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我媽的異國婚姻【PTT奇文再10倍坦白,笑淚雙修】 1
  • 我媽的異國婚姻【PTT奇文再10倍坦白,笑淚雙修】 2
  • 我媽的異國婚姻【PTT奇文再10倍坦白,笑淚雙修】 3
  • 我媽的異國婚姻【PTT奇文再10倍坦白,笑淚雙修】 4
  • 我媽的異國婚姻【PTT奇文再10倍坦白,笑淚雙修】 5
  • 我媽的異國婚姻【PTT奇文再10倍坦白,笑淚雙修】 6
  • 我媽的異國婚姻【PTT奇文再10倍坦白,笑淚雙修】 7
  • 我媽的異國婚姻【PTT奇文再10倍坦白,笑淚雙修】 8
  • 我媽的異國婚姻【PTT奇文再10倍坦白,笑淚雙修】 9
  • 我媽的異國婚姻【PTT奇文再10倍坦白,笑淚雙修】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暢銷

商品編號:04400234
我媽的異國婚姻【PTT奇文再10倍坦白,笑淚雙修】
作 者:陳名珉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18年06月01日
定價 300 元
優惠價  -21%  237 元
電子書

 


書活網特推

決定出來講!6/27(三)晚間7:30 閱樂書店(台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
(是作者出來講,媽媽在異國啦)

內容介紹

人生中,即使親如母女,也僅僅只是同行一程的旅伴,終將揮手走向各自的人生……

媽再婚了,而我是從Line訊息上得知這個消息的…… 

她就是一匹脫韁野馬,但韁繩那一頭總拴著人。 過去是老爸扯著她避免失控亂跑,父親過世後,我成了我媽的媽。

在無數爭吵和暴跳如雷中,我終於慢慢學會退讓、試著理解她的寂寞與渴望,最後放她自由。

我媽的精神瘋狂,跟我的任性行動其實有很大關係,我們都是不按社會期待和價值觀前進的傢伙。我用一種走得很慢的方式前進,她罵我笨蛋的同時,也說:「現在放棄,妳就毫無價值了。」母親和女兒是不是都是這樣呢?愛恨交織、互相牽扯。

父親的驟然離世,讓全家陷入巨大的傷痛中。她和妹妹很快從父親過世的陰影中走出來……或者說,年輕的她們沒有太多時間悲傷,不得不站起來面對眼前的難關。但媽媽卻嚴重適應不良,丈夫的離去帶走了安全感和信賴的一切,於是她退化成青春期的少女,在一段又一段的感情中尋找存在的價值。十幾年來,她歷經過幾次相親失敗、差點成了介入別人家庭的小三、還在網路上遇過國際詐騙集團,最後靠著自學英文網路交友,竟然喊著要嫁到澳洲去……

這不僅是個勇敢追尋愛情的故事,更是一個家庭在頓失支柱後,媽媽與女兒間,如何各自面對傷痛,從衝突到理解的過程。

作者流暢的文字與豐厚的情感讓親情、愛情、勇氣、生死與選擇等議題,透過看似戲劇化卻真實無比的情節深深震撼人心,讓每個人都能從這個故事中,帶走一點關於自身的思考與共鳴。

▍母女間的相愛相殺,全都活靈活現躍然紙上,跳tone的母親、無奈的女兒,幽默詼諧、精采萬分,讓人讀來欲罷不能。——作家.編劇  劉中薇  感動推薦

【本書特色】

★ 數萬網友淚推的真實故事!臉書、Plurk、巴哈姆特各大社群瘋狂轉傳一年,數百則好評分享! 
★ 風傳媒連載點閱累計突破77萬人次! 
★ PTT熱門PO文「我媽的異國婚姻」作者,歷經一年爬梳自剖、全新撰寫的母女心事!

作者簡介
陳名珉

一九七七年出生,華梵大學中國文學系畢業。寫過幾本書、做過一點事,現為出版社編輯,與兩隻貓一起生活。

插畫
許匡匡

畢業於金斯頓大學插畫所,是個動作慢、想得慢,吃飯也很慢的慢吞吞小姐。平時窩在臺北的微型工作室畫畫、寫字,偶爾旅行。喜歡參與各種形式的插畫、藝術合作,著有《慢吞小姐的倫敦插畫生活》與繪本《我是一顆小星星》。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234
ISBN:9789861336565
256頁,25開,中翻,平裝,正二反一
目錄

1. 我媽說,單身令人蒙羞

2. 老媽,人間怪物

3. 急驚風碰上慢郎中

4. 老爸的人生退場

5. 每一種關係都有承重限制

6. 每個人都是一座冰山

7. 他是不是告訴妳,恨不相逢未嫁時

8. 銀髮族的3C大作戰

9. 銀髮族的愛情大冒險

10. 國際級的感情詐騙

11. 出發往下一段旅程

後記:在那之後的事

內容試讀

這世間最幸運的女人大概是那種,從小被父母寵愛,結婚之後受丈夫寵愛,一輩子無憂無慮的人。我覺得,我媽沒有十分幸運,也算得上八分了。

但誰也沒料到,老爸會走得那麼早。

爸過世時五十一歲,原因是心肌梗塞。這件事情很令人震驚,因為爸跟我這種懶人截然不同,是一個能上山能下海的運動健將,登山、游泳、馬拉松,樣樣都來。

老爸是個慈父、好人,他做什麼都是對的,就一件事情我真心無法忍受—他總是在週末的清晨把我們從床上挖出來,用激昂興奮的口吻宣布,「藍天白雲天氣真好,走,我們爬山去!」

爬山這個詞可以用任何同類型運動代替,但對我來說,痛苦的程度沒有差別。

與爸截然不同,我是個懶人、宅女、夜貓子、見光死!我恨山、恨樹、恨自然生態環境、恨沒有水沒有電的地方、恨永遠走不完的臺階、恨所有戶外活動。每到週末時光,我就想與棉被共生死。在我看來,爸就是一個過動兒、運動魔人,健康寶寶。有時候半夜失眠,他換上運動衣就出門跑步去了,一直跑到天亮才回來,得意洋洋地對我炫耀,「我從中和跑到總統府,然後上了政大指南山,繞了一圈才回來,怎麼樣,厲害吧?」

我能說什麼呢?

我說:「你是想向世界證明,你是金頂電池廣告裡的那隻兔子嗎?」

所以我無法想像,這樣一個熱愛運動的傢伙,怎麼會生病?怎麼會死了?意外怎麼說來就來?

對於老爸的人生退場,我們毫無準備。

我還記得他過世的那天早上,騎著摩托車送我去學校上班。

畢業後,我按照當時師資法規定做了一年國中實習教師,那是我短暫教師生涯的開頭,也差不多是結尾,但在當時,包括我在內,誰也沒有想到未來人生如何。

以我個人來說,我覺得,學校老師是一個了不起的工作,光是早起,就差點要了我的老命。但想當老師,早起是必須的。於是每天清早,我精疲力竭,攤在老爸的摩托車後座,睡眼惺忪、雙眼矇矓,含含糊糊地聽他在清晨的涼風裡活力充沛的說話聲。

他說:「時間真快!好像我昨天還在給妳每個學期繳學費呢,怎麼一下子妳就長大了,現在當起老師來了!」語氣裡充滿快慰的歡樂。

我含糊不清地抱怨,「我討厭教書。」

但爸沒聽清楚,他繼續說:「歲月不饒人啊,妳長大了,我和妳媽也老了。我跟妳媽都商量好了,再等四年,你妹妹大學畢業了,找了工作,這房子就留給妳們在臺北生活,我和妳媽去南部的鄉下買塊地,種點菜、養幾隻雞,過退休的生活。妳媽愛四處走動,我就每天陪她走走逛逛,剩下的時間,我打算研究怎麼烤麵包和蛋糕。我們兩個都很健康,可以照顧自己,妳們不用擔心。逢年過節妳們放假了就來找我們,要是我和妳媽閒了,收點青菜、提兩隻雞上臺北來看妳們⋯⋯

他描繪未來,語調興奮,景像栩栩如生。

但在那個時候,誰也沒想到,這是一場永遠不會實現的幻夢,很快就要破滅,就像泡沫一樣,反射光芒,五彩繽紛,一觸就破,化為虛無。

他在學校門口把我放下,往來學生之中有人認識我,喊了一聲,「陳老師早!」我勉強振作精神回應。回頭一看,就見老爸眼神閃亮,面容陶醉,咧著嘴笑。

我推了他一把,問:「在想什麼?」

他答非所問,「真好聽呀!」

我說:「說什麼呢?哪裡好聽了?」

爸說:「那些孩子喊妳的聲音真好聽呀!陳老師、陳老師⋯⋯當年那個老是抱蛋回家,怎麼教也教不會,花了不知道多少錢補習成績還掛車尾的孩子,現在已經是老師了!」他語氣激動,說:「我很高興,真的很高興!以前我擔心妳將來要怎麼辦,現在我放心了。妳妹妹也考上大學,日後自然有自己的路⋯⋯我的責任已了,可以功成身退了。」

你有沒有遭遇過類似的事情?很多年後,回想起那一天我爸最後說的那一段話,總讓我覺得,彷彿冥冥之中,人是能夠預知未來的,尤其是在生死大事上。離開的那個人,總是用自己的方式跟身旁的人告別。

我爸如釋重負的那一段感言,就像是在預告人生謝幕。事實上,媽後來告訴我,稍後不久,爸也曾打過電話給她,說了一些看似家常,但沒頭沒腦的奇言怪語。

他問老媽,要不要帶便當回去一起吃飯?

媽說:「今天有點事,中午不一起吃了。你別管我,自己去吃飯吧。」

爸說:「那好,我就不管妳了。」停頓片刻,又補了一句,說:「妳一個人要懂得照顧自己,好好過啊。」

這末尾一句說得古怪,甚至有些不祥。可是我們誰也沒有多想。

我爸是一個多愁善感,甚至有點杞人憂天的傢伙,他責任心爆棚,照顧家裡每一個人,甚至包括家裡養的小狗,個性很暖男,但也非常嘮叨,什麼「照顧好自己」「多穿一件衣服」「記得吃飯」「別太累了」「早點回家」「早點睡覺」之類的話,成天掛在嘴上,一說再說。

而我媽是個極粗線條的人,這點和我很像,以至於我倆全然沒有感覺到老爸話語之間的異樣。

我正在煩惱即將舉行的教師觀摩,還有那一堆永遠也看不完、寫不完的公文和各種表格,而我媽正趕著出門⋯⋯我們都輕忽了,那是此生最後一次與老爸對話。

我要進校門了,推了他一把,問:「你快回家吧,今天打算做什麼?」

爸笑咪咪地,愉快地回答,「妳妹妹星期一生日,但她要去大學報到,不能在家裡過生日了,我打算提早慶祝。等一下我去買個蛋糕,晚一點妳回來,我們出門去唱KTV,給妳妹慶生。」

前一年,在我極力勸說下,老爸第一次踏進KTV的包廂。在此之前,他總覺得那是生人勿近的危險之地,一聽到我們去唱KTV就立刻皺眉頭,焦慮地阻止,「多危險啊,那種地方到處都是流氓和黑道!女孩子不可以去!」

但在親身感受之後,他就為KTV和麥克風瘋狂了,一有什麼事,總想著去KTV慶祝。

我說:「好,你跟妹妹說啊!今天星期六,下午沒課,我中午就回來啦。」

爸發動摩托車要走,臨別之前,忽然揭開安全帽的前罩,對我說:「喂,過來親妳爸一下!」

在我的記憶裡,老爸性格溫和、脾氣好,甚至有些容易害羞,但他在家人面前總表現得很活潑,老把肉麻當有趣。年輕的時候,當著我和妹妹的面,經常抱著我媽親,我媽老推開他,面紅耳赤地叫嚷,「哎呀,幹嘛這樣!幹嘛這樣!小孩在看呢!」

我爸卻很得意,說:「有什麼關係,讓她們知道爸媽多恩愛!」

我在旁邊說:「羞羞臉!」

我爸不以為意,「這有什麼好羞的!等妳長大就知道,以後得找一個跟妳爸一樣的人結婚。」

他喜歡親人之間的親密,但我的性格卻很彆扭,怎麼可能在人來人往的校門口做這種事。我抬腳踹了一下他的摩托車,低聲警告,「別鬧了啦,學生看著呢!」

他哈哈大笑,催著油門走了。那是一個晴朗的夏季早晨,陽光落在他白色的T恤上,彷彿閃閃發亮。

我慶幸有那樣一段記憶,因為那晨光下的背影,至今仍然在許多時候—當我為了芝麻綠豆小事低潮,或是觸景生情,忽然想起老爸的時候—安慰我的靈魂。我想,他是去了更好的地方。那裡陽光燦爛,花香美好。

我花這麼多力氣,描述老爸與我的最後一幕相處,並非僅為懷念,而是只有如此敘述,才能襯托出爸走了之後,我的世界是怎樣天翻地覆地炸翻了一遍。

就一句形容詞—他帶走了所有陽光。後面有好些年的時間,這個世界永遠是陰雨天。唯有此人無可取代,而我們失去了他。

如果落淚是傷心的表現,我和媽面對悲傷的方式,截然不同。

事實上,在爸爸去世後,老媽並沒有怎麼哭。

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我媽也不是一個愛哭的人。投資失利時的伏地大嚎,並不是哭,是聲嘶力竭的叫喊。她不太流眼淚。

這不表示老媽無血無淚,而是她性格相當剛硬。她不喜歡哭,也不喜歡看見旁人哭,她覺得流淚是示弱之舉,會被人瞧不起,即使是女孩子也不可以動輒落淚。所以小時候她經常在把我痛打一頓之後,看我哭了,還會怒其不爭地指著我說:「沒出息,一天到晚就只會哭哭哭!」

我得說,我的腦子具有與正常人完全不同的迴路,兩成正常,八成腦殘的。很多時候,即使知道自己說出來會惹來大禍,但我憋不住。

我噙著眼淚,抽噎地頂嘴:「等、等我長大了,也、也把妳打一頓,看妳哭不哭⋯⋯

就不說嘴上逞一時之快的後果了,反正也不外乎就八個字:烈火澆油,引火燒身。

總之,記憶中老媽唯一一次真正痛哭流涕,是在爸過世的第二天早上。

爸是晚上走的,從發作到走,大概只有幾分鐘。生老病死,他跳過了老與病的階段,直到離開人間的最後一天,仍然活力滿點,先與朋友聚會、談笑歡宴,在吃飯的途中,他覺得胸悶不舒服,於是提早離開。

有人告訴我,心肌梗塞是很痛的,那種痛,當事者應該有所警覺。令人不明白的是,為什麼我爸在感覺莫名疼痛後沒有去醫院,反而忍著疼痛去藥妝店給我妹買了住校使用的洗髮精,又拖著身體回家,停車、爬上四層樓梯、拎著洗髮精走進家門⋯⋯

說這話的人告訴我,「疼痛是警訊,尤其是那樣異常的疼痛。他有許多機會把車開進醫院,但為什麼卻選擇回家?」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心裡明白。那是我爸的個性,受傷的時候、脆弱的時候,他第一個念頭就是回家去。回到他熟悉喜歡的地方。

我爸是在家裡過世的,走的時候,身邊環繞著他此生最重要的人。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