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編輯筆記 > 好故事
席慕蓉:我們一起來朗〈木蘭辭〉好不好?!
席慕蓉:我們一起來朗〈木蘭辭〉好不好?!
好故事小書靈 Booklife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紙本書的信徒,請從書堆中起身;情不自禁的低頭族,請讓影音刺激暫退。

我們需要喚起五感的敏銳,請進入「傾聽」這一間。

金石堂城中店全新裝潢後,在每週三、也是人稱小週末,舉辦「為生活朗讀」的作家約會。率先登場的,就是大家「從小」就認識的席慕蓉老師。面對爆滿的現場,席老師忍不住告白「想當年」,在重慶南路轉角這個地方,國慶日閱兵大典應該是不能開窗的,而她就是身在台灣才有機會出版《寫給海日汗的21封信》,她說:「我不要辜負這平安的時代給我的權利。」

         

席老師接下來的分享非常吻合「為生活朗讀」的深意。她最近被徵求授權,希望把她的詩列入參考書,並配上動漫。她很困惑也覺得很可惜,中文本身就很美,為什麼還需要動漫來說明呢?她的詩文被列在國文教材很能夠理解,但曾經她還被迫看到〈一棵開花的樹〉列入公民教育課本的愛情教材,旁邊畫著一男一女加一棵樹的制式插畫。她大嘆:「這真是把我給毀了!」

為什麼學校教育不相信文字的力量?每個字會自己生發出感覺。席老師雖然很不高興,一談到詩又立刻登上雲霄:「詩就是一對一,我們跟詩的遇見,就是一個驚喜。」她突然就開始朗起〈一棵開花的樹〉,給在場聽眾的驚喜實在太震撼了!

如何讓你遇見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聽眾們沉醉到最後一句,席老師突然很開心地說再來一次!第二次讀完,靜默了一會兒,她才說:「所以,並不是為了教你什麼是愛情,你才要讀這首詩。」

詩有什麼用?席老師接著並沒再說自己的詩,她帶著我們周遊時空。

她朗了一首張祜〈何滿子〉:

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  

席老師熱情訴說,只有20個字,但這叫小詩嗎?這詩大得不得了啊,可以拿10萬頭獎了,一個字五萬都應該給。同樣是后宮戲,老師再讀了一首:

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 白頭宮女在,閒坐說玄宗。──元稹〈行宮〉

行宮,宮花,宮女。同為唐詩,席老師又說到了〈黃鶴樓〉: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大家都聽過吧?」她問。「這詩有什麼用嗎?但沒有一個人不知道。感謝學校的老師,讓我們成為一個微笑的群體。」

「詩是不期而遇的。就算是悲傷吧,還是有幸福感的,因為有人幫你把心裡的話說出來。」


(席慕蓉2016新詩作《除你之外,看到老師的校稿文字,心中也像是起了寧靜的巨大。)

席慕蓉細數《在那遙遠的地方》《我的家在高原上》到2013年這本《寫給海日汗的21封信》,跟尋鄉有關的作品。她介紹齊邦媛老師所定義的原鄉--「那些在你年幼的時候,愛過你,對你有過期許的人,他們就是你的故鄉。」所以對齊邦媛的學生來說,齊老師就是他們的故鄉。

席老師曾經在《寧靜的巨大》延伸所謂的「衣錦還鄉」:

「故鄉可以是一片土地,但更應該是那一群人,那些在你年少時愛過你,對你有所期許的人。錦衣,是穿給這些人看的,是你要向他們說,你不曾辜負這些期許。」

於是她朗起了漢高祖劉邦當時途經故里與父老飲酒的〈大風歌〉,23個字,狂得不得了!

  大風起兮雲飛揚。
  威加海内兮歸故鄕。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席老師接著讀了兩首蒙古詩人馬麗吉.托古斯(音譯)的詩,也談到翻譯重要性:「長安一片月」我們都知道是灑在人間一片月色呀,但到了外國人筆下,可能就變成高掛的「一片」月亮了!席老師是請友人朵日娜從蒙文翻譯為中文,才能夠讀到這位1972年次的女詩人寫的傑出詩詞。

寫給海日汗的21封信》是席慕蓉老師在圓神書活網獨家的〈席慕蓉官網〉上連載了將近六年的書信體作品。這個網站,有很多家鄉的朋友在瀏覽。在她就讀初二的時候,課堂老師言詞間對蒙古人的輕率與武斷,讓坐在後面的席慕蓉震怒不已。

「當你真正瞭解自己後,別人怎麼說你也無所謂;當人對你蠻橫,你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時,才是弱者。」對照起50年前那場「震撼教育」,席慕蓉說:「我沒想過,是用這本《寫給海日汗的21封信》,來篤定我自己。」

席慕蓉覺得自己是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找「原鄉」,也想用這本書獻給無數位像海日汗(虛構)這樣的少年。在圓神30年來陸續出版的《在那遙遠的地方》《我的家在高原上》,她總說:我真是不敢相信有這樣的事。


到了朗讀會的尾聲,童心未泯的席老師突發奇想問全場聽眾:不是都有那種帶動唱嗎?我們來一起朗〈木蘭辭〉好不好?!

連圓神同仁都面面相覷。老師是在說那個「唧唧復唧唧」嗎......

沒錯!

席老師起身,拿著麥克風像在吟唱一般,開始出現「木蘭當戶織」。驚恐歸驚恐,但現場有一個人不能朗出幾句──儘管中間幾度聲音趨小,但始終都有人能跟著席老師讀詩,好像大家都各自負責幾句自己的銘心句,並且隨著緊張的戰事而具有節奏。讀到了「磨刀霍霍向豬羊」橋段,更是加場笑聲。

當全場一起隨著席老師的「指揮」、完整朗完「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後,不但是老師好開心手舞足蹈,我們也都跟聽演唱會一樣,為老師吹起口哨為自己鼓掌,現場充滿著痛快的歡笑聲!

重啟聽覺,重啟童年苦讀但今日浮現咀嚼,這真是美好的一刻,也是美好的一課。圓神社長簡志忠在座位中被席老師點名上台分享時,特別推薦書店這類活動,他說:「一個城市除了霓虹燈之外,要有文化活動才顯得特別。大家都忙著強化謀生工具,但如果不提升心智,我們要明天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