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話題新知 > 文學小說
無限熟悉又處處驚奇的「碟形世界」
無限熟悉又處處驚奇的「碟形世界」
作者:蔡明燁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早在J. K.羅琳的《哈利波特》系列風靡全球之前,英國作家泰瑞·普萊契筆下的「碟形世界」系列便已在科幻/奇幻小說(Science Fiction and Fantasy Novel)圈裡獨領風騷;而在「碟形世界」廣為流傳之前,則又有托爾金的《魔戒》系列傲視群倫。

Science Fiction(簡稱 Sci-Fi)是十九世紀末開始在英國出版界裡快速崛起的暢銷文體,總體來說,對於科學和技術發展某種程度的想像、憧憬或批判,是科幻小說相當重要的元素,如十九世紀晚期H. G.威爾斯的小說《時間機器》與《隱形人》,到一九六○年代亞瑟·克拉克的《二○○一太空漫遊》,再到九○年代班克斯的《文化》(The Culture)系列小說等。不過打從一九二○、三○年代左右,在這個充滿幻想形式的創作空間裡,卻也逐漸衍生出了另一種不以科學為出發點,但仍饒富奇幻趣味的作品,尤其當托爾金在一九三七年以兒童為對象寫出了《魔戒前傳:哈比人歷險記》,繼之於五○年代推出《魔戒》三部曲,以融合童話及傳奇小說的敘述手法,創造出一個遍布矮人、精靈、騎士、巫師、半獸人、神仙和魔法等綺麗又詭譎、虛構又真實的中土世界(middle earth)後,奇幻冒險已經成為坊間「科幻/奇幻小說」類型中不容忽略的一環。

普萊契的「碟形世界」便是承襲了《魔戒》系列的奇幻傳統,然而誠如著名詩人艾略特(T.S. Eliot)所曾戲謔的:「二流藝術家抄襲,一流藝術家剽竊。」事實上要成為一個暢銷的藝術家或文學創作者,成功的剽竊之道談何容易?因為一方面必須讓讀者對作品感到無限親切與熟悉,但另一方面卻又必須時時出人意表、處處充滿新奇,才不會讓人以為只是炒冷飯而棄如敝屣。    


榮登「書店業績救世主」的出版傳奇

自從「碟形世界」系列中的第一部小說 The Colour of Magic 於一九八三年出版以來,普萊契先在一九八九年因該系列摘下「英國科幻小說獎」,一九九三年又以同一系列登上「科幻/奇幻小說年度作家」,二○○一年因系列中針對兒童讀者而寫的《貓鼠奇譚》受到美國青睞,榮獲卡內基勳章,二○○九年因對文學的貢獻被英國女王封為爵士。儘管後起之秀如菲力普·普曼的「黑暗元素三部曲」,以及《哈利波特》系列都有好萊塢電影帶動市場,但新書產量未曾間斷的「碟形世界」,卻持續成為當今英語文壇最受歡迎的系列小說之一,更使普萊契成為英國史上書籍失竊率最高的作家。每逢新書上市,書店店員總要加班補貨,一邊感嘆:「碟形世界又要用好幾輛卡車載來賣了!」普萊契本人也於二○一二年獲頒「伍德霍斯文學獎」,與幽默文學大師伍德霍斯(P.G. Wodehouse)並駕齊驅—「碟形世界」的偌大魅力與普萊契的寫作功力由此可見一斑。

目前碟形世界已出版了三十九本作品,其中依登場的主角與故事主軸不同,又各自發展為可獨立閱讀的子系列,如特警隊、死神、魔法學徒、女巫、安卡摩波城,以及特別針對兒童讀者而寫的蒂芬妮系列等,各角色亦會在不同的系列中擔任次要角色。整體架構看似複雜,但普萊契最為讀者所稱道的,就是從中隨便挑一本開始讀,皆可毫無障礙地享受故事。在所有子系列中,尤以「特警隊」最受書評與讀者擁戴,有「皇冠上的珍珠」之美譽,英國也正籌拍改編影集,風格設定為「奇幻版的CSI犯罪現場」。特警隊目前已出版八本作品,讀者熱度絲毫不減,二○一一年出版的最新一冊《鼻煙》(Snuff,暫譯)甫推出三天即寫下了英國書市有史以來銷售第三快的驚人紀錄。


顛覆想像力極限的驚奇設定

「碟形世界」和《魔戒》《哈利波特》等奇幻小說最大的共同點之一,在於作者以極其豐富的想像力創造出了一個完整的架空世界,當這個原本只存在於字裡行間的幻想世界竟能在讀者心中激盪出情緒的共鳴與生活經驗的感應時,這個虛擬空間便頓時蛻變成一個奇特的親密世界,彷彿透過作者親自賦予的一道道通關密語,引領讀者進入了一個嶄新的天地,而碟形世界裡的天地非同小可,是一隻超級大海龜背上由四隻大象所支撐的披薩形星球,海龜、大象,以及碟形世界裡的巫師、矮人、飛龍、王公貴族、強盜小偷和形形色色的平民百姓⋯⋯等,一起在廣漠的太空中遨遊。

碟形世界裡的主要舞台安卡.摩波城,可以說是一個顛覆傳統的世界。普萊契自承深受格林童話的影響,同時他也格外欣賞幽默及諷刺小說如伍德霍斯、夏爾珀(Tom Sharpe)等人的傑作,因此我們在碟形世界裡,確實可以看到許多童話的影子,但故事裡的人物多半男不俊、女不美,小說主角鮮為一般認定的英雄,而是名不見經傳的跑龍套角色,而這些在文學史上被忽略的人物卻總是被作者以神來之筆寫得很有分量,例如安卡.摩波城裡的特警隊本是要維護正義,卻因領導城市的貴族老大將竊盜、殺手等黑幫分子都「依法」成立公會自我管理,使特警隊淪為城市裡最無用的單位,連城市警衛中的「日巡分隊」都不爭氣地加入了城市幫派,剩下一個連隊長在內只有三名半隊員的「夜巡特警隊」在那裡苦撐!孰料當整個城市大難臨頭時,長相頗有唐吉軻德之風的酒鬼隊長威默斯,卻居然在貪生怕死的手下科隆、諾比,以及有勇無謀的半個隊員羅波協助下轉敗為勝,拯救萬民。

有趣的是,一開始當城市遇險時,城內的居民曾聒噪地討論所謂正確步驟,認為傳統的共識是城主必須把公主許配給挺身而出的勇士,不過安卡.摩波城的貴族老大未婚,當然沒有女兒,只能提供一位未嫁的姑母。所幸後來我們毋須驚動姑母,由一位高頭大馬、因嗜養龍而帶有體臭的藍姆金女士代勞,提供了童話小說所需的浪漫色彩。

諸如此類的另類顛覆簡直百無禁忌,成為碟形世界系列的重要特色,普萊契不僅經常在人名、地名和遣辭用句中一語雙關,也往往將現代世界的發明、體制巧妙地帶入中古世紀,賦予安卡.摩波城的獨特定義,例如特警隊系列中《來人啊!》的警察單位,《放馬過來》的潛水艇,其他系列如《移動圖畫》(Moving Pictures)中的電影,《真相》(The Truth)裡的調查報導,以及《賺錢》(Making Money)裡的銀行制度等,在在令人忍俊不住!而也正是這種信手拈來的詼諧筆觸,以及海闊天空與邏輯推理的虛實兼顧,使普萊契成為一個老少咸宜的作家,能夠同時吸引從九歲至九十九歲年紀不等的讀者,因此在英國歷屆各種「最受歡迎作家╲作品」的讀者調查中,普萊契和「碟形世界」總能名列前茅。


抹除真實與虛構界線的故事魔力

除了碟形世界系列,普萊契還與各領域專家合作,出版了不少相關的周邊著作,包括和插畫家合編的碟形世界指南、地圖集與人物畫冊,與廚師合著的女巫奶奶食譜,更與數學及生物學教授合出了三集《碟形世界的科學》(The Science of Discworld I, II, and III),透過書中人物對碟形世界宇宙的觀察及實驗,來解釋小說事件背後的種種科學。這些應讀者需求而誕生的周邊書籍,亦造成搶購風潮,二○一二年六月,英國書市共有十七本普萊契的新書同時上架,包括上述類型的創作、舊書的紀念新版,以及他與科幻作家史代芬.貝斯特(Stephen Baxter)合寫的 The Long Earth,然而書店店員的工作卻絲毫沒變—忙著防盜、補貨!

一個如此精心設計的奇幻天地,在真實世界裡簡直呼之欲出,碟形世界能夠刺激多種動畫、漫畫、舞台劇、電視劇和廣播劇的改編,以及桌上遊戲、電腦遊戲的產出,可謂不足為奇。事實上,從一九九七年起,已有讀者開始在網路上出版《碟形世界月刊》(Discworld Monthly),刊登各種相關的評論、報導、訪問,並邀請作者本人擔任榮譽會員;在每年召開的「碟形世界大會」(Discworld convention)上,粉絲們各自裝扮成自己心愛的人物造型齊聚一堂,普萊契也總樂於親臨現場、共襄盛舉;甚至在二○○九年間,位於英格蘭西南部薩默塞特的溫康頓(Wincanton)小鎮裡,也出現了兩條以碟形世界地名所命名的街道,由普萊契剪綵,更添碟形世界真假交錯的奇趣。

英國文壇重量級女作家A. S.拜雅特說:「我愛普萊契的小說,他是我的英雄!他史無前例地吸引更多人開始讀書,因為他述說人們想聽的故事,讀了會開懷大笑的故事,而且文筆絕佳。」英國文學教授哈里斯(John Harris)也說:「普萊契的幽默充滿智慧,對成年讀者而言,他的作品裡微妙而貼切的影射和寓意,是讓他們欲罷不能的關鍵;但對年輕一輩的讀者來說,他筆下層出不窮的離奇妙事,也自然令人愛不釋手。」—欣聞寂寞出版社隆重推出「碟形世界」中譯本,或許將是您一窺普萊契奇幻世界的契機?


(本文作者為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暨文字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