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我的波塞冬(下) 1
  • 我的波塞冬(下) 2
  • 我的波塞冬(下) 3
  • 我的波塞冬(下) 4
  • 我的波塞冬(下) 5
  • 我的波塞冬(下) 6
  • 我的波塞冬(下) 7
  • 我的波塞冬(下) 8
  • 我的波塞冬(下) 9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6200007
我的波塞冬(下)
作 者:繆娟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i天后系列
出版日期:2012年02月01日
定價 220 元
優惠價  -21%  174 元
內容介紹

好想討論悲情、深情、綺情,華文世界愛情三大天后,快到「i天后」FB

癡情又嘴硬的海皇堂堂登場!
為了化解遠古的誤會,即使被百般刁難占便宜,
仍要賣命追回千萬年仍忘不了的那個她!

★突破千萬人次點閱數!「晉江文學網」硬實力作者!
★獨樹一格的寫作法,讓她的文章被閱讀、被奔走推薦、被歌頌,在各大論壇「最願意一看再看」的排行榜居高不下!
★網友十洲:「讀完好像坐過N次自由落體,興奮得要死。故事都這麼精采了,人物怎麼還能這麼可愛呢?」


面對莫涼哥哥,安菲是一個善良又笨拙的好女孩,
當她轉身面對葉海,卻成了一個忘恩負義的壞東西!
安菲總是對葉海有百分之兩百的任性,譬如葉海剛到潛水組,安菲就將他丟進海裡。可是受了委屈,安菲也總能倚著葉海的肩膀哭,因為在他面前,她總是那麼有安全感。
「可能再也見不到葉海了。」這個念頭,讓安菲放開了莫涼的手。安菲想:「我也許捕捉不到明月光了,但是,我更不想失去我的大魔王!」
當安菲周旋於二男之間,卻忽然發現自己捲入了一場跌宕起伏的前世情緣……深情的葉海究竟和霸道海皇波塞冬有何關聯?當他掏出那顆埋藏萬年的真心,安菲是否會拋下一切,投入海皇大人的懷抱?

【名人推薦】

千萬網友欲罷不能,深情推薦!
典型的花癡色女+冷傲英俊型的男主=爆笑+熱辣+浪漫,還有神秘!當海皇波塞冬真正現身,掀開了他神秘的面紗,我的熱情就被深深激發了!-讀者‧小深
這本和《何以笙簫默》有一拚啊,從文筆到構思、可看性、人物塑造都是一流的!作者的想像力之豐富、之合理,只有看過書的能體會。-讀者‧富娃
流氓耍賴又專一深情到不行的美少年男主角、豪爽俐落的女主角、爽快風趣的文筆、毫不拖泥帶水的情節,讀來非常舒服,好捨不得看完啊~~!-讀者‧文軍曹



作者介紹

她寫的對話,比大海更澎湃
繆娟

原名紀媛媛,筆名繆娟。
出身在軍人家庭,單身時曾任翻譯官,嫁給了浪漫優雅的法國人,讓繆娟寫起愛情小說來更得心應手。
《我的波塞冬》是一個帶著神話色彩的喜劇愛情故事,也是一本女主角倔強,男主角強大的故事,繆娟說:「我的女主角沒有一個是弱者。就像現在大部分的女孩,她們有理想,懂取捨;她們純真,倔強;她們的愛情不遺餘力,她們的心沒有風霜,但是她們有很多不懂的事情。所以需要有一個強大的男主角,來溫暖豐富她們的心。」
現居阿爾卑斯山間小城,勤奮地書寫著愛情。代表作《日安,我的翻譯官》《我的波塞冬》等。

規格
商品編號:06200007
ISBN:9789861333977
頁數:208,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33977
各界推薦

【序】
i天后系列──〈中國原創小說‧現象導讀〉
說到底,不過是想鑽進一個精采的故事裡而已  /  文‧作家 倪采青


自從《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由網路走入實體書店,就開啟了大眾文學的新紀元。誰能料得到,網路小說風潮吹入神州大陸後,竟然脫胎換骨成為「原創小說」,紅紅火火延燒回台灣。

圓神這番開闢i天后書系,打領頭仗的幾位天后中,赫然包括了匪我思存與皎皎。我又驚又喜。閱讀匪我思存,彷彿書頁裡花開朵朵,她的妙筆總能將景物描繪得色香味俱全。皎皎擅長以懸疑言情,《一輩子暖暖的好》既生活化又戲劇化,亦是自成一格。

猶記得原創小說進展最飛速的二○○六那一年,還有不少台灣網友望之懵懵懂懂──「喔,原來就是大陸的網路小說啊!」了解之後,他們說──二○○八年時相關討論已經熱烈到必須另闢專板。而今,原創作品已競相化為繁體,進駐台灣各大書店、租書店,整櫃整櫃的排放。

無論是單純簡潔的網路小說,還是壯麗磅礡的原創小說,都打破了從前唯有菁英才能出書的局面。在網路上,任何一位創作者都能輕輕鬆鬆一指上傳,透過冷冰冰的電腦,連接活生生的人群。學生可以編織幻想,白領可以宣洩情緒,公務員可以暢所欲言,於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是作家,寫出來的是珍珠也好、垃圾也罷,全都無上限投放到網路上,樂的是讀者,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評價,再回饋給作者。如此互生互利的互動,氣氛炒熱了,寫作不再是關起門來的孤獨事,反像在舞臺上表演。一時之間,創作如萬花齊放。

當然,寫小說要做為職業,不能不食人間煙火。各大原創網站推行VIP收費機制後,讀者只需花一點小銀子,就能養活平台與作者,三方各盡所能、各取所需。自此,年收入達人民幣百萬之譜的寫手紛紛出爐,原創小說真正資本化、產業化了,不但成為影視及線上遊戲的劇本來源,也建立了繁體版權的輸出渠道。

當簡體變身繁體,無疑為台灣文壇注入一道新鮮的聲音。在這個時空下,曾經紅極一時的言情小說和網路小說,似乎面臨瓶頸。新鮮登場的原創小說就像隻既會唱又會跳的百靈鳥,武俠、仙俠、玄幻、奇幻、科幻、言情、穿越、歷史、軍事、靈異、同人、網遊、盜墓,你要什麼,我全都有。

題材的豐富多樣,無疑是原創小說最誘惑人的牛肉。中國網民已超過四億,兩億為原創平台的用戶,任一個原創平台的VIP簽約作者動輒數以萬計,集結起來好似一個大軍團,創作力何其驚人。他們上至白領菁英,下至販夫走卒,年齡大多在十八至三十五歲之間,職業跨度包山包海,有自稱書讀不多如天下霸唱,有白領如匪我思存,有翻譯高官如繆娟。由於多數不曾接受文學訓練,少了那些規規矩矩、條條框框,但憑直覺將斑斕的生活化為筆下的鮮活,反而揮灑出最純粹的創意。誰說素人比不過專業?他們的文筆也許不算粉妝玉琢,卻年輕、朝氣而富生命力;情節也許不是緊湊無瑕,卻多彩、創意而具企圖心。無論你要什麼奇書、怪書、鬼書、異書,只要上網路,通通有人出。

原創小說的另一大特點就是那扎實的厚度。這個特色的導因要回到原創網站的生態來探討。能出版紙書的頂尖之作都已通過網民高點擊率驗證,而高點擊率是需要作家密集更新、日積月累而成,因此出版作品幾乎都從數十萬字起跳,一兩百萬不少見,千萬字亦有所聞。相較於坊間慣常字數在八至十二萬的單行本小說,原創小說的篇幅更寬廣,不管作者想要設定史詩世界觀、建立龐大人物庫、埋設重重伏筆,抑或細敘環境物品,都享有盡情馳騁的空間。原創網站像個涵容萬物的地球母親,孕育出不少跳脫公式窠臼的飛躍之作。

原創討論的熱烈風氣是其他文類所望塵莫及的。由於讀者多是網路重度使用者,習慣在網路上搜尋書評、發表意見,我在部落格耕耘書評三四年來,發現凡是評到原創小說,點擊率和回覆率都特別高。這樣的討論無形中增長閱讀風氣,讀者感覺自己不是獨樂樂,而是眾樂樂了,彷彿跟好友一同觀賞戲劇,有種茶餘嗑牙的歡樂氣氛。

在現今書價節節上升之際,原創小說的易得性分外令人感動。只要連上網,不管是電腦、手機或平板,都能迅速觸及到數萬本的數位書櫃──大多是免費。讀者可以在試閱、甚至整本讀完之後,再自由選擇是否收藏紙書。從暢銷排行榜看來,選擇收藏紙書的人應是所在多有。人們愛上網路的便利,也留戀紙質的觸感。

文化共鳴更是原創風行不能遺漏的因素。畢竟文壇常見的小說類型中,純文學曲高和寡,翻譯作品有文化隔閡,還是華文創作最能引發共鳴。即使跨過一道海峽,不論是中國作家還是台灣讀者,都流著炎黃的血液,共執千年的歷史,同享華夏之風俗,所以中國讀者能愛上台灣研究生寫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台灣讀者又何嘗不能欣賞原創呢?

儘管傳統文壇常斥網路文學為淺顯直白、深度不足、坑水俱多、侵權頻傳,這些都是網路環境魚龍混雜下的非戰之罪。如果說傳統文學是精工細作的搪瓷玉女,原創小說就是冶艷奔放的千面女郎,好比宋朝的話本、元代之戲曲,都是庶民不可或缺的娛樂。我們不能不承認,一鍋大雜燴,三不五時也能撈出個干貝;娛樂導向的創作,正對了現代讀者的胃。對大眾讀者而言,精雕細鏤雖美妙,深度到位有加分,這些卻往往不是他們最在乎的核心。諸君啊,請別忘了,亙古以來,當人們望著星空說故事,只不過是想打發時間,好好地聽一場精彩而感人的──「故事」。

現在,請翻開下一頁,開始享受這一本從浩瀚網書中脫穎而出的瑰麗佳作。

〈中國原創小說‧現象導讀〉 說到底,不過是想鑽進一個精采的故事裡而已 作家 倪采青 自從《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由網路走入實體書店,就開啟了大眾文學的新紀元。誰能料得到,網路小說風潮吹入神州大陸後,竟然脫胎換骨成為「原創小說」,紅紅火火延燒回台灣。 圓神這番開闢i天后書系,打領頭仗的幾位天后中,赫然包括了匪我思存與皎皎。我又驚又喜。閱讀匪我思存,彷彿書頁裡花開朵朵,她的妙筆總能將景物描繪得色香味俱全。皎皎擅長以懸疑言情,《一輩子暖暖的好》既生活化又戲劇化,亦是自成一格。 猶記得原創小說進展最飛速的二○○六那一年,還有不少台灣網友望之懵懵懂懂──「喔,原來就是大陸的網路小說啊!」了解之後,他們說──二○○八年時相關討論已經熱烈到必須另闢專板。而今,原創作品已競相化為繁體,進駐台灣各大書店、租書店,整櫃整櫃的排放。 無論是單純簡潔的網路小說,還是壯麗磅礡的原創小說,都打破了從前唯有菁英才能出書的局面。在網路上,任何一位創作者都能輕輕鬆鬆一指上傳,透過冷冰冰的電腦,連接活生生的人群。學生可以編織幻想,白領可以宣洩情緒,公務員可以暢所欲言,於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是作家,寫出來的是珍珠也好、垃圾也罷,全都無上限投放到網路上,樂的是讀者,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評價,再回饋給作者。如此互生互利的互動,氣氛炒熱了,寫作不再是關起門來的孤獨事,反像在舞臺上表演。一時之間,創作如萬花齊放。 當然,寫小說要做為職業,不能不食人間煙火。各大原創網站推行VIP收費機制後,讀者只需花一點小銀子,就能養活平台與作者,三方各盡所能、各取所需。自此,年收入達人民幣百萬之譜的寫手紛紛出爐,原創小說真正資本化、產業化了,不但成為影視及線上遊戲的劇本來源,也建立了繁體版權的輸出渠道。 當簡體變身繁體,無疑為台灣文壇注入一道新鮮的聲音。在這個時空下,曾經紅極一時的言情小說和網路小說,似乎面臨瓶頸。新鮮登場的原創小說就像隻既會唱又會跳的百齡鳥,武俠、仙俠、玄幻、奇幻、科幻、言情、穿越、歷史、軍事、靈異、同人、網遊、盜墓,你要什麼,我全都有。 題材的豐富多樣,無疑是原創小說最誘惑人的牛肉。中國網民已超過四億,兩億為原創平台的用戶,任一個原創平台的VIP簽約作者動輒數以萬計,集結起來好似一個大軍團,創作力何其驚人。他們上至白領菁英,下至販夫走卒,年齡大多在十八至三十五歲之間,職業跨度包山包海,有自稱書讀不多如天下霸唱,有白領如匪我思存,有翻譯高官如繆娟。由於多數不曾接受文學訓練,少了那些規規矩矩、條條框框,但憑直覺將斑斕的生活化為筆下的鮮活,反而揮灑出最純粹的創意。誰說素人比不過專業?他們的文筆也許不算粉妝玉琢,卻年輕、朝氣而富生命力;情節也許不是緊湊無暇,卻多彩、創意而具企圖心。無論你要什麼奇書、怪書、鬼書、異書,只要上網路,通通有人出。 原創小說的另一大特點就是那扎實的厚度。這個特色的導因要回到原創網站的生態來探討。能出版紙書的頂尖之作都已通過網民高點擊率驗證,而高點擊率是需要作家密集更新、日積月累而成,因此出版作品幾乎都從數十萬字起跳,一兩百萬不少見,千萬字亦有所聞。相較於坊間慣常字數在八至十二萬的單行本小說,原創小說的篇幅更寬廣,不管作者想要設定史詩世界觀、建立龐大人物庫、埋設重重伏筆,抑或細敘環境物品,都享有盡情馳騁的空間。原創網站像個涵容萬物的地球母親,孕育出不少跳脫公式窠臼的飛躍之作。 原創討論的熱烈風氣是其他文類所望塵莫及的。由於讀者多是網路重度使用者,習慣在網路上搜尋書評、發表意見,我在部落格耕耘書評三四年來,發現凡是評到原創小說,點擊率和回覆率都特別高。這樣的討論無形中增長閱讀風氣,讀者感覺自己不是獨樂樂,而是眾樂樂了,彷彿跟好友一同觀賞戲劇,有種茶餘嗑牙的歡樂氣氛。 在現今書價節節上升之際,原創小說的易得性分外令人感動。只要連上網,不管是電腦、手機或平板,都能迅速觸及到數萬本的數位書櫃──大多是免費。讀者可以在試閱、甚至整本讀完之後,再自由選擇是否收藏紙書。從暢銷排行榜看來,選擇收藏紙書的人應是所在多有。人們愛上網路的便利,也留戀紙質的觸感。 文化共鳴更是原創風行不能遺漏的因素。畢竟文壇常見的小說類型中,純文學曲高和寡,翻譯作品有文化隔閡,還是華文創作最能引發共鳴。即使跨過一道海峽,不論是中國作家還是台灣讀者,都流著炎黃的血液,共執千年的歷史,同享華夏之風俗,所以中國讀者能愛上台灣研究生寫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台灣讀者又何嘗不能欣賞原創呢? 儘管傳統文壇常斥網路文學為淺顯直白、深度不足、坑水俱多、侵權頻傳,這些都是網路環境魚龍混雜下的非戰之罪。如果說傳統文學是精工細作的搪瓷玉女,原創小說就是冶艷奔放的千面女郎,好比宋朝的話本、元代之戲曲,都是庶民不可或缺的娛樂。我們不能不承認,一鍋大雜燴,三不五時也能撈出個干貝;娛樂導向的創作,正對了現代讀者的胃。對大眾讀者而言,精雕細鏤雖美妙,深度到位有加分,這些卻往往不是他們最在乎的核心。諸君啊,請別忘了,亙古以來,當人們望著星空說故事,只不過是想打發時間,好好地聽一場精彩而感人的──「故事」。 現在,請翻開下一頁,開始享受這一本從浩瀚網書中脫穎而出的瑰麗佳作。
內容試讀

十九歲的安菲曾經夢見過這個傳說中的年代。

那個時候,她是一條漂亮矯健的海豚,跟著眾多的同伴自由的徜徉在大海裡,無牽無掛,瀟灑活潑。

有一天她貪玩離群,在不熟悉的海域裡七扭八扭,來到一個陌生的所在。

簷廊回轉,神仙洞府,卻沒有一個人影。向上看,長長的石階不知道通往何處,她提了一口氣,沿著階梯向上游去。不知過了多久,沒人沒魚,讓人開始覺得恐怖而神秘。

給自己壯膽子的辦法就是唱歌,她輕輕仰頭,海豚音出口:「一天到晚游泳的魚啊,魚不停游;一天到晚想你的心啊,愛不能休⋯⋯」

第二句還沒完,一柄三叉戟「嗖」的一下飛過來,就插在她旁邊,鋒利的尖刺沒入石棱中。知道危險,不要查看,抬頭的當兒不一定有被什麼東西刺中。她甩了背鰭要全速離開,誰知回頭的路被一個人擋住。

穿白袍子的年輕人,平靜的眼睛,不怒而威:「誰允許你來我這裡的?」

她說:「*&^%$#%&*()!!!」

年輕人說:「別在那裡裝魚說外語了。快現原形。」
她說:「你且讓開,我現原形,要作法需要地方。」

他拔了自己的三叉戟稍稍退讓,她藉機捲了泡沫扭腰遁走。她一口氣倉皇縱行數百海里,才敢在礁石旁邊休息一下,伸展了身子向上一跳,坐在礁石上,在倒影裡看見喘息著的自己:長頭髮,薄紗裙,學藝不精,四處遊蕩的仙女一名。

這個孩子有個貪婪的毛病,最愛美麗的石頭。那穿白袍子的傢伙擲來的三叉戟上鑲有閃光的寶石,她好不容易逃出來後一直念念不忘。心裡癢癢的總是想,什麼時候把它弄到手上來,想得都忘了自己差點喪命在那漂亮的兇器下。

那是個亂得有趣的年代。

有好戰的凡人和易怒的神仙。她有幸投胎轉世為一個還有點法力的小仙,不會輕易被欺負,又在遁術上刻苦鑽研,因此雖然周遊四處造點亂子,仗著跑得快,總沒有被人逮到。

她跟幾個常在一起廝混的傢伙說起那天的遭遇,他們不信。持三叉戟的,這個世界上連人帶神沒有第二個,是這裡的皇,波塞冬。脾氣特別不好,受了點打擾就會用三叉戟叉了魚燒烤,有一次他在海底搞生猛海鮮排隊,大饗諸神。

「海皇要刺死你,還跑得出來?做夢吧。」

她打了一個寒噤說:「我真逃出來了。」

他們道:「瞎編。加油啊。」

她說:「我借泡沫遁走的。他沒有追上來。」

「弄點證據來。否則我們怎麼相信?」

她笑著說:「刺激我啊?我不中計。」

其實她心裡盤算著呢,上次是怎麼誤打誤撞的到了那個地方,逃跑的路線又是怎樣來的?她暗下決心,弄到他的三叉戟,賣錢。

那天她繞過蘇紐海角,下潛數百公尺,又回到了之前來過的地方。

她聲勢浩大在柱子和簷廊之間轉圈吐泡泡,又唱了幾首歌,也沒見有三叉戟再「嗖」的一聲飛過來。十有八九他不在家。她提了一口氣要浮上去的時候,被一隻有力的手拽住了尾巴。
「上次放你跑了,這次還敢送上門來?」

她回頭,看清了這年輕人,他今天定然是心情比那天好,明明該發怒,卻眼含笑意,捲頭髮好好看啊。

她搖搖尾巴,轉過身體:「聽說你喜歡叉魚練武藝,我特地來當靶子。」

他道:「找死?」

她游得稍遠,給他擺一個好位置:「來,試試再說。」

年輕人伸右手,三叉戟出現在他的手中,他舒展臂膀,蓄了滿勢在那兇悍卻金光發亮的武器上,她看準了,口中唸唸有詞,他那邊一出手,她這邊便轉動飛快的水花,成一個小漩渦,將他的三叉戟捲在裡面。

說時遲那時快。一眨眼她就捲走了這個傳說中海皇的武器一路狂飆。

也不知道向北游了多久,水溫漸冷,她在大礁石旁一個急轉彎停下來,回頭看,他沒有追來。她化了原形上岸,手裡拿著他的三叉戟,鋼刃磨得鋒利無比,閃著烏亮亮的光,沿著手柄一串寶石,每一顆都是天上地下罕有的奇珍。她心裡讚道,漂亮漂亮,無論是這寶物,還是這次的偷竊行動。

她費了半天勁把最大的一枚綠色的寶石撬下來留給自己,然後把這件好傢伙待價出售。

可是她打錯了算盤,海皇的武器誰敢買呢?

貪婪的印度王在她獻的寶物前看直了眼睛,要用一座城、一個宮殿和一百個什麼舞都會跳、什麼歌都會唱的閹人來交換。買賣就要做成的當兒,他的巫師占了星相告訴他,這還了得,這是海皇的武器,要是不想水淹全國,最好敬而遠之。她在下面恨得牙根癢癢的,抬頭對那老巫師顯了一個兇相,他嚇破了膽子。

這件事情被寫在《梨俱吠陀》裡:女妖兜售有孽緣的珍寶給王,巫師勸阻,女妖作法害死了他。後來印度全境颳了三天大風。對,她就這麼點兒能耐。

印度王都買不起,這三叉戟只好留在她手裡。

事情又過了凡人的好多年,神仙的幾十天。

有信傳來:薩丁島有神仙的聚會,有一些比賽和遊藝項目,請諸神踴躍報名。

她後來知道,對比之後的歷史,這是個難得的平靜好時節。

天上,海中還有冥界那法力無邊的三兄弟還很年輕,對權力和領土沒有那麼強烈的欲望,沒有互相發動攻擊;人類對神的流氓性只處在懷疑的階段,還沒有確定;海倫的美貌沒有被發現;沒有戰爭,無風無浪。

不管是奧林帕斯山還是薩丁島都安寧又熱鬧。

她報名了游泳專案,拿到比賽辦法才發現除了不可以食用有興奮作用的草藥之外,還不可以變化,要用真身參賽。

她在宴會廳外的亭臺裡見到波塞冬率黨羽過來。

同伴說:「低頭,低頭。是海皇過來了。」

都是年輕的神,因為他的母親是瑞亞,姥姥是蓋亞,因為他法力高,因為他脾氣大,因為統管海洋,她就得跟他低頭?她偏不。什麼海皇,三叉戟還不是被她輕而易舉的給搶走了?

她心裡認定他認不出來自己就是那條海豚,便直著脖子看他。要看仔細,在海裡面和陽光下,波塞冬的臉是不一樣的。多了些真實的顏色。很生動。跟身邊的隨從說話的時候,總有點笑意在嘴角。

喜歡變成海馬的同伴低著頭,在下面對她說:「他會把你變成烤魚的。」

波塞冬漸漸走近了。

她還是沒動,沒低頭。

他看著她,看著這個唯一不行禮的女人,他不再說話了,在她面前停下腳步。他和她之間隔著幾個頷胸行禮的傢伙,她心裡想;讓他們以後在海裡變成蝦。

他看著她,想了半天,似乎不知道跟一個地位低下的小神仙應當怎麼講話:「這個沒禮貌的,你叫什麼?」

「安菲,安菲特利特。」


因為參加薩丁島游泳比賽的選手太多,比賽要有三輪預賽才能最終決定出八名選手參加決賽。第一名的獎品是巨鑽一顆,能把海底照得通亮,她為此有了巨大的動力,在比賽中奮力拚搏,結果第一輪就慘遭淘汰。

海馬說:「還以為你是高手。」

她悶悶地說道:「高手也有失手的時候啊。」

自己的心裡其實也遲疑:難道我並不像自己想像的游得那樣快?我可是偷了海皇的三叉戟跑出來的啊。他們熱鬧的時候,敗軍之將安菲特利特垂頭喪氣的離開薩丁島,還在琢磨剛才的那枚耀眼的鑽石,它像顆眼淚,可是誰的眼淚能那麼大,那麼漂亮呢?讓人神往。

她獨自一人在海裡慢慢的游泳,忽上忽下,漫無目的。不遠的地方忽然有暗幽幽的銀光閃耀,她循光游去,在海貝堆裡居然發現那顆鑽石。

那個年代,他們都單純。陸地上的獵人們還不會布陷阱,沒有寓言這個東西,很多道理小神仙不懂。好寶貝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明晃晃的擺在我眼前?

安菲看看四處沒人,便伸手去拿它,揣在懷裡。縱身一躍,剛剛浮到海面上要逃離現場,仰頭一看,被衛城的士兵抓了個正著。人贓俱獲。

那惹禍的漂亮石頭被奪走,她被囚在酷熱的沙牢裡,連水都喝不到。身體一點點的脫水,快枯萎了,卻死不了。這樣看,神沒有凡人好。

來看她的人居然是波塞冬。

他用食指勾著她的下巴把她小小的漂亮的臉孔抬起來,他的樣子又輕佻又得意:「這回知道我是誰嗎?還不問好?」

她咬著嘴唇不說話。

「還敢跑?你這個小賊。」
「那個石頭,是我拾到的。」
「你偷到的。」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他看著安菲,「這是最卑鄙危險的行為。你往鐵窗外面看過沒有?那個傢伙,叫普羅米修士,他為什麼被吊在山岬上,每天還有蒼鷹啄食他的肝臟?因為他偷了火。」

她知道的,那是很恐怖的景象。但他是個好漢,肝臟被吃掉了還能自己掙扎著長回來。

「你能嗎?」他看看她,「你的身體很漂亮,你要是被吞掉內臟還能自己修復嗎?我們選一下從哪裡開始,你的肝,你的胃,還是你的心?哎你有沒有心?」他說著說著都要笑出聲來。

剛聽到這些,她都覺得內臟疼了。這個酷刑她是斷然受不了的,還不如⋯⋯

安菲一抬頭,很果斷:「別給我上這個刑罰了,他們都說你很暴力,最喜歡生猛海鮮燒烤,你把我直接烤了吧。」

他好像是想了半天也沒聽明白她在說什麼,皺著濃眉毛問她:「他們是誰?憑什麼這麼說我?」

「他們?他們都這麼說。說你特別殘暴,因為一丁點的事兒就可以發動海嘯地震,殺人殺神仙,眼睛都不眨;還說你⋯⋯」
「說我什麼?」
「最愛生猛海鮮,曾在海底開大派對,」她越說聲音越小,「請客。」

他應該發怒,卻反而笑了,那麼高興,像聽到一個最精采的笑話:「其實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他看看她,「既然你提到了,就從你開始吧。」

他過來一撲,她向後一躲。波塞冬撞在她身上,從後面把她的小腦袋牢牢的抓在手裡,安菲動彈不得,被強迫著看他的眼睛:「唉,沒禮貌的,多大了?」

「還小。」
「沒嫁人吧?」
「⋯⋯」
「你這麼漂亮,當我的情人吧。」

他話音沒落,她就迎上去,自己的頭狠狠撞在他的下巴上:「剛才說到哪裡了?不是說要烤了我嗎?快啊。」

她趁他吃痛還要再來一下,卻被他躲開,身上帶著鎖鍊追之不得,她氣得暴跳如雷:「你再跟我說下流話試一試,要我給你當情人?你再說一遍試試。」

他捂著下巴吃驚的看著她:「有沒有教養,怎麼這麼潑辣?」

安菲閉眼睛,深呼吸,盤腿坐下來,讓自己冷靜一點。她決定不再說話,要殺要剮隨他。但想要她成為這個花花公子無數情人中的一個?門都沒有,死都不行。

誰知道他走過來,在她旁邊蹲下,像研究一個小怪物。

「我放了你,你能不能把我的三叉戟還給我?」

那寶貝到手還沒有拿熱,又還到了波塞冬的懷裡。他早就知道是她,設了個讓她心服口服的陷阱,逼她交出他的東西。

這事兒有幾個教訓:一是,有的寶貝,偷得來,留不住;二是,你不要在海皇面前展示神通。

她咬牙把那寶物給他,波塞冬瞄了一眼:「我那枚綠色的鑽石呢?小賊。」

「給你也安不上了,」她拿出來給他看,她已經把它鑲到項鍊的墜子裡,透明的綠鑽石下面是她的畫像,咧著嘴笑,非常可愛。

波塞冬看了看,抬起頭看著她的眼睛說:「這個就送給你了。記得,欠我一次。」

她還要辯解,海皇騰浪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