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話題新知 > 綜合話題
當台北大巨蛋百貨vs.東京大改造奧運場,學習日本的職人精神吧!
當台北大巨蛋百貨vs.東京大改造奧運場,學習日本的職人精神吧!
作者:《日經建築》編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從籌備之初即爭議不斷的大巨蛋,在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戮力檢討遠雄的議約文件、大巨蛋的設計後,大巨蛋案罔顧公共利益,意圖在商業利益的真面目一一被揭穿。

幾十年來台灣球迷引頸期盼,就是一座能代表台灣棒球的比賽聖地。但是大巨蛋的問題不斷,一座屬於公眾的棒球場,卻混目變更設計,把精華的地段閹割給商場。連棒球主播徐展元都要質問「台北大巨蛋,到底能不能打棒球?」

柯市府為了徹底收拾大巨蛋的公安及交通爛攤子,又不得不蓋下去,也只能要求遠雄拆觀眾席,把容納人數降低,乾脆縮水成「中巨蛋」。

無論大巨蛋的前途如何,這座本該是代表台灣棒球的聖地,已經沒能帶給球迷多少期待。至於它的球場建築,是否能成為台灣立足世界的新運動地標?恐怕現在能打球,就是最卑微的祈求了。

大巨蛋作為台灣興建的第一座大型室內棒球場,應該是以國家盛事的規模籌備,讓全體國民有參與感,至少也讓球迷興奮期待它的誕生。但是大巨蛋在籌備、設計、興建的過程,卻像是蓋一間松山區里民運動中心,只要遠雄和前市府商量好就行。

這整件事情值得我們去思考,蓋大巨蛋,只是為了下雨也能看球嗎?蓋一座大型運動場,它對一座城市甚至國家的意義是什麼?難道運動場不能讓全體國民參與它的誕生,讓它也能變成所有人的驕傲?

同樣是代表國家的大型運動場,讓我們看看隔壁的東京是怎麼做的。

取得2020奧運主辦權的日本東京都,正在加速改造整座城市,這個改造計畫不是僅僅興建運動場、選手村了事,而是藉著這短短8年的時間(從2012年東京申奧成功起算),為未來50年的新東京奠定基礎建設的「東京大改造」計畫。

大改造的頭號地標,是2020東京奧運的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東京官方、建築設計師、日本國民,是如何催生與監督一座大型運動場的建設?從比稿開始的嚴謹、公開過程,可以看到一座運動場對全體國民的價值遠超過你的想像。




光是新國立競技場的建築意象,就讓眾多日本民眾興奮期待2020年的到來。這座建築對日本人而言,是完美展現日本的技術力,代表日本立足全球百年的運動殿堂。除了舉辦奧運,它也將是其他大型運動比賽的主場館,讓國內外運動迷來朝聖的景觀。

以下內容摘錄自《2020東京大改造》一書的第六章



《2020東京大改造》是日本讀者群最多的經濟商業雜誌《日經BP》編著。迎接2020奧運的到來,東京的地貌與城市風景將會出現很大的改變,《日經BP》一手報導東京正在進行的325項大規模都市更新計畫,對東京的未來將產生的變化(都市生活、區域變化、住居選擇、商業投資、建築面貌等等),附帶大地圖、照片、圖表與專訪、特稿,致力把這些改變與影響,清楚明瞭地告知讀者。

第六章:盡情享受東京奧運所帶來的樂趣(摘錄)



「這棟建築,或許會成為雄踞世界的運動殿堂100年之久。」

2012年11月15日,「新國立競技場國際設計大賽」的評審委員長安藤忠雄先生,在主辦單位「日本運動振興中心」召開的記者會上,對取得最優秀獎的扎哈.哈蒂建築設計事務所給予如此高的評價。

「興建這棟建築的技術相當困難。然而,日本擁有世界最頂尖的土木技術、建築技術,能夠管理進度、也能保證品質。興建這棟建築,將能夠展現出日本是個連技術力等在內,都具有高水準的國家。」


全場一致同意的最優秀獎

這場大賽想要募集的,是位於東京都新宿區的國立競技場之改建方案。改建後的場館預計在2019年3月完工,以趕上2019年舉辦的「世界盃橄欖球賽」。東京都的目標是取得2020年夏季奧運會的主辦權1,而這座場館的定位就是其主場館。因此「日本運動振興中心」在2012年7月,以能夠容納8萬人的全天候型體育館為條件公開募集設計提案。

最優秀獎的獎金是2000萬日圓、優等獎獎金700萬日圓、入選獎則有300萬日圓。而最優秀獎的獲獎者,也能取得負責場館設計監造資格。

在評審方面,由知名建築師安藤忠雄擔任評審委員長,組織評審委員會(照片1)。截至2012年9月25日為止,總共募集到46件作品,其中12件來自日本國內,34件來自國外。這46件作品中,共有4件日本國內作品、7件國外作品通過10月16日的初審,並於11月7日舉行最終審查。


11月15日的記者會一開始,先由該中心成立的「國立競技場將來構想專家會議」的佐藤禎一委員長發表審查結果。接著安藤忠雄上台,他先根據規模條件、各種層次的規畫、建設時程等3大課題進行說明,接著再講評審查結果。

扎哈.哈蒂的提案,因為外部構造與內部空間契合的流線型設計而獲得好評。

安藤忠雄說明:「這個提案表現出與運動呼應的強烈『躍動感』。而內部空間設計,讓場館每次舉行賽事都如同祭典一般,也展現出獨特的魅力。我們各就建築技術、材料、結構、經濟性等方面評估之後,決定給這個提案頒發最優秀獎。」他接著說:「這份提案中雖然也有不得不勇敢挑戰的技術問題,然而這是可以在藍圖設計、實地執行設計階段中克服的。」



───

來自媒體的質疑

新競技場的建設屬於國家型計畫,要化為現實必須克服各式各樣的問題。

最終審查結果公布的扎哈.哈蒂案外觀透視設計圖,與通過初審後公布的設計圖不同。在初審中公布的外觀設計圖,通道部分超出建地範圍,因此新聞媒體提出質疑:「場館的通道部分凸出於高速道路上,這樣的提案有可能實現嗎?」

日本運動振興中心的河野一郎理事長承認這部分將成為討論重點,並且在自己的看法中表明修正的可能性:「目前頂多只是提出設計構想的階段。若要實際建造,這46件作品在設計上幾乎全都必須做出一些修正。我們也與扎哈本人達成設計必須配合現實考量的協議。」

當媒體問及建築與周圍環境之間的關係時,河野理事長表示:「歷史上,內苑地區較偏向日式風格,外苑地區與之相比則較為先進。依循這個原則,並就建築物與周邊地區的協調性這點來看,很多人都認為扎哈的提案,剛好完全符合現今的時代。」



書中另包括其他十件進入最終審查的建築提案介紹,包括獲得優等獎的澳洲團隊──考克斯建築設計事務所,日本著名建築師妹島和世、伊東豐雄率領的團隊,以及日本Kenplatz網站在最終審查前做的公民民調和讀者意見調查,足見日本人對代表國家的競技場之重視,尊重以運動、建築專業優先的考量。審查結果充分讓日本國民都能參與了解整個比稿過程。公共建設計畫的透明公開,國民的期待感與支持度俱增,使得東京奧運在「新國立競技場」籌備之初,就能匯集民心與正面的關注。

節錄日本讀者對扎哈案的意見:(好評居多)

◎完工後將成為如雪梨歌劇院或新加坡金沙酒店一樣的代表性地標。能夠向全球展現日本的施工技術與建築工藝。(40多歲男性,建築設備設計、監理)

◎強烈的存在感與地標性相當出色。是一棟犀利
、具備速度感,能夠讓人聯想到運動員的建築,非常適合當作國立競技場。(30多歲男性,公司經營者)

◎不僅止於是一棟單體建築,更積極地活用周邊
現有的體育、交通設施,並與之整合,成為一座嶄新的都市據點,也將是一座能夠發送能量的「都市心臟」。將建築往這個方向引導的計畫,紮實、流暢,大膽地展現其存在,並且具有說服力。(50多歲女性,建築設計師)

◎扎哈的作品具備衝擊性與嶄新感。但是,以
一個城市旅人的視線來看會變得如何,是個問題。(60多歲男性,家具製造業的業務)



扎哈.哈蒂建築設計事務所的作品意象是「未來」與「衝擊」。日本經濟商業雜誌《日經BP》所經營的建設暨不動產綜合網站「Kenplatz」,在新國立競技場國際設計大賽最終審查前,自行以讀者為對象實施票選,結果也以扎哈.哈蒂案的人氣最高。



扎哈.哈蒂建築設計事務所的負責人扎哈.哈蒂(Zaha Hadid ),是以倫敦為據點活動的女性建築師。她在1950年生於伊拉克首都巴格達,11歲就立下成為建築師的志向。後來前往倫敦的「建築聯盟學院」(AA school)就讀,30歲時在倫敦開設事務所。

曾有人對她的評語是:「她那些無法實現的計畫,比實際建造出來的建築更有名。」其代表作包括德國「維特拉消防署」(1994年)、西班牙薩拉戈薩國際博覽會的「水之橋」(2008年)等。她的作品以活用曲線、直線、銳角交織而成的流動性動態設計而聞名於世。

扎哈.哈蒂的設計作品在獲得多次讚賞後,終於成為有建築界諾貝爾獎之稱的「普立茲克獎」第一位女性獲獎者,並在2009年於日本獲得有藝術界諾貝爾獎之稱的「高松宮殿下紀念世界文化獎」。近年的作品則是2012年設計了倫敦奧運的游泳項目比賽場館「水上運動館」。



「新國立競技場」不只是比賽場地,更是人群聚集的場所。

Q:新國立競技場不僅將成為2019年「世界盃橄欖球賽」的比賽場地,也預定成為東京爭取2020年奧運主辦權的主場館。在這樣的條件下,妳所設計出來的是什麼樣的體育館呢?

Hadid: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必須設計出一座不僅可以舉辦奧運,還能滿足各種運動賽事的體育館。如馬拉松、足球、橄欖球,以及其他活動等。
許多新的藝術與建築,都在東京這座城市中誕生,將這股活力表現出來非常重要。當然,我相信東京能夠取得奧運主辦權,但即使無法舉辦奧運,這座體育館還是必須轉變成適合新時代的建築。

我認為倫敦奧運是成功的。倫敦奧運中讓我感動的是,觀眾除了自己國家的選手之外,也為其他國家最頂尖的選手加油。在游泳館中,即使英國的選手落敗,觀眾也只消沉了1分鐘左右,接下來當美國選手菲爾普斯下水游泳後,觀眾又開始興奮起來。而在主場館中,大家也一起為牙買加的選手加油。
我們需要這樣的活動。世界上各個地方都有變故、困難、災害等。一打開電視,畫面中播放的經常都是負面新聞。然而,我認為人們需要的應該是活力,以及相信未來的力量,這對正在編織夢想的年輕世代來說更是重要。



Q:妳怎麼看新國立競技場的建地條件呢?
Hadid:我認為必須注意的是建地所在的位置。倫敦奧運的主場館位在倫敦市東部地區,離市中心有一段距離,但東京建造新場館的場所卻在市中心,與都市的能量息息相關。

Q:妳在構思場館時,似乎也希望人們即使在沒有舉辦活動的時候也能前來。

Hadid:因為有天橋、運動博物館的關係,人們可以經常造訪這座場館,並且持續使用。我希望這座場館不僅可以用來舉辦運動比賽,也能成為各種活動的場地,例如,這裡可以成為舉辦服裝秀的秀場。

Q:妳的事務所似乎在設計初始就會透過3D模型來進行評估,你的草圖是他們建模時的藍本嗎?

Hadid:有的時候是這樣沒錯。當我有原創想法的時候,就會把它畫下來。不過,一開始先畫草圖的情況也不再像從前那樣普遍了。現在只有必要的時候才會畫草圖。我們事務所累積了比從前更多的知識與經驗,因此也開始有能力先建出3D模型,之後再回到草圖思考。

「線條」是一種表現形式。然而有趣的是, 2 D 線圖(diagram)中的線條似乎逐漸失去意義。尤其是在新的體育館中,線與結構融為一體,而骨架(skeleton)結構也與景觀合而為一。

Q:妳所設計的複合式建築「北京銀河SOHO」在中國國內因為出現山寨版而鬧得沸沸揚揚。妳怎麼看待中國的「山寨文化」呢?

Hadid:他們所有的東西都會有山寨版,包括手提包、手錶等各式各樣的商品。中國雖然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國家,但同時也是一個年輕國家。他們或許甚至不會去找藉口,因為我覺得他們不懂規則,不知道什麼樣的程度是被允許的。

不過,我也不想花時間去告他們所有人。我雖然覺得這樣的行為是不正確的,但他們還處在學習正確規則的時期。我周圍的人或許會誤以為我原諒他們,其實我只是不想把自己的時間,花在與律師討論或是出庭上面而已。


從這兩段摘錄的內容,足見日本官方對奧運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的雄大目標,是要代表未來日本的世界級運動殿堂,能夠彰顯日本世界頂尖的土木技術、建築技術的新地標。比稿的過程匯集世界建築師界的菁英,由日本重量級建築師、運動界、文化界及海外建築師組的專業評審團遴選。媒體熱烈報導,讓全體國民參與這場國家盛事,凝聚人心,與有榮焉。

反觀大巨蛋雖然也凝聚了人心,卻是凝聚了國民反黑箱的決心。而大巨蛋業者的思考立場變成賺錢回本,更是高下立見。

東京大改造的例子,值得一探究竟。除了「新國立競技場」的案例,《2020東京大改造》同時記錄了因應奧運,東京各區的都更計畫與整合。

例如奧運選手村的規劃:比賽場地圍繞在選手村基地的8公里內,奧運結束後,選手村分為出售與出租住宅數千戶。築地市場因應新的都市計畫遷移。鐵路、道路、機場、港灣碼頭的強化升級,以迎接更多的旅客與貨貿。用撞球式都更計畫,改造老舊的商業區。

更重要的是,基礎建設也加速推動防災設施,因應地震與海嘯的災害對策,耐震、防洪,東京都的大改造以安心、安全為關鍵字,要讓容納3000多萬人的東京都市圈,能夠維持居住、行旅的舒適性。台北市長柯P把大巨蛋疏散人潮的安全措施列為巨蛋的第一考量點,正是一個首長,推動相關建設時最重要的思考點「安全」。


「東京大改造」不只是大巨蛋案的借鏡,即將來到的世大運,台灣六都的都市計畫,東京都是了不起的榜樣。就在離我們飛行時間只有三小時的國際大都市,已經在細密的規劃下加速變身。

《2020東京大改造》內頁








多幅工地現場照片,為知名攝影師篠山紀信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