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黑色粉筆【你是不能輸,還是輸不起?】 1
  • 黑色粉筆【你是不能輸,還是輸不起?】 2
  • 黑色粉筆【你是不能輸,還是輸不起?】 3
  • 黑色粉筆【你是不能輸,還是輸不起?】 4
  • 黑色粉筆【你是不能輸,還是輸不起?】 5
  • 黑色粉筆【你是不能輸,還是輸不起?】 6
  • 黑色粉筆【你是不能輸,還是輸不起?】 7
  • 黑色粉筆【你是不能輸,還是輸不起?】 8
  • 黑色粉筆【你是不能輸,還是輸不起?】 9
  • 黑色粉筆【你是不能輸,還是輸不起?】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02600122
黑色粉筆【你是不能輸,還是輸不起?】
Black Chalk
原文作者:
譯 者:林力敏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當代文學
出版日期:2014年05月29日
定價 320 元
優惠價  -21%  253 元
內容介紹

最殘酷也最精采的遊戲是,場上只剩兩種玩家:
一種不能輸,另一種輸不起。 

《紐約郵報》:「這是全新、帶有英國腔的史蒂芬.金。」
重金買下版權英國編輯:「已經好久沒遇見讓我熬夜看完的書稿了。這是一本聰明到很黑暗、讓人欲罷不能的小說。」 

人性的幽微與黑暗,就像用黑色粉筆寫在黑板上的訊息,
越想看就越看不清。
倘若執迷著非看不可,揭露的真相可能令人瘋狂! 

一場遊戲,可以玩多久?

14年前,六名聰明自負、志同道合的牛津新鮮人,出於好奇加入一個秘密社團,玩起挑戰彼此極限的「遊戲」。輸的人必須接受其他成員提出的懲罰,做出大膽挑釁之事,辦不到就必須退出,最後留在遊戲中的贏家,則能得到一筆豐厚的獎金。

因此,成為贏家的唯一守則就是:盡情羞辱對方,但自己不用感到罪惡!

一開始,遊戲就像一齣齣聰明的惡作劇般好玩,但難度不高的懲罰越來越無聊,亟欲證明自己的能力與膽識、又彼此瞭若指掌的六個人,開始針對好友內心最自卑、脆弱、不願告人的弱點,展開無情的攻擊。

遊戲越玩越大,他們賭上的已非金錢,而是自尊與性命!當失敗的恐懼凌駕勝利的快感,受不了心理折磨的成員一一退出,最後僅剩兩名成員中的一人從倫敦逃到美國,但14年後的一通電話提醒他:遊戲還沒結束呢……

請做好準備,迎接越來越失控的角色、越來越驚悚的結局…… 

◆媒體推薦

.一部創新且精心設計的解謎心理小說,令人困惑、折磨、不安、著迷……一本聰明有力的處女作。──《泰晤士報》

.邪惡、令人上癮且無法預測,這部小說要貪婪地、快速地品嘗,但停留在你記憶中的痕跡會久久無法抹去。──《紅色》雜誌

.一部複雜而邪惡的驚悚小說,故事的真相將慢慢、巧妙地浮現。──《書商》雜誌編輯精選推薦

.沒有比這本更難解、曲折的心理驚悚小說了……作者巧妙交織過去與現在,細細拼湊背景故事,角色刻畫也相當成功。──《出版人週報》重點推薦

.引人注目的新秀之作!──《衛報》

.黑暗,充滿機智的轉折。──《紐約每日報》 

作者簡介 
克里斯多福‧J‧葉慈Christopher J. Yates

畢業於牛津大學法律系,曾任倫敦一家雜誌的字謎編輯。現與妻子、小狗住在紐約。

《黑色粉筆》是他首部小說,靈感來自他在牛津就學期間,與全英國最頂尖的學生交手後的心得。小說書稿在倫敦書展受到不少編輯的重視,認為是值得關注的新銳作家。出版後,贏得英國《書商》嚴選推薦與美國《出版人週報》重點推薦,也獲得英美兩地亞馬遜讀者接近五顆星的好評,紛紛表示這是近期來最聰明、讓人耳目一新的心理驚悚小說,值得一讀再讀。

作者部落格:http://www.christopherjyates.com/ 


譯者簡介
林力敏 
輔大翻譯所畢業,曾獲聯合報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等國內重要文學獎項,曾任聯合報〈繽紛版〉專欄作家。愛騎車兜風,持續探索各類新知,探索文學與人生。

規格
商品編號:02600122
ISBN:9789861335018
424頁,25開,中翻,平裝
內容試讀

I (1)

他很早便打來了。英格蘭比我們早五小時天亮,我只好半夜起來接電話。

沒多久,我便統統同意他所說的。

別擔心,他說。我保證這會很好玩。

這會很好玩。停頓一秒。電話掛斷。

沒錯,當年我們便是這麼說那場遊戲。這會非常好玩!

他掛斷以後,我握住話筒抵著胸口一陣子。接著我走過房間,三年來首次拉開窗簾,因為如今他找到我了,追查到我了,我沒道理再躲躲藏藏。整整三年我藏身這間公寓,一天二十四小時變得毫無分別。我是離群索居的隱士,慘白虛弱,不修邊幅。如今我想振作起來,為了即將來訪的老友做好準備。

因為他會在這時來電絕非巧合。再過五個星期,我跟他便滿十四年沒有見面,而我將變成三十四歲。在此我先聲明一下,無論這回我是贏是輸,這故事都是我給世人的一則警告。一段諄諄告誡。我的真心告白。

我佇立窗邊,凝望市景。外頭烏雲密布,一片青黑昏暗。四月中的曼哈頓。車輛匆匆駛過下方的第七大道,往路邊濺起水花。

我額頭抵著玻璃。如果我想贏得戰局,便得趁他抵達前先徹底改頭換面,老將必須重整旗鼓,像拳擊電影演的那樣。為了重返擂臺一戰,毅然經歷數月艱辛鍛鍊,只求東山再起。我會破繭而出,化身鬥志高昂的戰士。除了力量以外,我欠缺的只在心理層面。我開始好奇怎樣的心理訓練會等同衝上博物館的階梯,赤手空拳捶打沙包,還有大口吞下生雞蛋。我哼起鼓舞士氣的調子,在半空中虛弱地揮舞雙拳。

也許外出散步是個好開始。

沒錯,就這麼辦,隱士即將重返外界。重返一段時間。

遺憾的是,我並未重返外界。那些玻璃杯害我裹足不前,六杯都是。相信我,拜託,我實在無能為力。

每天早上我都驚訝於有這麼多事要記得,這麼多事要瞎忙,然後才能展開生活。我們得吃,得喝,還得盥洗。尤其是盥洗。每天我都捫心自問盥洗到底有無意義—尤其是對離群索居的我而言。然而我已學會遵守日常慣例。畢竟慣例一破,壞事便生。

我拿起一杯水,慣例再度救了我,讓我回歸現實,不會苦苦想著那場遊戲。

II (2)

查德花了很大勇氣才敢跟喬里昂當朋友。

查德跟其他美國同學一樣,比英國當地新生早一個星期報到。在皮特學院裡,大家把新生稱為新學生,但兩個詞至少相去不遠。在牛津就讀期間,查德還會學到更多稀奇古怪的用詞。(大家把清潔員稱為校工,帳單稱為費用,考試稱為測試。)

在孤單寂寞的第一個星期,查德一如往常地無法跟其他美國同學混熟,這種個性總讓他覺得自己很古怪失敗。美國學生共有六位,一起住在沿河往下走幾條街的一間小公寓,離皮特學院走路十五分鐘。

前來牛津是查德這輩子做過最大膽的決定。他是來冒險的,因此不覺得跟美國同學混在一起有何好處。冒險可不是找好餐廳吃吃喝喝,也不是穿上胸前大剌剌印著校名的運動衫。真正的冒險絕對超脫於圍繞他們的三個華麗形容詞:聰明、酷炫和優秀。

查德明白他得遠離美國同學,才可能改頭換面,甩開他所不喜歡的個性:膽小害羞,忍氣吞聲,表面上跟大家臉紅微笑,但心裡其實想說屁啦。

然而有時查德懷疑膽小的個性其實是一種內在防禦機制,逐漸形成的盔甲。也許,沉默不語是唯一的藏拙方式。然而搞不好害羞個性只是一種詛咒,搞不好在他緊閉的嘴巴裡藏著更好的人生,藏著真正的查德?

他決心付諸實行,做出他原本完全不會有的舉動。他已逼自己前來冒險,如今得再逼自己一次。他要逼自己跟皮特學院的英國學生當朋友,畢竟友誼等同道路,而道路通往更多的道路與嶄新的地方,甚至可能通往更好的人生。

如果找到了新世界,他會繼續走下去,無論道路會帶他到何方。

VII (7)

新的一天到來。我佇立窗邊,俯瞰第七大道,像是一匹不肯休息又不敢出去的馬,也像是在仔細研讀著地圖集。陽光照進房裡,催促我快點破繭而出。

五星期以後,我們會再次展開遊戲,十四年的空白就此告終。先前我真以為自己逃得掉嗎?如果我逃不掉,如果我得玩下去,那一定得妥善準備才行。如果我連外頭的世界都無法面對,又如何在遊戲裡克敵制勝?

沒錯,我現在就該走到大太陽底下。三年以來,我只在清晨天光幽暗的智暫時刻離開公寓房間,每隔兩、三個星期便在清晨六點出去倒垃圾,再走到街角的小雜貨店,那裡能滿足我的所有需求。我的需求不多。根本是很少。我會買牛奶與咖啡,也買麵包與茶包。喝茶讓我想起英國,鮮黃包裝的立頓茶包,得用上兩包味道才會夠濃,但雙倍花費又太過浪費。我會買傑夫花生醬、幾罐辣椒醬、幾盒白米。我會買糖粉,臨時能量不足便吃上幾湯匙,只要吃法得當,嘴裡的糖粉會化為滑順的糖霜。我還會買威士忌,這是我唯一的奢侈。當然囉,小雜貨店沒賣威士忌,清晨六點根本也沒有任何店家會賣。不過我是身在二十一世紀的隱士,線上購物幾乎能輕鬆滿足一切所需。然而,我還是在生命的汪洋中擺進一根細細的船槳,繼續光顧小雜貨店,因為只要我敢安然走出洞穴,便有辦法面對真實世界。

我望著車水馬龍的街道,一半是計程車,紅綠燈依照職責倦倦切換,車流跟著燈號或走或停。一群鴿子啪啪啪飛過窗前,往左一轉,停在一處屋簷上。

沒錯,世界向來是這副模樣。濕漉,乾燥。明亮,幽暗。發藍,泛灰。

我覺得十分安心。沒錯,我辦得到。隱士即將外出。

我恍恍惚惚地離開公寓。三年以來,我唯一接觸的外人就是門縫前的快遞人員跟小雜貨店的收銀員。我一想到要跟更多人接觸便緊張不安,只好哼起鼓舞士氣的調子。拳擊手要展開特訓了。我想像拳頭裡握著那顆牙齒,渾身散發熱力。在公寓門口的臺階底,我不往右轉走向小雜貨店,反倒匆匆左轉,朝向未知的方向,久已遺忘的方向。

現在我回想起來,陽光照亮冰冷灰暗的高聳大樓之際,紐約是何其光影迷離的城市。我從黑暗踏進光明,再走回陰影,陽光搔著我的胳臂,我不禁面露微笑。

我遇到了第一個考驗:有人正走向我。她四十來歲,頭髮剃得很短,身穿粉紅護士袍;他則身穿夏威夷衫,外頭罩著牛仔服,大概一百公斤出頭,有著鬥牛犬般的下巴,剃得很短的黑髮,外表像是會逗小孩開心的大叔,但也有辦法一拳打掉你的牙齒。

喔唷,小寶寶,法蘭克,唷呼,小寶寶,她說,你該看一看那個小寶寶。(法蘭克點了點頭,他完全想像得到那寶寶會是什麼模樣。)噢,法蘭克,你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她吹起口哨。跟我們和你和我都不像耶,法蘭克,他們讓這個小寶寶穿得好漂釀。 

我暗自默唸她所用的字眼,在心底弄懂她到底說了什麼。我們和你和我,沒錯,這句口誤講得很好。真實世界很快便歡迎了我的重返。我離開我住的公寓還不到二十步遠,便已嘗到新訓練的甜頭。我們和你和我。世界上的不完美,世界日常的美麗。沒錯,我可以面對。我辦得到。

我繼續走向一棟搭著鷹架的大樓。在桿子與板子下方,地面積著棕黃髒水,昨日的雨水從生鏽的鷹架滴落下來,形成發暗的血色。我愛著映入眼簾的一切。我愛著鐵鏽,愛著稜稜角角的塗鴉,也愛著在陽光中閃亮滴落的水珠。生命圍繞著我旋轉,流露一種嶄新的美麗,三年的黑暗在陽光中煙消雲散。愛再度燃起,世界是我的古老火焰。

我繼續走著,走過整塊街區之後,看到一大片綠意,樹影藍綠迷離,葉隙篩落日光。沒錯,我現在記得了,這裡確實有一座公園。

我不耐煩地等著紅燈,很想趕快穿過馬路,徜徉在蔥鬱樹蔭下。街角的路標寫著「A大道」。世界傾瀉進眼簾。

我往上望著路標後方,望見遠方模糊藍天當中的三個字母,H、E跟L。一小架飛機在天空寫著字,一圈又一圈,機尾的白煙劃過蒼穹。南邊淡淡的天幕上再多浮現兩個雪白的字母。我停下腳步,目瞪口呆。HELLO。接著天空出現一個N。我暗自喝采,明白這架飛機想寫的是:HELLO NEW YORK(哈囉,紐約)。我興高采烈,彷彿打了一場勝仗。這時E在天上浮現,我不只重新適應世界,還重拾腦力,懂得推估事態會如何發展。

我佇立等待,但不再有字出現。失望。我猜飛行員誤把字母寫得太大,過早耗掉油料了。他跟我一樣仍在受訓,油料不夠只得返回基地。

接著,我雙腿發軟,差點不支倒地。天空寫的竟然是:HELLONE。HELL ONE(地獄一號)。

我嚇得死命奔回公寓。

實在可怕的凶兆。HELL ONE,這是我人生的郵遞區號,或者也許是我人生第一章的標題,十四年前以我為主角的一部電影,呈現我在那場遊戲裡的人生,而五個星期之後,續集即將上演。地獄二號:遊戲再臨。

但我會再度走出去。明天就走。沒錯,現在我沒問題了。小小的幾步,短短的幾分鐘,卻夠我回憶起世上的種種美好,夠我重拾幾分力氣。害我痛苦的罪魁禍首只是一架快耗光油的小飛機,如此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

為了讓我能鎮定打下這些文字,我泡了一杯茶,現在差不多要喝光了。我用上兩個茶包讓味道濃郁美好,至於花費就先管它去死了。茶香撫慰了我,讓我回想起英國。雙手握住馬克杯,冬日渴望的溫暖。

我開始大笑。許多年來,我第一次放聲大笑,笑我竟然為了天空的文字倉皇逃跑。當時的我雙眼瞪大,留著鬍子,蒼白的手腳前後狂舞,這副模樣可不適合做成海報用來代言隱居生活。

等我止住狂笑之後,我發覺有幽默感是好事,是象徵我捲土重來的大好預兆。在五個星期之中,我絕對會重新找回更好的自己。我可以成功,我信心滿滿。

為了訓練自己,一定得每天踏入外頭的世界。在房門外頭既有欣喜也有惡魔。我很快便會懷抱自由樂觀的態度,重返苦樂交織而動人的美式生活。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