市場圈限在既定的範圍內是什麼意思。為了進行這項辯論,我們需要先想清楚市場的道德極限何在。我們應該要自問:有什麼東西是不應該用錢買的。 為什麼要擔心,我們正朝著每樣東西都可以買賣的這種社會邁進呢?有兩個理由:第一是有關不平等,第二是有關腐化。

當錢可以買得到的東西愈多,富裕(或貧窮)與否就變得更要緊。

由此可知,為什麼過去多年來,貧困及中產階級家庭所受到的衝擊特別大。不只是因為貧富差距顯著擴大了,也加深了不平等所造成的痛苦。

所以,若想判斷哪些東西是金錢應該或不應該買,我們必須先決定由哪些價值來規範社會及公民生活的各個領域。重點在於:生命中每些美好的事物,一旦被轉化為商品,就會淪於腐化或墮落。包括:健康醫療、教育、公共安全、國家安全、刑法、環保、公民責任等。這些是道德與政治問題,而不只是經濟問題。 (本書〈前言〉)


2012年12月底 ,桑德爾教授第一次訪台,全國青年學生和讀者熱烈的參與,不僅6000個聽講座位報名秒殺,更珍貴的是那個寒冷的雨夜,在台大體育館進行著在台灣極為罕見、且精彩的大型思辯!陳為廷、林飛帆也參與這場演講會,兩位忠實讀者並於會後與桑德爾教授近距離交換意見、並留念拍照。

今日看到這張照片,再次回頭閱讀《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書中重要的提醒:「過度市場化,不但破壞民主預設的政治參與的平等,也可能帶來更不平等的生活。」提供國人深度思考服貿簽訂的內容「是否能符合多數人的共同利益?」以及台灣未來的社會。

事實上,陳為廷、林飛帆這一群學生,正在努力防守「金錢與正義」的最後防線,同時,也在創造一個「我們應以什麼價值來管理社會、及渴求實現的美好社會」之價值。


  • 「市場決定論」的壯大,讓我們很容易就說,由市場決定吧。
    但市場是中立的嗎?我們可以因之忘卻道德與倫理嗎?
    這個錯誤在全世界各地掏空了公共論述,使之失去了深刻的內涵。

    從媒體到核廢料,這其實是充滿困難的論辯,
    這個錯誤在全世界各地社會中,掏空了公共論述(空洞的公共論述),
    使它失去了更深刻的意涵。

    難怪在今日所有社會中,都有一種深深的挫折感,對政治,或政黨。
    所以社會渴望一種優質的公共論述,包括討論正義。

    這種論述其實很難達到,因為這需要我們克服猶豫,
    對這些困難的倫理和公民道德問題,堅持要討論下去,從定義內容到決定。

    台大的這一場經驗,就是在公共論述路上所需要的特質。

    有時候我們以為唯一重要的是經濟,讓供需法則決定什麼是社會福祉,
    但是當社會經濟達到相當高度,人們本來就會開始改變關注的焦點,
    關於正義,關於定義價值,關於美好生活的迫切期待。

    大家都期盼提升公共討論的層次,不僅是因為如此在道德考量上會更健全,
    而是如此才能符合我們對於公共生活的期許,能更深化民主,也才讓我們成為更好的公民



錢買不到的東西》來台紀念限量簽名書

榮獲金石堂年度十大影響力好書,得獎原因:
「拆遷、財政分配、健保、福利、競選支票,當代政治可謂是收購、補貼的倫理辯論,商業則是對權利的議價。 
媒體愚民,教育反智,今日思考工具即是求生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