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話題新知 > 綜合話題
這位台灣郎會說25種語言!多語神人一年精通法文,還會印加古語,學語言的關鍵在這
這位台灣郎會說25種語言!多語神人一年精通法文,還會印加古語,學語言的關鍵在這
作者:多語神人 謝智翔(Terry)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圖為作者Terry在南美厄瓜多街頭學習印加帝國的古語──克丘亞語

「語言貌似一道高牆,阻絕了人與人間的溝通,但這道牆並不是有形的,

只要我們改變想法,把對語言的『恐懼』變成『有趣』,這道高牆就會自動消失,

語言反而變成人與人交流之間的潤滑劑。」——謝智翔(Terry)

每學一種語言,謝智翔就實驗一種學習方法。英文花了10年才精通,法文只需1年,現在的他,學會一種新語言,3〜6個月即可做到。

因為他擺脫了傳統語言教育的束縛,找到學語文的本質與精髓,他曾到德法交換學生,體驗歐洲多語桌子活動;他曾到安地斯山區牧羊駝,學習印加文明的官方語言——克丘亞語;他曾到緬甸寺廟修行,在當地生活學緬甸語;他曾到大阪背包客棧打工,與多國旅客互動,經歷日本311大地震;他還曾在墨西哥教堂參加教會活動、去阿拉伯世界冒險……

他在全世界走透透的過程中,學會把外語融入日常生活,和自己的興趣、課業或工作合一,更學會了如何與外國人交朋友、如何跨越人我之間的藩籬誠摯溝通。

他將述說一段闖蕩世界的精彩故事與語言學習歷程看不懂文法、不愛背單字也能學會外語,語言不該在課堂上,而是生活的一部分!



多語神人謝智翔也曾登上日本媒體報導。

學語言真的可以速成嗎? 出自《這位台灣郎會說25種語言:外語帶你走向一個更廣闊的世界》第三章

有一年夏天,我到德國杜賽朵夫進修德語,分級考試後被分到A2班,一星期後突然被換到B1班;再隔一星期,我轉到柏林進修德語,這次分級考試後我被分到B2班。到底這兩個星期之間發生了什麼事,讓我一下子從A2升級到B2?兩週後我回到台灣,報名參加兩個月後的一場德語TestDaf考試,總和17分,達到了C1等級。

兩個星期從A2變成B2,三個月從A2變成C1,這是速成,我當然也取巧。這個速成取巧的方法,就寫在下面。

◎一年精通法文的實驗做法

大學時我決定以交換學生身分去法國。為了去法國接受全法語的教學環境,我必須在一年之內,讓自己的法語從不會變成精通。

這是一件我從未做過的事。當時我會的四個語言都是在「不知不覺」中學會,沒有為了考試而計畫性地去學英語和日語,更沒有給自己明確目標,明定幾歲之前一定要會說台語或國語,因此我並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在一年之內學會法語。原本想去補習班上法語速成班,但沒有任何補習班提供這樣的課程,所有的法文課都必須一級一級上,上完一套初級課程就要花個一年半載,無法滿足我要去當交換學生的需求。於是,最後我還是回到自學這條路上,心想:「既然不知道有什麼速成的方法,那就把有人認為有效的方法都試試看。所有的方法都用了,總不會錯吧!」

◎不一樣的文法課

上康華倫老師的拉丁文課時,我發現老師教文法的方式與眾不同。一般語言課程都是用「按部就班」的方式進行,以英語來說,我們先學了現在式,再學過去式,接著再學未來式,再來還有現在完成和過去完成式等。康老師的課並沒有這種進度的概念,他在課程初始就把所有的文法概念一次教完,但不要我們記熟,只要抓住概念就好,之後就是不斷地閱讀拉丁文經典名著,從中練習文法概念,逐漸熟練。如此一來,我們不會受到文法程度的限制,很快就可以閱讀有趣的經典文學,不必從缺乏意義的簡單文章開始。初期固然會比較辛苦,但適應之後馬上就能閱讀各種文章,記憶中,我們沒學幾個星期之後就開始看凱薩的《高盧戰記》。

我決定套用此方式來學習法文,就去買了一本英文版的簡易法語文法書,快速掌握法語文法的主要概念,花兩個月把基礎單字和主要動詞變化記下。仿照閱讀拉丁文經典的精神,我買了很多適合自己程度的簡易法語小說,讓自己可以不用查字典仍一本接著一本讀,半年之後就能很輕鬆地閱讀法語,看懂各種報章雜誌和一般書籍。


一年內,謝智翔成功學會法語取得交換學生資格。
謝智翔在巴黎經常參加學生的國際交流活動。把語言真正融入生活。

◎聽不懂也要聽,不想寫也得寫

然而,法語並不是拉丁文,這是一個活的語言,除了要看得懂,也必須要會寫,更要會聽跟說。當時有人告訴我一個「聽不懂也要聽的」方法,簡而言之,就是在有情境的情況下,一直去聽某個語言,即使一開始聽不懂,一段時間之後就能聽懂。於是我在網路上找到了一個叫做 TV5 的法語網站,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有約十分鐘的法語新聞節目,節目有畫面也有標題,靠著這些資訊,我每天都能多少聽懂一些,半年後真的從完全聽不懂,進化到大概都聽懂的程度。除了早晚看新聞之外,我也隨時讓自己能聽到法語,用有聲書、廣播和音樂讓自己沉浸在法語世界。

最後,為了讓自己也能說和寫,我請了一位法籍華裔的家庭教師,批改我的日記並幫我練習口說。當時我日記寫得非常勤,每天至少一篇,有特別感受的話還會增加篇幅,半年內就寫了四本A4大小的日記,學會用法語表達自己。

◎一個成功的語言速成經驗

半年之後,我已習慣法語,開始把法語融入到我的日常生活中,不再「為學而學」。喜歡玩電腦遊戲的我特地去網路上尋找各種遊戲的法語版,把娛樂法語化,將學會英文的經驗複製到法語上;當時我正在大學裡修習細胞生物學和遺傳學,還特地請我的家教從法國幫我帶回法國的細胞生物學和遺傳學的教科書,當作參考資料閱讀,同時也上法國的免費線上教學網站學習生物化學。一年之後,我報名了困難的法語檢定DALF C1,幸運地通過了考試,順利取得去法國當交換學生的入場券。

這是一個成功的語言速成經驗,但我認為關鍵並不在於我用了什麼特別的方法,而是我每天徹底執行「看小說、聽新聞、寫日記」的決心和毅力。大二那年,除了吃飯、睡覺和學校的考試,我把所有時間都花在法語上,平均每週高達四十小時,還得忍受各種挫折和對抗自己的懶惰。維持每天早上和睡覺前收看法語新聞的習慣,其實很困難,很容易就敗給冬天的天氣和暑假放假的氣氛;日記寫不出東西的時候,也得為賦新詞強說愁地寫上兩頁。老實說,我並不覺得這真的是「速成」,只能說是一個成功的語言學習經驗,乍看之下我用一年的時間就精通法語,但我在一年之內花的時間,可能比一般人學兩、三年法文的總和還更多,這樣真的有比較快嗎?

◎放下速成、檢定考的迷思,自在接觸外語

我們都想很快學會語言,但學會語言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在台灣,我們說的「速成」往往是指通過某個語言檢定,例如「我六個月就通過日檢 N1」或是「三個月內從多益400分進步到900分」。如果語言的速成是指通過某種考試檢定的話,依我考過三十多次各種語言檢定的經驗,只要願意付出時間並練習考試技巧,這種「通過語言檢定的速成」是絕對可行的。


透過這種「語言檢定的速成」,我們可能可以勉強聽得懂新聞廣播、勉強看得懂報章雜誌、勉強跟人對話或談論時事,但要真的內化語言,把語言變成「自己的」,不管哪一種速成法都不可能達到。「多益滿分卻不會說英語」或「日檢N1通過卻不會說日語」,這些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事,即使檢定內容不斷推陳出新,「實際語言能力」和「考試的語言能力」仍有很大的斷層。

某次在林森北路一間日本酒吧看到一則人力仲介公司的廣告,廣告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向日商保證「本公司介紹的台灣人真的會說日語」。原來,許多日商在台經商遇到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找不到真正會日語的求職者,很多求職者號稱通過日檢或精通日文,進了公司才發現新人沒有實際使用日語的能力,只好重新找人。我有一位念日本佛教史的好朋友,也是透過某個補習班的速成法,一年之內很快地通過了舊制的日語一級檢定。他說,有準備的話,考試就不難,但要真的聽得懂日語,跟人用日語交談,卻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學會。事實上,在國外留學過,或是有深度語言使用經驗的人都知道,語言無法速成,只能日積月累慢慢培養;任何速成法都有其極限,大多只是花拳繡腿,有一時的效用但無法持久。

台灣人都很注重考試和檢定,深怕沒有證書就無法證明自己會外語。事實上,有經驗的企業主並不會太看重證書,面試時要求求職者直接用外語應答,立刻就知道外語能力了。因此,除非有具體的需要,例如取得某個等級的英檢證書就可以加薪、可以去交換學生或是方便求職等,我們無須執著於語言檢定,也不必以此去證明自己會某個語言。比起檢定考試,更重要的是我們為什麼想學語言,會用語言做什麼事;我們可以不用跟人說「我通過日檢N幾」,但可以跟人說我們會用日語做什麼事。

例如,如果有人問我日文程度如何,我會這樣回答:「我會用日文演講、簡報、談判、討論、寫評論、罵人、吵架、告白。雖然我的日語未必跟日本人一樣,但日本人講的我都聽得懂,我說的日本人也都能聽得懂。」下回,如果有人問你英語程度如何,可以不用回答「我多益多少分」,改說:「我會用英文教人做台灣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