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話題新知 > 心靈勵志
三十多年後,林義雄第一次和女兒談二二八。
三十多年後,林義雄第一次和女兒談二二八。
作者:林義雄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奐均:  

平安! 

1947年的今天,台灣發生了二二八事件,在此後的幾個月中,統治集團屠殺了數萬人,成為台灣歷史上最大的悲劇。1980年的今天,您那 60 歲的老祖母及兩位 7 歲的雙胞妹妹,也在光天化日的台北市被殺慘死。當時還年幼的您也被殺成重傷,瀕臨死亡邊緣。

雖然您獲得天佑而在善心的醫生搶救下,僥倖撿回了一條命,但您那瘦小的身軀和稚弱的心靈所受的殘害,想來是無人能夠體會和想像的。面對這樣的情境,爸爸實在不知如何是好。除了請專業的醫生嘗試治療您的心靈創傷外,也只能安排您遠離傷心之地,希望您能在異鄉重啟新生命。奐均,原諒爸爸!在您最悲慘痛苦的時候,無用的我,所能做的是多麼少。

每次想起我們家的事、每當有人善心或惡意地跟我提起它時,我都覺得是再一次地翻開了心靈傷口而感到劇痛。我猜想您也會有同樣的感覺,所以三十多年來,一次也沒有跟您談這件事。今天,不知怎麼地,我忽然疑惑起來:我的猜想會不會錯了?您會不會一直都想知道我對這件事的看法?這一想,使我決定寫這封信給您。

稍微有點歷史知識和政治覺知的人,都知道自古以來像二二八事件、林家血案這種慘事並不稀罕。世界各國,只要有專制政權存在,這種事就會發生,甚至比二二八事件更慘的事也所在多有。因為製造血腥、散布恐怖本來就是專制政權賴以存續並穩固的根基。要避免類似慘劇,除了徹底根除專制政權外,沒有其他辦法。如果不設法根除專制政權,那麼即使把殺死老弱的凶手、開槍屠殺人民的土兵,甚至帶頭下令的將軍都捉來碎屍萬段也無濟於事,因為他們都不過是專制政權的工具而已。簡單地說,元凶不除,殺再多的嘍囉也沒有用。而所謂元凶,並不單單是某一個人,而是專制思想和制度。至於如何清除專制,迄今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確確實實地實踐民主」。

以上所說的雖然是很淺顯的歷史事實,了解歷史發展的人也都知道它是不必解說的真理,但是生活在專制體制下的良民,卻大多會因為宅心良善或受到專制政權宣傳的影響而不會有這樣的了悟。爸爸雖然一輩子生活在專制政權下,說來慚愧,卻也直到本身受到專制政權的凌虐以及家中發生了慘劇,才徹悟了以上的道理,也才專心致志、竭盡心力走在追求民主的路途上。希望您和您的後代能及早和爸爸有同樣的覺醒而堅信民主、維護民主。祝 

平安  

爸爸 

2013.2.28   


P.S.許多年來,爸爸有時會被問到:「凶手是誰?」「為什麼還沒破案?」這類問題。我想問的人不是過於天真的良民,就是政治白痴,所以只能沉默不語。信後附了兩篇文章和一份監察院報告的摘要,如果是您比較親密的人問您這樣的問題,那麼不妨讓他看看這些文章。其他的最好像我一樣沉默以對,不需要多費心神去理會。


(以下請見書中附錄)

【附件一】當年誓言今猶在/王鎮輝 (原載於1985.1.7《發揚週刊》) 
【附件二】綜觀三年來國民黨如何處理林家血案/施敏輝 (原載於1983.2.28《美麗島》) 
【附件三】監察院調查報告(節本)/調查委員:江鵬堅、李伸一(八十六年十月三日)


【本文背景說明】

1980228日,因美麗島事件被捕的省議員林義雄,母親與兩名稚女在自宅中被刺身亡,長女林奐均則為重傷。同年4月,專案小組召集人刑事警察局局長曹極公開表示:「林宅血案已經偵破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

19818月,已經卸任的曹極,發表文章認定有精神病的男子何火成涉嫌重大。同年10月,何火成因無法被確認罪證而獲釋放。

19837月,警政署長何恩廷表示:「此案至今尚未偵破,最主要原因是當時命案現場由於不少林家親友先警察抵達,使現場遭到破壞。」

林奐均遠走他鄉後,近年來因為音樂創作「你是我最愛」獲得金曲獎,並著有《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盤據書店暢銷榜將近八年。

2013年,林義雄第一次對這位倖存的女兒描述「二二八」。收錄於林義雄2014的生命代表作《只有香如故:林義雄家書(下冊)》第四章。



  • 《只有香如故》上/下冊合購原價700元,特惠75折525元
    我所談的,不是什麼治國平天下的大道理,而是人生中瑣瑣碎碎的小事。如果每人都能把人中的每一件事仔細想想,不必做的不做,不該做的更不做,那麼人生旅程將會更平坦,紛爭也會大大的減少,也將過得更快樂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