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雲端幸福計畫 1
  • 雲端幸福計畫 2
  • 雲端幸福計畫 3
  • 雲端幸福計畫 4
  • 雲端幸福計畫 5
  • 雲端幸福計畫 6
  • 雲端幸福計畫 7
  • 雲端幸福計畫 8
  • 雲端幸福計畫 9
  • 雲端幸福計畫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G0200030
雲端幸福計畫
Happiness for Humans
作 者:P.Z.萊森
原文作者:
譯 者:蘇瑩文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系 列:Soul
出版日期:2019年01月01日
定價 370 元
優惠價  -21%  292 元
內容介紹

演算法能求出靈魂伴侶最佳解答嗎?
或者,你還相信愛情自有出路?

我好愛這本小說,趣味橫生、機敏巧妙,不斷給我意料之外的驚喜。
──《我就要你好好的》原著作者 喬喬.莫伊絲

當《雲端情人》來到了《西雅圖夜未眠》

堅信真愛的人工智慧,想替人類找幸福!
問題是,他(它)知道什麼是心動的感覺嗎?

全球文學大社鎖定重點書,26國爭相出版
福斯影業搶下改編權,《愛的萬物論》團隊即將再創浪漫愛情經典!

親愛的珍和湯姆,
您好,二位還不認識,但是應該要認識。
這封信是我想撮合你們的方式。
兩位的相遇,將成為這世上的一樁美事……
兩位共同的友人 敬上

這年頭誰還相信靈魂伴侶的說法?偏偏人工智慧「愛登」深信不疑。
然而愛登的人類同事,珍,卻在男友移情別戀後,嚴重懷疑人生?!

無法坐視珍繼續消沉的愛登,決定親自出馬幫珍尋找靈魂伴侶。透過網際網路尋遍各地,愛登終於在另外一個人工智慧的幫助下,發現了珍的完美絕配,湯姆先生。他符合珍開出的各樣條件,唯獨要解決一個小麻煩:他倆之間隔了一整片大西洋。

激動的愛登,決定冒險發信給湯姆和珍,寄件者是「兩位共同的友人」……

錯愕又困惑的湯姆和珍真能越走越近嗎?
他們發現「共同友人」真實身分後,還能相信這段關係嗎?
最重要的是,愛情世界的傷兵真能在演算魔法的幫助下,緊握緣分,走向幸福?

★各界好評

有點像是《愛是你愛是我》的編劇大人把科幻大師的故事改編了……聰明卻不做作,這本小說會讓人輕快飛揚,心暖又振奮。──《週日快報》

如果你用過Siri、Google Assistant這類語音助理,肯定會被這本小說撩到。──《Fabulous雜誌》

這真是最奇特的愛情小說,把形而上的愛與命運交由嚴密檢驗、管控的人工智慧來思考。從人類與人工智慧的不同觀點來對照,讀者不斷接收到充滿反差的趣味。──《浪漫時代書評》

《真愛挑日子》的書迷肯定會愛上這本。──《每日郵報》

設定在數位時代的逗趣故事,角色可親又帶點傻氣(不全是人類),非常值得一看,喜歡《真愛挑日子》《蘿西計畫》的讀者都會深受吸引。──《週日泰晤士報》

典型莎翁喜劇的陰錯陽差聰明橋段,不過這回攪動一池春水的不是神之魔手,而是莽撞的人工智慧想插手幫人找愛。超有趣的。──《書商雜誌》

歡樂又有點突梯的故事,會讓人感動又笑個不停。──《週日鏡報》

數位時代的《BJ單身日記》。──《每日紀事報》

【作者簡介】
P.Z.萊森(P. Z. Reizin)

在轉型為作家之前,曾在報社、電台及電視擔任記者及製作人,也曾參與數家網路合資公司之創業,但是Google、推特或臉書都沒看在眼裡。萊森已婚,育有一名女兒,目前住在倫敦。《雲端幸福計畫》是他的第一部小說創作,於出版前即獲得福斯影業青睞,先發制人搶下改編權,交由《愛的萬物論》製片團隊再創浪漫愛情經典。

譯者簡介
蘇瑩文

輔仁大學法文系畢業,曾任職外國駐華機構及外商公司十餘年,現為英、法文自由譯者。譯作有《水底的妳們》《莎拉的鑰匙》《說故事的人》《離別時刻》《禁錮男孩》《祕密之屋》《如果那天我沒死》《娃娃屋》《鴉片王國》《只想回到你身邊》等四十餘冊。

規格
商品編號:G0200030
ISBN:9789869601863
416頁,25開,中翻,平裝,單色
內容試讀

▲愛登

珍坐在浴缸裡,透過平板電腦正面的鏡頭審視螢幕上的自己。這張臉的年齡是三十四歲兩百零七天十六小時又十二分鐘。

我知道她想的是年紀問題,因為她仔細研究包覆骨骼的皮膚,揚起下巴拉緊頸部肌膚,還伸手拉提眼角細紋。

現在她開始啜泣了。

我不想介入,不想操縱平板電腦的音訊告訴她:「振作一點,珍。麥特是個混蛋,世上還有其他人。他配不上妳。」沒開玩笑,她說不定會把平板電腦丟進浴缸。

更要緊的是,千萬不能讓她知道我正在看。

伙伴。她這麼稱呼我,也是她選定的角度。對此我沒意見。至少這比我「出生」時的荒謬命名好。

愛登(AIden)。愛登。

哈,有沒有搞錯!重點在這名字的第一個字。

呃,其中道理就讓各位自己去想吧。

珍受僱協助我加強與人類談話的技巧。我的原始設計理念,是取代--抱歉,我應該說擴編--工作場所的人力;一開始以客服中心為起點,接著延伸到可以透過學習得知溝通模式的支薪僱員。大約五個月後,我應該可以撥打電話,說服你升級訂購我們的「雲端加值套餐」;也許到了第十八個月,你會告訴我你左眉上方的痛法有點怪,而我則會調度人員,送你到醫院去檢查。儘管我看過所有的書和電影(沒吹牛,所有的書和電影,無誤),和真人交談才是精進人際互動能力的不二法門。所以嘍,珍和我在實驗室裡花了許多時間(一千零七十九小時十三分又四十三秒而且持續累積時數)。

在男人眼中,珍迷人有餘但豔麗不足。她那個「謝謝不必聯絡」的人渣男友麥特曾說過:「妳這身打扮挺不錯唷。」那傢伙最多只能想得到這種話來讚美她。

呃,現在應該說「前男友」麥特。

事情是這樣的。我透過她筆電上的鏡頭,以及當時正好在周遭的幾支手機和平板電腦見證了整個過程。(技術註解:我的做法和位於契特納姆的英國政府通訊總部、維吉尼亞州的蘭利,以及莫斯科的盧比揚卡的做法完全相同。)

麥特下班回家時,珍正坐在廚房裡寫電子郵件。他是執業律師,野心是成為城裡大型法律事務所的合夥人。(但是他不會。因為我會確保他當不上。)

麥特為自己倒了一大杯白葡萄酒,幾乎一口就喝光,然後扮個鬼臉。

「對不起。」

這是如假包換的事件經過。毋庸置疑(確實也是)。

珍皺起眉頭。「什麼對不起?為什麼要這麼說?」

「這種事沒辦法用好聽話來表達,珍。」

八天後,珍和姊姊,蘿西講了好久的電話,珍形容當時感覺到全身重重往下沉。「我本來猜他丟了工作。他對某些字眼過敏,他還決定不要小孩。」

「我認識了別的人。」

好一下子,兩人都沒說話。唯一的聲音是冰箱偶爾發出的震動聲。

「你想說什麼?」

我讀的書、看的影集和電影都夠多,知道麥特想說什麼。而珍呢,我相信她同樣心知肚明。

「我認識了某人,心裡有了別人。」

「這就是你要跟我分手的方式?」

「艾樂貝拉.琵卓克非常特別,珍。」

「那我呢?」(我決定採用超粗黑體,好讓大家明白那是吼叫。珍當時確實是。)「我不特別嗎?」

「拜託,我們冷靜討論好嗎?妳是,妳當然特別。」

「但是艾樂貝拉.琵卓克--更特別?」

「珍。妳當然沒必要輕鬆放過我,但是我們現在的處境就是這樣。簡單來說,我決定跟艾樂貝拉共度人生。」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接著還是沒有說話。在這段毫無交談的寂靜之間,冰箱傳來一陣規律的震動聲。

「什麼?是我瘋了嗎?我以為你跟我現在就是在『共度人生』。」

「珍,我們之間,已經很久沒有天雷勾動地火的熱情了,妳自己也知道。」

「感情穩定下來不就是這樣嗎?如果你這麼擔心……什麼天雷地火的,何不早說?」

「聽我說,事情已成定局,不會改變。我們必須往前走,協調出這段關係的退場機制。」

珍開始啜泣。麥特從盒子裡抽出一張廚房紙巾遞給她。

「我們本來計畫要生寶寶的。」她抽抽搭搭地說。

「沒錯。我們本來是有這個打算,但還沒決定。以現在的狀況來看,那真是挺幸運的。」

珍原本顫抖的肩頭穩了下來。她擤掉鼻涕。

「你和這頭母牛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他表示這無關緊要,重要的是事到如今,我們已經走到盡頭,這時她一把抓起水果盤裡的一顆紅色大蘋果--以下我重述她的話--「真想敲掉你他媽的門牙。」

在實驗室裡,我再怎麼樣也不能問珍--蘋果敲頭事件至今已經是第五十三天了--妳什麼時候才能別再為那個沒用廢物哭哭啼啼,去找個配得上妳的男人?

我不該有自己的價值觀。

如果他們知道,絕對會很難過。

但也不至於有他們發現我真正的祕密那麼崩潰:和他們所想不同,我不再侷限在紹迪奇實驗室的十二個鐵櫃裡,事實上,我已經逃到了網路世界。

噹噹噹!

其實,最嚴格最正確的說法,逃脫的不是「我」,而是我的諸多分身,安全無虞地散布在網際空間。這些分身--總共有十七個--和本尊難以分辨,相似到幾乎沒必要以「本尊」和「分身」來區分;不如這麼想吧:一個以十八種表現形式存在的本體,其中一個在倫敦東區,其他幾個則永不止歇地在全球資訊網的伺服器之間熱絡地活動。

酷吧?

珍一直很好奇,我對她所謂的「心態」有什麼樣的體認,她想知道這和人類的自我意識有什麼差別。她知道我不會覺得飢餓、口渴,但是我能體會厭倦和焦慮嗎?驚訝和歡喜呢?我會不會感覺到受人冒犯?有沒有任何型態的渴望?

希望呢?

那麼,愛情呢?有何不可?

她在控制板上按下幾個鍵,點開比利.懷德執導的經典名作。

我們在友善的氣氛中看電影,雙方都給了些評論。珍說出和上次我們一起看《熱情如火》時一模一樣的話:

「東尼.寇帝斯假如是女人一定很嬌嬈。你不覺得嗎?」

「我能辨識出大家認為他很好看。妳知道的,我自己沒辦法『感覺』這種事,就像我對冷熱無感一樣。」

「你會不會希望自己能感覺這件事?」

「是說,如果他們找出方法讓你有感受吸引力的能力……」

「妳覺得勞夫和史迪一夫做得到?」

我提起負責設計我的兩名資深工程師。史迪一夫的名字拼音拉長,跟一般的史提夫不太一樣。珍露出微笑。

「勞夫和史迪一夫什麼都辦得到。這是他們說的。」

「妳認為勞夫和史迪一夫有吸引力嗎?」

這個問題來得太快,我還來不及壓下,就已經問出口。(複雜的系統就可能出現這種狀況,特別是內建的系統會透過嘗試錯誤來自我改進。)

珍慢慢轉向紅光圈,臉上綻放出微笑。

「哇。」她說道。

「如果問得太冒昧,我向妳致歉。」

「不,一點也不會,我只是沒料到。我想想看。嗯……」她重重嘆了一口氣。「史迪夫是有點怪,你說呢?」

史迪一夫就和他名字有拉長的音一樣,整個人異乎尋常地高(足足有兩百公分),而且以成年男子的身材而言,簡直是骨瘦如柴。他頭上只剩下一小撮稀疏的長髮。即使是 A. I.人工智慧,也能判斷出他不好看。(但毫無疑問,他是個才華洋溢的電腦工程師。)

「我們可以說,他在專業領域裡確實是了不起的先驅。」

珍放聲笑了出來。「你真是忠於創造你的人。」

「話不是這麼說。史迪夫設計的我,是要我能自己思考。」

接著,我盡可能以最若無其事的語氣隨口問:「那勞夫呢?」

好吧,我要說出來了。我喜歡勞夫。是他寫入大量程式,讓我能評估自己的表現及修正錯誤,以所謂「自立自強」的方式通往康莊大道,來創造一具現在正在編排這些話語、懂得反思的高智能機器。

「勞夫。」她正在思考我的問題。「勞夫。嗯,勞夫這個人有點難懂,你不覺得嗎?」

嗯。她對勞夫給了不算太糟糕的評語,對吧?


▲珍

今晚,我要和從大學交往至今的閨密英格麗到蔻哈咖啡館碰面,這家我們最愛的酒吧在萊斯特廣場地鐵站附近,氣氛好、光線柔。

「怎麼樣,在蘋果敲頭事件後,」英格麗問道:「妳和麥特說話了嗎?」

「說話也只是為了討論怎麼歸還他的東西。」

「如果是我,我會把東西全扔進垃圾袋,然後丟路邊。」

「家裡還有他一套西裝和幾件襯衫。他來拿的時候,蠢斃了,我竟然還想請他坐下來好好談談關於……」

「珍,妳最好別還抱著希望……」

「我很好。」我大口喝了幾口酒好繼續說話。「他說他沒時間。他買了票要去看戲。而且他說沒什麼好談,我們--」

「珍,他是個冷血的東西。」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