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商管/理財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 1
  • 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 2
  • 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 3
  • 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 4
  • 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 5
  • 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 6
  • 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 7
  • 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 8
  • 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 9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T0400020
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
Mindwise: How We Understand What Others Think, Believe, Feel, and Want
原文作者:
出版社:究竟出版社
系 列:心理系列
出版日期:2014年11月24日
定價 320 元
優惠價  -21%  253 元
內容介紹
芝加哥大學最有趣的心理實驗課!
世界頂尖商學院教授、最會說故事的社會心理學家,
以20年精采研究和大量有趣的科學實驗,帶你真正讀懂人心,得到行事為人的智慧!

「以為」,是這世上最曖昧可怕的一個字眼!

有過這樣的經驗嗎? 你以為對親密伴侶無所不知,結果卻發現你給的不是他要的。
你以為手邊的案子八成能順利簽約了,最後關頭卻被客戶擺了一道。
你以為兒女會衷心感謝你為他們所做的,不料他們只想離你遠遠的。
而這樣誤判人心,可能掀起小波瀾,也可能釀出滔天巨禍……

「這是我近年來讀過最精妙也最有趣的一本書!」──《蘋果橘子經濟學》作者李維特

《華爾街郵報》《泰晤士報》《衛報》重量級媒體推薦,突破心智盲點的「真心」科學大冒險!

人類天生具有「讀心術」,但許多苦難和失敗也由此而來。

根據調查,人最想要的超能力是穿越時空和讀心術。

但你其實天生就能「讀心」,了解別人的想法、感受、信念、需求,甚至知道對方知道些什麼。
這種能力讓朋友有默契、讓敵人互相寬恕、讓陌生人產生同理心,讓夫妻、同事甚至社會國家之間得以合作。
遺憾的是,這種能力也常造成誤解與不必要的衝突,導致人際關係決裂、夢想破滅……

本書為你帶來洞悉的智慧,徹底為你以為的別人,和你以為的自己,架上溝通的橋梁!

艾普利是當今最優秀也最具創意的社會心理學家,他探究了我們「讀心」能力的力量和局限。他的文筆清晰迷人,書中充滿引人入勝的人性洞見。——布隆,耶魯大學心理學教授

人生有太多苦難都是來自於誤解別人的想法,以及認定我們所愛的人必然知道(難道不該嗎!)我們內心在想些什麼。

本書由心理學界的一位閃亮新星寫成,是一本讀來充滿樂趣又深富知識性的著作,有助於你少花點時間從事毫無意義的爭論,而多將時間投注於對人有益的人際關係中。本書能夠讓你更懂人心,得到珍貴至極的智慧。——塞勒,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

誤判人心,
有時帶來的是滔天巨禍!

英國首相張伯倫在任期間,相信了希特勒在1938年保證捷克斯洛伐克能夠維持和平的說法,於是建議捷克人不必動員軍隊。

張伯倫表示:「儘管我覺得希特勒的臉上流露出冷酷無情的個性,卻在他做出承諾的時候,認為他會是一個說話可靠的人。」

他錯了。

希特勒其實騙了他,因為當時希特勒已經動員軍隊準備攻打捷克斯洛伐克,只需多爭取一點時間以確保能夠一舉徹底打垮對方。

將近70年後,美國官員學到了不能相信壞蛋。因此,儘管海珊一再聲稱自己沒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他們卻認定他一定是在說謊。

不過,那些官員再次犯了錯。

海珊說了實話,美國人卻因為誤以為他說謊而發動了戰爭……

作者簡介

尼可拉斯.艾普利    Nicholas Epley

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心理學和行為科學教授,2014年美國雜誌選為「世界最頂尖的40大年輕商學院教授」, CNN則評為「世界8大商學院明日之星教授」之一。

他曾為《紐約時報》撰稿,也在心理學眾多專業期刊發表了50篇以上的文章。人格與社會心理學協會2008年的理論創新獎得主,並且在2011年獲得美國心理學會頒發心理學傑出青年科學貢獻獎。目前居住於芝加哥。

譯者簡介
陳信宏    (本書第1~5章及序)

專職譯者,曾獲全國大專翻譯比賽文史組首獎、梁實秋文學獎及文建會文學翻譯獎等翻譯獎項,並以《好思辯的印度人》入圍第33屆金鼎獎最佳翻譯人獎。譯作包括《我愛身分地位》《宗教的慰藉》《無聊的魅力》《新聞的騷動》(以上皆由先覺出版)等。

崔宏立    (本書第6~8章及後記)

以陪小孩玩耍為業、翻譯為樂,讀書為了休息,費力只求放鬆,日日逐貓暖腳,夜夜揉麵練拳。翻譯作品有《你的身體就是最好的健身房》《第六行者的超能力》《獵殺第四行者》《醫魂:努蘭的醫學故事集》《培養樂觀的小孩:快樂教養、憂鬱bye bye!》等書。

規格
商品編號:T0400020
ISBN:9789861371931
288頁,25開,中翻,平裝
各界推薦
身為別人是什麼感覺?我們如何能夠深入別人的腦子裡?這些問題不但對西方哲學界裡最傑出的思想家形成挑戰,也令我們每個人深感著迷,因為我們都必須面對自己的家人、愛人、朋友、敵人、同事與盟友。本書帶領我們踏上一場引人入勝的生動旅程,探究科學界針對我們如何推斷(常常更是推斷不出)別人心中的想法所得到的最新發現。——平克,哈佛大學約翰斯通心理學教授,著有《人性中的善良天使》


我們為什麼經常那麼不善於理解別人的想法?艾普利是當今最優秀也最具創意的社會心理學家。在這部非凡的新書當中,他探究了我們「讀心」能力的力量和局限。艾普利的文筆清晰迷人,書中充滿引人入勝的人性洞見。——布隆,耶魯大學布魯克斯與拉根心理學教授,著有《嬰兒的是非觀》

「認識你自己」,德爾菲的神諭這麼告誡我們。本書向我們揭露了這點為什麼那麼難以做到,卻又是了解別人所不可或缺的起點。艾普利的文筆帶有科學權威、優雅魅力與深刻的人性。看過這本書之後,你將會了解南非人的「烏班圖」概念:人因為對待別人的方式而成其為人。——海德特,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著有《正直的腦袋》

人生有太多苦難都是來自於誤解別人的想法,以及認定我們所愛的人必然知道(難道不該嗎!)我們內心在想些什麼。

本書由心理學界的一位閃亮新星寫成,是一本讀來充滿樂趣又深富知識性的著作,有助於你少花點時間從事毫無意義的爭論,而多將時間投注於對人有益的人際關係中。本書能夠讓你更懂人心,得到珍貴至極的智慧。——塞勒,芝加哥大學勞夫與凱勒傑出貢獻經濟學暨行為科學教授,《推力》的共同作者

目錄

序  真正的第六感

讀懂人心真難?從一個小故事說起

你,天生就有讀心術

將心比心,可能嗎?

人之異於禽獸者

【第一部分】我們如何了解 & 錯讀人心

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對別人的心智,甚至是自己的心智,其實沒有我們自以為的那麼了解。

1 「洞悉人心」的錯覺

你想用「大腦觀測器」窺看誰的心?

我「以為」我最懂你……

2 你真的懂自己的心?

推翻你的自我認知

大腦有如一棟房屋

視而不察

我為什麼喜歡你?

「我所不知道的自己」之一:習而不察

「我所不知道的自己」之二:編造故事

我沒問題,有偏見的是你

【第二部分】誤用讀心能力

試圖解讀人心時,人會犯的錯有兩種。第一種是誤用讀心能力。該用卻不用,或是不該用而用。

3 我們有時不把人當「人」

「我是人」

距離令人看不見心智

「次等心智」效應

4 我們有時覺得萬物皆有「心」

「有」心智和「沒有心智」之間的爭論

外表上看似擁有心智的個體

捏造心智,好理解其他個體

因為情感連結而設想出來的心智

社會裡的心智:過猶不及

【第三部分】別人的心緒狀態

試圖解讀人心時常犯的第二種錯誤是「推論錯誤」。

想理解別人的心思,我們至少會採三種策略:把自己的想法投射在對方身上、利用刻板印象,或是從對方的行為來推論。這三種策略都能帶來洞見,卻也能導致可預見的錯誤。

5 你想的原來跟我不一樣……

超脫自我觀點的難題

以自我為中心的偏見:脖子問題

高估自己的重要性

身在自我中心的舞臺上

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糟

以自我為中心的偏見:鏡片問題

和我一樣

「專門知識」的濾鏡

6 你們都是那樣想!

圓圈測驗教我們的事

令人難堪的真相

資訊太少,推論太多

差異是定出來的

為什麼是這些人?

7 你的行為說明你的心?

眼不見為淨

史巴克以及刺人的岩塊

錯誤造成的後果

幫不上忙的善心人士

【第四部分】從別人眼中看世界

如何更聰明地理解他人的心?

8 精準讀心的科學

身體會說話,但說的是悄悄話

「角色取替」的限度:設身處地可能誤會更大?

「觀點取得」:直接問,別猜!

取得觀點的障礙:如何真正問清楚、聽明白

更坦率、更開放,更了解彼此

後記  聰明讀懂人心

真正的第六感

真正的發現之旅,唯一的青春之泉,並不在於走訪陌生的國度,而是擁有別人的眼睛,透過別人的目光看待宇宙。

--普魯斯特

讀懂人心真難?從一個小故事說起

2011年春,太太潔恩和我在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乘著一輛廂型車,車上的空間很小,座位坐起來也很不舒服。我們當時剛在一所法院獲判取得兩個小兄妹的合法監護權,那兩個小兄妹就是我們現在的兒子和女兒。我們先前雖然填寫了一大疊文書,還等待了好幾個月,不過最後的結果倒是很簡單。「孩子是你們的了。」法官說。

廂型車開到一道鐵絲網大門前,我們的孩子就住在門內的收養中心。車子的喇叭響了幾聲,然後等待著大門打開。我緊張得腸胃糾成一團。我緊握著潔恩的手,彷彿攀抓著懸崖邊緣一樣。孩子的生父正在大門的另一邊,等著和我們見面。

那天上午,他花了半天的時間,才從衣索比亞鄉下的一幢土屋來到法院出庭,一路上的交通工具包括自己的雙腳、鏽蝕的公車以及破舊的廂型車。他必須當面向法官證實自己因為妻子罹病去世而無力獨自扶養子女。即將成為我們家庭成員的這對兄妹嚴重營養不良,在世界衛生組織的生長曲線圖上只達百分之二,還不到最低存活標準。他們幼小的人生深受赤貧造成的狀況折磨。

車子停下來之後,我的腦筋一直轉個不停。他會怎麼看待我們?他看到我們會覺得開心還是難過?他是自己想見我們,還是被迫的?他內心的情緒是悔恨還是寬慰、充滿了痛苦還是希望,或者是混雜了以上這種種的感受?他是不是對我們隱瞞了這對兄妹的某些可怕祕密?決定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到孤兒院去,把他們交給別人撫養,是什麼樣的感覺?

潔恩和我已經有了兩個我們親生的孩子,當時分別為五歲和十歲。我知道身為父親是怎麼一回事。我體驗過搖著孩子睡覺的感覺、聽過他們初次說出的「我愛你」、曾為他們在少棒隊上打出的全壘打深感自豪,也確信自己會為了救他們而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但我沒有經歷過那種迫使我必須牽著孩子的手,將他們帶到孤兒院去,把他們送給別人的絕望處境。我深深想要了解、想要知道、想要從這個人的眼中觀看這個世界,以便有一天能夠向孩子解釋他們的遭遇,可是他的心思對我而言卻全然是一團謎,我完全不曉得身在他的處境是什麼感覺。

下車走進收養中心的辦公室之後,我們看到兩名男子滿臉焦慮地坐在老舊的椅子上,他們身穿沾了泥土的T恤與破舊的牛仔褲,外面套著尺寸過大的西裝外套。其中一人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淚水隨即從他的眼眶湧了出來。這個外貌強悍的農夫竟然就這麼哭了起來,令我不禁大感意外。他站起身,走了過來,然後伸出雙臂抱住了我。在接下來的幾分鐘裡,我們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緊緊抱著對方,兩人都淚流不已。那個擁抱,感覺像是我這輩子最久的一次,他一直不肯放手。

那個擁抱背後蘊含了一輩子的資訊,蘊含了他對那兩個孩子的過去所擁有的了解,以及他對他們的未來所懷有的希望,蘊含了他對當下這件事情的認知以及他內心最深刻的感受。那個擁抱蘊含了我滿心想要了解的心智。我雖然把那個人緊緊抱在懷裡,卻永遠搆不著他的心思。

那天上午我體驗到這一點:要透過別人的眼光看世界、要真正了解別人的心思,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

我在那一刻所體會到的深切感受,正代表了我過去二十年來從事心理學研究所學到的一項科學教訓:我們人生中出現的每一個人,都幾乎同樣難以理解,不論是我們的同事、鄰居、朋友還是家人。即便是你的配偶,也比你猜想的還要神祕得多⋯⋯

你,天生就有讀心術

人類大腦最傑出的能力,就在於能「想像別人的心思」,理解別人。

本書要告訴你,科學研究在這方面所揭露的事實:大腦的這項能力如何運作、這種能力如何犯下導致誤解與衝突的錯誤,以及我們該如何以更明智的態度面對別人的心。

書中會探討「讀心術」,但不是一般人聯想到的那種。不是可以讓你在派對上令朋友大吃一驚的神奇戲法,也不是心電感應、超感視覺,或其他各種能夠與人建立心靈連結的超感官能力。

我要談的,是你每天都會憑直覺反覆運用的讀心術,也就是你對別人腦子裡有什麼想法、心裡有什麼感受、想要什麼或是打算做些什麼,所進行的推測。這種讀心術,能夠讓你建立以及維繫為人生賦予珍貴價值的親密關係,讓你在別人眼中維持你想要的形象、與別人從事有效的團隊合作、與競爭對手鬥智取勝。這種讀心術是所有社會互動的基礎,建構了種種假設的網絡,而使得大型社會能夠有效運作。我把這種讀心術稱為「真正的第六感」。

如同其他各種感官,這種第六感也不免有其極限。以我與我們孩子的生父會面那一刻為例,別人的人生經歷一旦與我們自己差異過大、他們的文化背景一旦太過陌生,或是我們對他們的過往一無所知,這時第六感顯然就無法發揮作用。不過,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這種令人自知有所不足的經驗卻極少出現。比較常見的情形是,我們推測別人心思的能力運作得非常迅速又極其自然,以致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這種行為,甚至也沒有想到,該反思自己對別人心智的猜測有可能是錯誤的。

你的第六感幾乎隨時都積極運作著,從早到晚。

你一早起床,就會穿上自己認為能讓別人對你產生良好印象的服裝;夜裡上床之後,也還是不免想著,別人是不是覺得你頭腦聰明、值得信賴,或者別人是不是真的喜愛你。在職場上,你輕易即可看出下屬對於工作毫無頭緒,卻又深信上司必然認為你聰穎過人。你接到同事請病假的電話,便直覺認定對方撒謊,但客戶聲稱他們對你的作品深感滿意,你卻又滿心認定他們的稱讚必然是發自肺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你看見街角那個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一時之間感受到赤足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是多麼令人羞辱的事情,於是忍不住丟了些零錢給他。

以上這一切完全沒有任何神奇奧妙之處。每天,我們都不斷推測著別人的想法、信念、感受與需求,並且依此引導自己的日常生活。這就是你真正的第六感。你擁有讀心術的能力。

原因很容易理解。你我都是地球上這個社會性程度最高的物種的一員,沒有一個人能夠獨自存活。和諧相處以及爭強鬥勝都需要與別人互相協調,不論是與朋友、配偶、隊友或同事合作,還是與敵人或對手競爭。她真的愛我嗎?他說的是真話嗎?我要怎麼讓部屬開心?我的孩子、朋友、顧客或競爭對手究竟想要什麼?知道別人的心思是取得社會成功的必要元素,因為這種能力可以讓你在別人開口之前先預期對方即將說的話,在別人做出選擇之前就知道他們想要什麼,並且在對手採取行動之前就先預測他的下一步。

在最好的情況下,這種讀心術可以創造出事事皆協調順利的美妙成果。名廚安東尼.波登描述自己和副主廚之間的默契時,就曾經提過這麼一個例子:「在我們一起合作的那段美好時光裡⋯⋯我只要對史蒂芬瞥一眼、挑個眉,或者以下巴做個細微的小動作,我所需要的東西—不論我當時需要的東西是什麼—就會立刻完成。」

社會共識有明顯可見的效益,因此你、我以及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對於判讀別人的心思習以為常,這種第六感的運作幾乎無聲無息。大哲學家傑瑞.福多指出:「共識心理的運作極為順暢,讓人絲毫不察。」只有偶爾在第六感超出其限制,或事實證明有誤時,我們才會重新注意到這種心智運作的存在。

將心比心,可能嗎?

本書的目標,在於把焦點集中於我心目中認定的大腦最傑出的能力,並且將這種能力付諸科學檢驗。

如同世界各地研究型大學裡的那些心理學家,我也藉著科學方法的基本原則,試圖理解你種種想法、行為與感受背後的原因。說得更精確一點,我做的是「檢驗第六感」的實驗,以便了解你如何推論別人的思緒、動機、態度、信念與情感,並且確認你的推論究竟有多麼準確。

這是大腦最傑出的一種能力,讓人達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項目標:與別人建立起深刻而坦誠的連結。讀心術的能力讓你能夠與自己應該信任的對象合作,同時也迴避那些你不該信任的對象。讓你得知自己在別人心目中的形象,有助於確保別人將你視為一個能幹、可靠而且值得親近的人。在最好的情況下,判讀別人心智的能力可讓朋友擁有默契、讓敵人互相寬恕、讓陌生人產生同理心,並且讓國家、夫妻與同事之間能夠互相合作。沒有這種能力,就不可能會有分工合作的社會。

不過,即便是我們最傑出的能力,也可能一點都不完美。就像大多數人的視力雖然都堪用,卻必須戴上矯正鏡片才能真正看得清楚,因此我們推測人心的能力雖然造就某種還算準確的社會感,卻也很容易陷入整體性的錯誤。

在我過去二十年來所做的實驗,和其他科學家的大量實驗中,都顯示我們的第六感雖然在許多方面運作得相當良好,卻遠遠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優秀。在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極為巨大的情況下—例如我在衣索比亞的那次經歷—我們雖然很容易體認到自己的局限,但我們對自己的家人、朋友、鄰居、同事、競爭對手以及本國同胞的心智所擁有的理解,也可能遠遠沒有我們自以為的那麼多。我將在第一章探討這一點。

實際上,即便是對你自認為最了解的心智—也就是你自己的心—你也不免存在著許多盲點。第二章將會探討我們表面上對自己能夠以及無法獲得的理解。無法精確判讀任何人的心思,這點當然不表示我們永遠不會有判讀正確的時候,但判讀失誤之所以特別值得關注,是因為這些錯誤正是在人際關係、職業生涯與日常生活中造成障礙的一大因素,導致許多沒有必要的衝突與誤解。一旦判斷錯誤,可能對社會重大問題提出無效的解決方案,也可能使國家發動沒有必要的戰爭,帶來最悲慘的後果。

所幸我們還是可望改善這種狀況。我們在試圖理解別人的過程中所犯的錯誤是可以預測的,所以也就能夠予以矯正。我們犯的錯誤源自兩個最基本的問題,而這兩個問題也正是所有社會互動的基礎。第一個問題是:對方「有沒有」心智?第二:對方的心智處於什麼狀態?

我們在第一個問題中可能犯的錯誤,就是在應該發揮讀心能力的時候沒有這麼做,以致未能將對方的心智納入考慮,從而將對方看成沒有思想的畜牲或物體。「抹殺人性」的現象就是這種錯誤的產物。不過,我們也可能在不該發揮讀心能力的時候反倒發揮了這種能力,為實際上沒有心智的事物賦予虛幻的心智。「擬人化」就是這種錯誤造成的結果。這兩項議題分別探討於第三與第四章。

我們一旦試圖判讀別人的心思,即可能在第二個問題上犯錯,誤解別人的想法、信念、態度或情緒,誤判別人的心智狀態。我們經常過度以自我為中心、過度仰賴刻板印象,並有一種過度簡化的假設,認定別人的心思必然與行為相符。這些將於第五、六、七這三章探討。以上的誤判、誤解,後果就是使我們認為別人的心智比實際上簡單。很明顯地,知道這些錯誤可幫助你加以避免。不過,避免判斷失誤的最佳方法,也許是徹底轉而仰賴另一種知覺。我將在第八章說明這一點。

驗光師能說明眼睛如何讓你看見物質世界,因此也懂得如何修補有礙視力的機能失常現象。身為心理學家,我的目標是向你說明你的大腦如何創造出一種第六感,讓你能夠「看見別人的心」。也許更重要的是,向你說明大腦當中預料得到的機能失常,讓你知道哪些機能失常就是造成判讀別人的心思失準的原因。我的目標在於改善你的心理視力。

人之異於禽獸者

在我們細究第六感的缺陷之前,應該先好好讚嘆這種能力。畢竟,人心是一種完全無形的東西。信念沒有可見的形狀,態度沒有嗅聞得到的氣味,感受也沒有觸摸得到的實體。你不會在人行道上遇到意圖從你身旁經過,也秤不出需求的重量。如同電子顯微鏡出現之前無法以肉眼看見原子,人心也只能受到推測,而無法予以觀察,心智只是一種「理論」,好讓每個人用來解釋自己以及他人的行為。

假設你的朋友選了蘋果而不是柳丁,這個選擇的真正肇因,其實涉及一連串無可理解的電脈衝、神經傳導物質以及樹突連結。沒有人會以這些實際上的神經肇因說明別人的行為,因為直覺為我們提供了一種簡單得多的解釋:亦即「你的朋友想要一顆蘋果」。

嚴格說起來,你看見你朋友的「想要」,和你看見那顆蘋果,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你其實是假設了朋友心中存在著這種「想要」,而這個假設是基於這個理論:選擇是由觀察不到的偏好促成的。如同所有良好的假說,我們對人心的這種直覺性的理論,不但能夠解釋行為,也能預測行為,因此儘管其核心原理只是純粹的假設,還是具有非常實際的效用。

判讀人心的「理論」確實巧妙。數千年來人類據此相互解釋彼此的心思,完全不必去管神經元如何傳導,是因為這種判讀的實用價值極高。態度、信念、意圖與偏好等心理概念,都與大腦中實際上的運作緊密相關,因此判讀人心的理論可用以預測實際行為。態度保守的人通常會投票給保守派的政治人物;懷有自私意圖的人,通常會比懷有慷慨意圖的人來得小氣;說自己厭惡你的人,也比其他人更有可能傷害你。我們不需具備神經科學的知識也懂得這一切。

實際上,正是這種推論人心的能力,才讓人類成為有獨特智力的物種。

生活在大群體中,如果想要與別人和諧相處或爭強鬥勝,就必須能夠了解人心—別人的想法、信念、情緒和需求。這種腦力需要由實際上的腦細胞促成,所以大腦皮質的面積大小—也就是大腦中推論人心的那個部分—與個人身處的社會群體規模大小直接相關。社會群體的規模越大,你就需要越大的大腦皮質面積(相較於腦部的整體大小而言),才能有效因應這種群體中的生活。猴子一旦與較大的社會群體關在一起,其大腦皮質實際上會長大,想必是為了因應更高的神經需求。人類所處的社會群體是所有靈長類動物當中最大的,這正是為什麼你的帽子比黑猩猩的帽子大了三倍。

人類的社會優勢,在人生早期階段就會出現。在一項較大規模的實驗裡,研究人員比較了一百零五個兩歲幼兒與一百零六頭成年黑猩猩的智能,測驗中使用了實際物體與社會性對象。使用實物的測驗,包括確認實驗對象能否在食物受到隱藏或移動之後找出食物的所在處、能否運用正確的工具取得位於臂長範圍外的食物,以及能否藉著聲音找到隱藏的獎賞(例如食物在杯子裡滾動的聲音)。在使用社會性對象的測驗裡,則是涉及了另一個心智。這類社會性測驗,包括確認實驗對象能否在觀看實驗人員解決一道問題之後依樣正確解決該道問題、能否藉著實驗人員的目光找出食物的所在處(要做到這一點,實驗對象必須懂得別人的目光投注之處代表了那個人內心的想法),以及能否在觀看一個人嘗試打開罐子而未能成功之後,藉此判斷那個罐子裡裝有食物。

這些測驗得到的結果不但清楚明白,而且意義深遠。在實物測驗當中,幼兒與黑猩猩的表現不相上下:雙方都正確解決了百分之六十八的問題。不過,在涉及其他心智的社會性測驗當中,幼兒即以百分之七十四的正確率大勝黑猩猩的百分之三十六。人類之所以能夠征服地球,是因為我們擁有理解人心的能力,而不是因為我們的對生拇指或善用工具。

這種能力是所有合作性社會生活的基礎。所以社會敏感度較高的人才會擁有比較堅實的友誼、比較美滿的婚姻,在人生中也過得比較快樂。在職場上,領導者若是察覺得出自己的指示是否受到理解,在領導上的表現就會比較出色。主管一旦察覺得出部屬想要什麼、需要什麼,就能夠善加激勵他們。推銷員如果能夠知道顧客想要什麼,並且藉此調整推銷策略,即可成交更多業績。我們大多數人得以避免爭吵或出醜,就是因為在相當程度上能夠察覺別人的想法與感受,並且因此善加經營人際關係。了解別人的能力,是你在人生中能夠優遊自得的一大原因!

*  *  *

所以,幫你的大腦一把吧!在這個存在著七十億人口的世界上,由於你的幸福與經濟成就都深深取決於你和別人的關係,因此很難想到還有比了解別人更有用的能力。更妙的是,你的大腦天生就具有從事這項任務的齊全裝備。

經過這番自我肯定之後,接著就該用比較仔細的目光進行檢視了。你的第六感雖然令人讚嘆又深具用處,但擁有一項能力和善用這項能力,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一旦受到科學檢驗,就會發現我們對別人的理解遠遠沒有自以為的那麼明智。誤判人心並不表示我們是社會白痴,也不表示絕對不可能達到安東尼.波登與副主廚之間的那種人際默契。相反的,我們犯的錯誤只是告訴我們,想成為社交能手,需要練習、努力,以及若干思慮周詳的策略。

要改善自己對別人的了解,關鍵在於確認你的能力在哪些方面有所欠缺,才能努力加以補救。我將會仔細說明我們普遍常見的缺陷,但可別因為這樣的深入探究而忘卻你所擁有的驚人能力,或者因此誤以為自己不可能有所改善。馬瑞斯特輿論研究所曾對一千零二十名美國民眾進行調查,詢問他們最希望擁有什麼超能力,結果「讀心術」與「穿越時空」並列第一。(調查結果詳見)諷刺的是,不同於穿越時空,讀心術是一種你原本就已擁有的超能力。而且,你也可以藉著更明智的運用方式,讓這項能力變得更強。

不過,在我們談論如何強化讀心能力之前,我必須先在下一章裡讓你更加明確了解人類大腦的缺陷。有時候,我們認為自己對別人的了解,與我們實際上的了解程度之間的落差,可能大得令人震驚。

內容試讀
人心無法觀察測量。

你看不見「信念」,聞不到「態度」,摸不著「感受」,
不會在人行道上遇到「意圖」從身旁經過,也秤不出「需求」的重量。

你察覺朋友「想要」一顆蘋果,和你看見那顆蘋果完全是兩回事。

「洞悉人心」的錯覺

判讀別人的心智雖然不容易,但在日常生活中卻不是太大的問題,原因是大腦對於最熟悉的對象知覺最為敏銳,例如我們最親近的朋友、親戚、同事與配偶。結婚多年的夫妻有時候會說他們對彼此極為了解,甚至能在對方還沒說之前就把話接下去說完。你也許會認為,真正了解一個人能夠讓你和對方心志如一,所以兩人就算一句話也沒說,還是能夠知道彼此心中的想法。朋友、同事與愛人之間,無疑認為自己對彼此內心的了解勝過陌生人。這樣的自信是否禁得起檢驗?我們對朋友與愛人,真的有自己認為的那麼了解嗎?

再一次,答案又是否定的。不過,這個答案必須分成兩部分來看。第一個部分是,相較於陌生人,你讀出好友與愛人心思的精準度確實較高,但差別其實沒那麼大。心智判讀準確度的開創性研究者威廉.伊克斯指出,他在實驗中錄影,事後要求實驗對象報告自己每一刻的想法與感受,結果發現「陌生人判讀彼此心思的準確率平均為20%」,而好友與夫妻「準確率提高到35%」。所以,你確實會比陌生人更了解自己的配偶或好友的喜好,但其間的差異可能小得令你吃驚。至於這個答案的第二個部分,則是你對於熟識的好友或愛人的心思所懷有的自信,遠遠超出你實際上擁有的能力。熟識一個人,包括在長達一輩子的婚姻生活裡,會讓人產生一種自以為了解對方的錯覺,而且這種錯覺遠遠超越你實際上對他們的了解。

要看出這兩種結果,你可以想像和愛人共同參與一場有如《新婚夫妻大挑戰》那種節目的實驗。你們兩人分別坐在不同的房間裡,實驗人員向你告知你的愛人絕對不會看到你的答案,然後向你提出一長串有關你自己的問題。其中有些問題涉及自我價值,要求你針對若干陳述指出你有多麼同意或者不同意,例如:「我往往會貶低自己」或「我對自己很滿意」。另外有些問題則是要評估自己的能力與特質:你認為自己的智力、體能、社交技巧等能力與別人相比孰優孰劣。最後還有一些問題與偏好有關,尤其是你對24種不同活動的喜好或厭惡程度(例如打牌、游泳、拜訪朋友以及洗衣服)。在另一個房間裡,你的愛人則要預測你會怎麼回答這些問題,並且指出自己對於每項預測的準確度懷有多少自信--從0%到100%。

實驗過程中,情侶實際做了這樣的測驗。然後,實驗人員再把結果列製成表,看看這些情侶有多麼了解對方,同時又自認為有多麼了解對方。

首先談好消息。情侶預測彼此想法的準確度高於隨機猜測。這些情侶的交往時間最高達六年,所以這樣的結果並不令人意外。舉例而言,自我價值問題所使用的量表共有從一到五的五個等級,其中「一」代表非常不同意,「五」則是代表非常同意。由於只有五個選項,因此隨機猜測的正確度會是20%(因為猜對每一個問題的機率為五分之一)。情侶之間的預測準確度遠高於這個水準,他們對於伴侶的自我價值感所提出的預測,正確度達44%。這是相當不錯的結果。如果你是棒球選手,這樣的結果相當於擊出二壘打。

接下來是不太好的消息。情侶實際上了解對方的程度,與他們認為自己了解對方的程度,這兩者之間的落差,比他們的預測準確度與隨機猜測準確度之間的差別還要大。別忘了,實驗參與者對愛侶自我價值感的預測,每十次之中正確次數只比四次略多一點(平均正確率為44%)。然而,他們卻認為自己十次當中能夠猜對八次(自認正確率平均達82%)。從下圖可以看得出來,其他問題也同樣存在著二比一或甚至更高的過度自信率。心智判讀的真正問題,在於這張圖裡的白色長條與灰色長條之間的落差。這些情侶雖然擊出了二壘安打,卻自認為擊出了全壘打。

更令人驚訝的是,這種過度自信的程度,與兩人交往的時間成正比。情侶的交往時間越長,越認為自己了解對方。實際上,在這項研究裡,情侶的交往時間與正確率「完全不相關」。交往時間越長並不會讓情侶能更準確預測對方的想法,只是讓他們懷有自認為更了解對方的錯覺而已。

你真的懂自己的心?

一位名叫拉皮爾的史丹福大學社會學家,在一輛行駛了將近一萬英里的老舊旅行車裡展開了一場科學之旅,目的在於探究你對自己的心思有多麼了解。

這場旅程的靈感,來自於拉皮爾的一趟旅行經驗:他曾與一對年輕的亞裔夫妻共同走訪一座「以歧視東方人的偏狹心態聞名」的小鎮。說來可嘆,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那段時期,這種態度在美國大部分地區都相當普遍。於是,在心懷忐忑的情況下,拉皮爾帶著那對夫妻前往鎮上最頂級的旅館投宿。令他意外的是,他們竟然沒有遭遇任何阻撓。他寫道,旅館的接待人員「毫不遲疑地接受了我們的投宿」。那個接待人員顯然沒有那座小鎮的名聲所顯示的那麼心態偏狹。

不到兩個月後,拉皮爾恰巧又來到了同一座小鎮。在一時興起之下,他打電話到同一家旅館,向接待人員說,他在不久的未來可能會和一位「非常重要的華人紳士」共同到鎮上來,因此想要知道這家旅館是否願意讓他們投宿。這一次,那個接待人員同樣毫不遲疑,卻是斷然拒絕了他的要求。

這種前後不一的表現引起了拉皮爾的好奇:懷有種族歧視思想的人,是不是有可能在行為表現上讓人看不出其內心的歧視態度?人是不是有可能不曉得自己的心思?

拉皮爾無法藉單一的例子回答這個問題。不過,他猜想自己若是能夠以同樣的問題詢問數以百計的旅館接待人員--他後來總共問251人--應該能夠從中獲得一些重要發現。於是,在往後兩年間,拉皮爾找了他那兩位華裔朋友,展開一場橫越美國的壯闊公路旅行,向184家餐廳與67家旅館尋求服務。

在這項實驗當中,拉皮爾安排他的友人在不同地方換穿不同的服裝,而且他有時候雖然自己出面,但只要情況允許就讓那對夫妻與店家接洽。他仔細記錄了他們交涉對象的反應。拉皮爾的友人想必對這場旅程感到一頭霧水,因為拉皮爾從頭到尾都沒有讓他們知道他們其實參與了一項實驗—這是「為了他們的感受著想」,但同時也是為了避免他們影響實驗的結果。

說到這裡,在251次的嘗試當中,你認為他們有幾次遭到店家拒絕提供服務?

在你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你應該要知道,拉皮爾一行人走訪的地點都是對東方人敵意很高的區域。在造訪每一個地點的六個月後,他就寄一封信到他們去過的那些地方,詢問對方:「你們是否願意接待華人顧客?」幾乎每個回信的人都提出了否定的答案:91%的旅館和92%的餐廳都表示他們拒絕接待華人顧客。由此可見,美國人的偏狹態度確實名不虛傳。

再問一次,你認為那對亞裔夫妻實際上遭拒的次數有多少?所有嘗試次數當中的90%?還是92%?

錯了。答案其實天差地遠。拉皮爾和他的那對夫妻朋友只有一次遭到拒絕提供服務,「在一座頗為簡陋的汽車營地,當時我們開著一輛非常破舊的車子進去」。只有一次!這項實驗接洽的對象有90%以上都認為他們會表現出偏狹的行為,實際上做出這種行為的人數,卻不到1%的一半。

類似的科學演示還有很多。心理學史上最著名的一系列實驗,就是米爾格倫針對服從權威的行為所做的研究。我們大多數人都認為自己是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善良人士,所以如果有人在一項實驗裡,要求我們對另一個人施加強度足以致命的電擊,大多數人都認定自己一定會果斷拒絕。米爾格倫針對不同群體的成員進行調查,確實沒有人認為自己會願意對別人施加電壓超過300伏特的電擊,大多數人更認為,自己會早在電壓達到300伏特之前就先停手。儘管如此,米爾格倫真正在實驗裡要求實驗對象這麼做的時候,卻發現所有實驗對象都願意對別人施加300伏特的電擊,而且整整有62.6%的實驗對象,更在受到告知的情況下,按下了會施放450伏特電力的開關,遠遠超出足以致命的限度。

我們有時不把人當「人」

歷史上有一場你可能從來沒聽說過的驚人訴訟案。

1879年5月2日,龐卡族的印地安酋長「站熊」(Standing Bear),被迫在內布拉斯加州的法院裡,起身對滿座的旁聽群眾發言。當時爭訟的重點,是某個許多人看不見的心智是否存在。

酋長「站熊」來到法院的旅程充滿了煎熬。美國政府在先前幾年,決定將752名龐卡族美洲原住民,強制遷離他們居住在奈厄布拉勒河沿岸的肥沃土地,而將他們重新安置到荒蕪的印地安人保留區,位於今天的奧克拉荷馬州北部。「站熊」放棄自己擁有的一切,集結了他的部族,徒步展開一場長達六百英里的「淚之旅路」。

這場徒步旅程如果沒有要了他們的命(「站熊」的女兒就喪生於這場旅途上),那麼乾燥的印地安人保留區同樣會讓他們活不下去。由於他們所剩的糧食少得可憐,又只有滿是焦乾石礫的土地能夠耕種,龐卡族在第一年就失去了將近三分之一的族人,其中包括「站熊」的兒子。在兒子臨死之際,「站熊」誓言將他的遺骨運回部族的墓園,因為他們的宗教信仰認為,族人必須埋葬在部族的墓園裡,死後才能與祖先同在。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站熊」決定返回他們原本的家園。

他把兒子的骨骸裝在袋子裡,抱在胸前,而在另外27人的陪伴下於深冬時節展開歸鄉之旅。行至中途,這場旅程的消息,在他們接近奧馬哈族印地安人保留區之時傳了出去。奧馬哈族人張臂歡迎他們,但政府官員卻將他們逮捕,克魯克將軍奉命將遭到包圍的龐卡族人送回印地安人保留區。

克魯克深感不忍。「在我處置印地安人的經驗裡,已經有好幾次在華府的命令下,做出了最不人道的事情。可是現在我又奉命得做一件比以前更加殘忍的事。」克魯克為人正直,違背直接命令對他而言簡直比登天還難,於是他採取拖延的做法,鼓勵奧馬哈市的一名報社編輯,找來律師代表「站熊」,控告身為美國政府代表的克魯克將軍自己。訴訟爭論點是什麼呢?要求美國政府承認「站熊」是「人」。

這場官司打了幾天的時間,政府律師試圖把龐卡族描繪成野蠻人,比較像是沒有思考能力的動物或沒有感受力的物品,而不是擁有理性和情感的人。畢竟,當初政府官員就是把龐卡族人視為不具心智的生物,所以才會把他們當成法律下的資產,而不把他們當人看待。這種觀點從政府律師一開頭所提出的問題即明顯可見:他問「站熊」這趟旅程帶領了多少人隨行。「我只是想知道他會不會算數。」那名律師解釋道。

經過幾天的證人詰問之後,審判接近了尾聲。主審法官丹迪知道「站熊」想要依照龐卡族的習俗親自發言,但美國的法律體系不允許在審判終結之際進行直接陳述。丹迪法官決定尊重美洲原住民的習俗,而不惜違反法律慣例。於是,他將法警招到審判臺前,悄聲宣布休庭,藉此暗中終止正式訴訟程序,然後允許「站熊」起身對法庭發言。

所以,最後就是這樣。在晚上十點左右,在漫長的一天結束之際,「站熊」站了起來。不識字、不曾受過教育,也沒有時間準備講稿的他,就這麼靜靜站著,環顧著法院裡的人。過了一分鐘後,他終於開口說道:「我看到現場有很多人,我想其中有很多都是我的朋友。」接著,他試圖呈現自己不只是個沒有頭腦的野蠻人。他說明了自己的部族在印地安人保留區遭遇的困境,提到他從來沒有傷害過一個白人,並且敘述自己多年來曾經在家中收留過不少美國士兵,照顧他們從傷病中恢復健康。接著,他說出了一段令人震驚的話,幾乎可說是莎士比亞的《威尼斯商人》裡主角夏洛克那段著名獨白的翻版。「站熊」舉起一隻手,說:「這隻手的膚色和你們不一樣,可是刺下去會痛,就像你們刺自己的手也會痛。我的手刺傷之後流出的血,和你們的血是一樣的顏色。我是人。」

「站熊」是人。他的智力足以領導族人,在深冬時節踏上一趟長達六百英里的旅程;他心中的愛讓他把兒子的骨骸掛到脖子上,以實現承諾。儘管如此,他卻必須向一群來自遠地的人懇求同情,因為那群人幾乎完全看不見他的心智,而是將他視為一件沒有頭腦的資產。由於那群人對眼前這個具有知覺能力的心智視而不見,「站熊」只好被迫將自己的心智展現出來。

「站熊」的官司是個極端案例,展現了第六感常犯的一種錯誤。就像閉上眼睛,然後說自己面前什麼也沒有,如果不去運用推論人心的能力,不只會導致我們對別人漠不關心,更可能因此把對方當作根本沒有心智。

大多數的極端案例都涉及某種仇恨或偏見,而拉開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納粹以數百年來的反猶太刻板印象,將猶太人說成喪盡天良的鼠輩、掠食無厭的肥豬。盧安達的胡圖人屠殺數十萬圖西人之前,也是把他們描繪成無腦蟑螂。這類極端案例中,如果出現例外人士,通常是遭歧者曾親身遇見過的人。克魯克將軍在辦公室裡與「站熊」及族人面談,他們當面向他吐露煎熬和苦難、希望和夢想、信念和回憶。他不認為龐卡族人是沒有頭腦的野蠻人,所以主動策畫了那場以自己為被告的官司。從這些例子,我們開始懂得人需要什麼樣的條件,才能夠認知到別人也同樣擁有完全的人類心智,以及如果未能認知到這一點會導致什麼後果。

身體會說話,但說的是悄悄話

我們的身體究竟透露出多少內心思想?當然,沒人想用自己的身體溝通複雜的思想,像是光憑手語描述自己的生平經歷、談戀愛是什麼感覺,或甚至解釋人權法案。身體想必要比思想更能揭露情感,但是與其他溝通管道比起來,例如我們的聲音,有多少情感是身體所能展現的呢?

有個方法可找出答案,那就是讓一個人暫時失聰或暫時失明,然後測驗看看他們評估別人的時候會有多準。幸好並不需實際把耳膜刺破或把眼珠挖出來,只要讓研究的參與者看錄影帶,裡頭有個人描述其情感經驗,然後把聲音或是影像關掉。接下來研究人員把參與者所臆測的影片中說話人的情感,與說話人真正要表達的情感做比較。在一個相關研究中,志願參與者傾聽某人講述十分正面或十分負面的情感經驗。影片裡的敘述者在講話時調整他們眼前的活動式量表,以說明他們的感受有多麼正面或多麼負面。志願者也用同樣的活動量表估量敘述者在各種時刻的感覺。志願者越是能夠正確明瞭敘述者的感受,他們的量表越是幾近對齊。

研究人員計算志願者準確率的時候,發現只能看見敘述者的人,要比只能聽到敘述者的人很明顯較不準確。也就是說,情感主要是以敘述者的聲音傳達。只能看見敘述者的人還是比純粹隨機亂猜來得準確,但也沒有差太多。身體語言會說話,但只會說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