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500005
最愛浪漫詩─不可不讀的唐末抒情絕句(附浪漫詩CD)
作 者:吳淡如
出版社:方智出版社
系 列:我的啟蒙書
出版日期:2004年03月25日
定價 220 元
優惠價  -21%  174 元
內容介紹
暢銷作家吳淡如精選唐宋名詩88首,
帶您賞味千古佳作,讓浪漫心情永留心中!


「君家何處住?妾住在橫塘。停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我重新溫習年少時深愛的短詩,寫作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享受,彷彿詩人們從白紙黑字間幽幽然的現身,在深夜裡與我無聲交談,現實世界的紛擾被隔在千萬重山之外,我的心靈也得以在靜謐中微笑。
只要腦海中浮現這些美麗且意味深長的清詞麗句,在生活的種種狀況中,我的嘴角就得以保持一個自在的弧度,而脣齒間始終能留著一種永不腐敗的清新氣息。


作者介紹
關於吳淡如

台大法律系畢業,台大中文研究所畢業。
她說她是打從靈魂深處熱愛文學,從小唐詩宋詞都是自己找來背的,童年與少年時期最美好的時光總有「古聖先賢」陪伴。雖然老喜歡做新鮮事,但對古典文學的熱愛始終有不變的堅持。《最愛浪漫詩》中的抒情絕句,都是一扇又一扇曾讓她發現心靈新世界的漂亮窗子。
規格
商品編號:04500005
ISBN:9576799120
頁數:208,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576799120
內容試讀
<自序>輕薄短小真滋味                                   

先來說幾個和短詩有關的故事吧。
相傳從前有個女子,寫一手好字,又很會吟詩作對,可惜當時的婚姻沒法自主,家人竟要她嫁給一個平庸又懶惰的丈夫。
某一天,她丈夫竟然偷牽別人家的牛,被逮到了,送到官府去。
偷牛賊被抓到縣太爺跟前審問了一番,說出自己家裡有個飽學多聞的嬌妻。縣太爺是文人出身,就要他喚了自己的妻子來。
飽讀詩書的女子到了官府,發現自己的良人竟是偷牛賊,羞得抬不起頭來。縣太爺說:「我聽說妳很會作詩,如果妳把妳現在的感觸馬上作出一首詩,我就放過他。」
女子聞言,抬頭四處張望了一下,看見官府外有個大池塘,於是隨口說了四句詩:

一潭池水綠柔柔,難洗今朝滿面羞。妾問自己非織女,郎君何必學牽牛。

縣太爺拍案叫好,她那不成材的老公,就因此而獲釋了。

這本書收錄的雖然是唐宋短詩,但在這兒我也想提及清朝最善於戲謔的才子紀曉嵐,也有一些與短詩有關的故事在民間流傳。相傳乾隆皇有天在自己的書房喝悶酒,召紀曉嵐來作陪。紀曉嵐一到,皇帝故意出難題給他:「今晚我得到一子,你是否可以為我寫首詩?」
紀曉嵐以才思敏捷著稱,馬上說:「吾皇今日降真龍。」意思是說,皇上今晚得了個龍子。
生龍子未必真有其事,只是皇帝想考考紀曉嵐。他聽了這句後,故意說:「不是皇子,而是公主。」要看紀曉嵐怎麼編派下去。
紀曉嵐也不慌不忙,接了第二句:「月裡嫦娥下九重。」
乾隆又故意嘆息道:「可惜,這位公主已不在人間。」
紀曉嵐馬上說了第三句:「想必人間留不住。」
乾隆又接著說:「賢卿,她不是病死的,是落水而死的。」(初生嬰兒怎麼可能落水而死呢?這分明是乾隆找人抬槓解悶。)
紀曉嵐還是有得說,立即接道:「翻身跳入水晶宮。」
乾隆對這一位大學士的才華,完全沒話說。
乾隆一朝文字獄不少,紀曉嵐能夠在老虎身旁平安度日,靠的應該是他寫打油詩的鬼才吧!

在三國時代,就有類似「因詩免禍」的傳說。
曹丕和曹植的兄弟不和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相傳曹丕要殺弟弟曹植,曹植眼看自己不能倖免,於是七步成詩,喚起了哥哥的兄弟之情: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這首詩叫醒了曹丕的血緣意識,暫且饒了弟弟一命。
這些短詩雖然輕薄短小,不過寥寥二、三十字,卻像種子一樣飽含著難以預測的能量。幾千年來,即使是不識字的平民百姓,也都約略受到這些短詩的陶養。
它們不需經由教書匠的詮釋,就能在民間廣泛流傳,變成兒童啟蒙教材,或變成戀愛中男女訴衷情的代言人。不少描寫景物的絕句,甚至把一些原本看來沒什麼不同的景致,變成千古觀光勝地。你會想造訪「姑蘇城外寒山寺」,或嚮往「朝辭白帝彩雲間」,也因為這些詩作了我們的心靈導遊的緣故。
輕薄短小自有強大的力量。
其實輕薄短小並不容易寫。就跟演說一樣,短而有力的並不好寫。
長詩不好寫,而短詩也不容意寫得好,更是「易學而難工」(看來很容易學,但要寫得精緻很困難)。
每隔幾年,就有些自認為任重而道遠的人,討論起現代人愛看「輕薄短小」作品的「歪風」,每個所謂的專家都振振有辭,做出來的結論大概都是:現代人忙碌,所以不愛看太多字,人人都對文化的淺薄化憂心忡忡。
我想,如果好好研究一下中國文學史,大家一定會發現,短小並不等於膚淺。長的未必是好作品,而被人們所愛的短小作品,必有它能打動人心的地方。
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我重新溫習年少時深愛的短詩,寫作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享受,彷彿詩人們從白紙黑字間幽幽然的現身,在深夜裡與我無聲交談,現實世界的紛擾被隔在千萬重山之外,我的心靈也得以在靜謐中微笑。
只要腦海中浮現這些美麗且意味深長的清詞麗句,在生活的種種狀況中,我的嘴角就得以保持一個自在的弧度,而脣齒間始終能留著一種永不腐敗的清新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