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編輯筆記 > 好故事
讀得手心發汗、全球飆速銷售的《列車上的女孩》,竟是她寫作夢想的最後一搏!
讀得手心發汗、全球飆速銷售的《列車上的女孩》,竟是她寫作夢想的最後一搏!
好故事小書靈 寂寞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夏天最適合沉迷於小說,尤其是那種彷彿對手指下了咒,只能一頁頁往下翻的故事。闔上書,灌下一大杯冰水鎮定狂飆的心跳,有如運動後揮汗如雨的暢快。

2013年8月,我們得知一本新人小說《列車上的女孩》正在英國掀起「那年夏天最激烈的版權競價」,立刻循線向作者珀拉.霍金斯的文學經紀人取得書稿,評估是否將此書引進台灣。

.前所未見的「移動列車敘事」,1/2書稿就引爆文壇話題

小說從女主角每天搭乘的兩班通勤列車寫起,巧妙將車窗裡、外的陌生人兜在一起,交織出懸念強烈的情節。新書消息一出,立刻在歐美文壇掀起一陣扼腕的哀嚎:「以通勤列車作為敘事切入點?可惡,好創意被人捷足先登了!

這份稿子只有全書的1/2,原來作者還沒寫完呢。下班搭捷運的路上開始讀,一瞬間便融入了女主角瑞秋早晚通勤的節奏,也被一再翻轉的伏筆勾得心慌。捷運在每一站打開門,小編便抬頭想鎮定心神,卻發覺車窗外行色匆匆的陌生人,儼然從書中走了出來,虛構與真實的交界瞬間模糊。

日復一日,瑞秋固定搭乘早晚兩班倫敦通勤列車。但,她的目的地與一般人並不相同。

列車每天準時在同一站停靠,透過車窗外掠過的景象,她窺見了軌道旁15號住戶的生活片段。她想像那對陌生夫妻過得很幸福,還給兩人分別取了名字,在腦海中編造他們的人生。有時候,男主人的目光似乎盯著車廂裡的她……難道,在疾駛而過的瞬間,他也認出了她?  

一天早上,瑞秋從新聞頭條得知,15號女主人竟已失蹤多日。她這才想起,車窗外的景象似乎曾透露不尋常的線索。但就在當晚,警方找上了瑞秋,要為失蹤案約談她!

這是怎麼回事?只在想像中互動的陌生人、隔絕於車窗之外的事件,為何開始與她有了交集?


月台的聲響、乘客交換的眼神、尖峰時段的緊迫氛圍、窗外帶有速度感的風景,一切正如小說所描述。那是我前所未有的閱讀體驗,或許是作者的功力使然,書裡書外的世界,竟能如此同步。

列車到站後,我回家火速讀完僅有的一半書稿,意猶未盡地打開作者提供的後續情節「大綱」。這又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經驗:生平第一次捧著「大綱」讀到手心冒汗,心跳狂飆無法平息,當下感受到一股「非得簽下這本書」的迫切。


(在捷運上閱讀1/2機密書稿,為掩人耳目,使用外觀低調的 Kindle 電子書閱讀器。
快跟編輯一起搶讀,甚麼是移動列車敘事?還停不下來?)

列車上的女孩


列車上的女孩》似乎注定要乘著高速列車而來。取得這1/2書稿加大綱之後的48小時,我們決定簽下這本書,並得知美國、歐洲許多出版社也已祭出重金爭取,其中包括曾發行《龍紋身的女孩》《風之影》《哈利波特》等一流小說的出版社。

後來才知道,這份書稿之所以只有1/2,並非後半寫得不好而刻意不公開。其實另有一段不可思議的故事。


.站在夢想的谷底,她決定放手一搏

雖是「新人作家」,但珀拉.霍金斯的寫作經歷早已不新了。她當過十多年記者, 曾化名艾米.西維(Amy Silver)寫過四本女性都會小說,卻發覺自己的個性實在不適合這些浪漫情節。她曾說:「我對快樂、正常的角色絲毫不感興趣。」筆下的故事越寫越黑暗,銷售量也越來越慘,於是她決心探索自己真正想寫的主題,《列車上的女孩》成了首次以本名面對讀者的「處女作」。

列車上的女孩 列車上的女孩

她向父親借了一筆錢,開始埋首創作,靈感源自17歲起在倫敦通勤的經驗,車窗外迅速掠過的人與景,總讓她的創作腦袋浮想聯翩。小說架構早有雛形,她卻在寫到一半時近乎破產,只好懇託經紀人盡快賣出版權,好讓她拿預付版稅來救急。以一部心理懸疑小說而言,故事的轉折、結局都未能完成的狀況下就開始尋覓出版社,作者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新人,確實是極大的冒險。但珀拉說:「這本書是我寫作夢想的最後一把賭注了。要是賭輸,從此只能放棄寫小說,轉換跑道。

身為編輯,我始終相信,一個會說故事的聲音,只要堅持下去,讀者總有一天能聽見。老天果然沒有辜負珀拉的才華,《列車上的女孩》靠著1/2的書稿征服了各國小說編輯,至今已售出全球44國版權,甚至遠及蒙古與冰島,夢工廠改編電影,2016/10/7即將上映。

.持續飆速的出版旋風,史蒂芬金、瑞絲薇斯朋都讀到睡不飽

2014年夏天,《列車上的女孩》在英國的犯罪小說節發送試讀本,漸漸傳出口碑,但誰也沒想到的是,2015年1月在英國、美國同步出版後,一面倒的好評狂潮將小說在十天內送上各大排行榜總冠軍。美國一個月便緊急再版十次。這本首刷4萬冊的新人小說,出版五個月後,英文版銷量突破300萬冊,並同時登上多國書店的總冠軍,正式成為2015年震撼全球文壇的奇蹟。

列車上的女孩

英國的試讀本以車票外貌為封面)

此外,這班高速列車也帶動了熬夜讀小說的熱潮,史蒂芬金、瑞絲薇斯朋都曾是睡不飽的「受害者」。

史蒂芬金凌晨四點零五分留言:「非常厲害的懸疑小說,害我幾乎徹夜未眠,酗酒的女主角敘事口吻更是天殺的完美!

列車上的女孩



瑞絲薇斯朋清晨七點零七分留言:「珀拉.霍金斯,我不知道你是誰,但你害我看書看了一整夜沒睡!



2015年1月以來,《列車上的女孩》持續攻佔各大媒體版面:

「出版史上銷售最快的新人小說」

「連霸《紐約時報》小說榜冠軍14週,打破《達文西密碼》紀錄」

「這本書的讀者合計能塞滿11,428個紐約地鐵車廂」

「英國出版史上占據排行榜冠軍最久的小說」

「英國每18秒賣出一本、美國每6秒賣出一本的飆速之作」

「入圍亞馬遜書店2015上半年嚴選好書」

「闖入英國犯罪作家協會〈鋼匕首獎〉決選」


這些紀錄,每一天都在持續改寫中。被問及「破紀錄」的感受,作者珀拉謙虛地說,她連出版史上何時開始有排行榜都不曉得呢,況且這並不是最重要的事。

不知道在珀拉眼中,最重要的是什麼?對我們而言,最要緊的是最初那1/2書稿與故事大綱帶來的心跳加速與無法自拔,即將成為台灣讀者獨一無二的閱讀體驗。

這是一本難得的小說,書中角色與我們同樣過著平凡的生活,日復一日地乘車通勤,卻在關鍵的一刻跨出舒適圈,帶出故事的驚人轉折,牽引出接二連三的精采伏筆。它將為你打開一扇門,以全新的眼光看待車窗外早已熟悉的日常風景。

列車終於到站,你備妥車票了嗎?


 >> 下一頁 《列車上的女孩》艾蜜莉.布朗:這是我從影以來的最大挑戰!


列車上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