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生活/親子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 1
  • 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 2
  • 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 3
  • 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 4
  • 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 5
  • 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 6
  • 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 7
  • 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 8
  • 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 9
  • 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新品

商品編號:S0500078
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
作 者:羅怡君
出版社:如何出版社
系 列:HappyFamily
出版日期:2019年10月01日
定價 280 元
優惠價  -21%  221 元
電子書
內容介紹

★兒童文學作家 王淑芬、資深教師/神老師 沈雅琪、《從讀到寫》作者 林怡辰、親子作家 彭菊仙暖心推薦
★以小說引導思考的教養術,並針對孩子的各種狀況給予書單建議
★附「給孩子的思考讀書會」,step by step引導孩子
★「孩子的延伸對話」,讓大人聽見不一樣的真心話
★掃描折口「四種閱讀類型」心理測驗QR CODE,讓孩子試試符合自己氣質的入門書單吧!

孩子不讀書?小說藥方撫平教養焦慮!

擔心孩子不讀書?讀了不該讀的書?閱讀偏食?
除了難搞的青春期,閱讀也是許多父母的焦慮感來源。
小說給父母的「降敏訓練」,讓親子關係穩住孩子不安的心,小說讓孩子遇見相同經歷的夥伴,「原來不是只有我這樣」!

孩子好難懂?這樣讀懂孩子的心!

孩子常說謊?冒險犯難好危險?放空發呆浪費時光?

孩子說不出口的真心話,卻在舉手投足間透露線索,這些大人眼中叛逆不聽話的行為,代表的是孩子正在長大、正在建立自我意識。別煩惱這些「問題行為」,好好讀懂他們的心,成為支持他們的力

量吧!

孩子問題多? 解答孩子們的困惑!

沉迷網路該怎麼辦?被霸凌了怎麼辦?沒有自信又怎麼辦?

父母們不得不承認,人生中有些問題自己也未必有經驗、有答案。

讀本小說,幫助孩子自己思考與感受,學習排除這些疑惑、不安與迷茫的能力,透過文末的「思考讀書會」,跟孩子一起從輕鬆聊天開始,人生之路自然浮現!

作者簡介

羅怡君

親職溝通作家與講師
從事媒體公關12年,才發現最難溝通的就是最親近的人。

喜歡閱讀小說,近年來成立專屬孩子的讀書會,與孩子們一起經歷成長與青春的各種滋味,在小說裡找到安頓身心的宇宙。

著有《刺蝟媽媽與穿山甲的思辨對話》(新手父母出版)、《被禁止的事—所有不可以,都是教孩子思考的起點》《世上沒有理想的父母》(寶瓶文化出版)、《愛的生存遊戲》《愛,我的內向小孩》(親子天下出版)。

【FB粉絲團】羅怡君:孩子教我們的事
【FB社團】愛,我的內向小孩

規格
商品編號:S0500078
ISBN:9789861365428
248頁,25開,中翻,平裝,套色
目錄

推薦序 讓孩子提前預「感」成長痛

自序 小說,其實是寫給不愛念書的人

第一章 閱讀的第一現場,大人小孩不一樣

書中沒有黃金屋,到底幹嘛要閱讀?

小說給我「降敏訓練」,才不會隨時拉警報

柯南到底哪裡惹到你?

書中的情節,會不會教壞囝仔大小?

原來不是只有我這樣

解憂小說館

心誠則靈,書在等你

我讀、我思故我在

第二章 這些過程,是孩子成長的重要養分

想要離家出走

如果可以重來

想像力就是你的超能力

青春就是一場華麗的冒險

無聊卻有意義的鳥日子

普渡自己的黑色幽默

回歸大地之母的心靈療法

第三章 用閱讀打暗號,從共讀中培養溝通默契

當孩子說謊─《發癢的天賦》

當孩子不聽話─《魔法灰姑娘》

當孩子面對親人死亡─《雪山男孩與幻影巨怪》

當孩子犯下大錯─《阿國在蘇花公路上騎單車》

當孩子受挫、自信低落─《那又怎樣的一年》

當孩子受朋友影響─《小步小步走》

當孩子沉迷網路─《孤狗少年》

當孩子被霸凌─《別告訴愛麗絲》

當孩子遇見特殊兒童─《夏日大作戰》

當孩子對金錢感興趣─《小狗巴克萊的金融危機》

當孩子面對長輩失智─《就算爺爺忘記了》

當孩子覺得自己是怪咖或魯蛇─《壁花男孩》

【序言】

小說,其實是寫給不愛念書的人

寫一本介紹少年小說有多好看、有什麼意義的書,乍聽之下有點蠢,因為愛閱讀的孩子自然不會放過小說,不愛念書的大人小孩大概也沒機會看到這本,那為什麼還要寫呢?

事實上,「念書」和「閱讀」是兩回事,很多大人不把小說當作「書」,才產生了這種雞同鴨講的假議題。

小說,是寫給熱愛生命的人,讓他們在閱讀的同時,能夠有機會遭遇困境挫折、感受痛苦歡樂,讓他們能與世界連結,認真度過每一分一秒;若只是專注在「念書」,小說的內容就會顯得「無用」,或被稱作「無病呻吟」。

我從小就是個討厭念書的小孩,偏偏考試卻考得不錯,這種典型的人生悲劇,讓我變成別人眼中的好學生。只有我爸媽知道,我滿腦子都是「如何才能花最少時間在課本上?」長大後別人才終於發現,其實我腦袋空空、沒裝任何知識的事實;但在大家眼裡,我絕對是個愛閱讀的小孩。

每當我很煩很悶的時候,我不太習慣向爸媽傾訴,認為朋友可能也不太懂我,所以我的解決之道,就是去找一本很厚的小說來陪自己。

對我而言,小說是取代計時器、日曆、沙漏……任何能計算時間的另類度量衡。

越厚的小說代表我讀完需要的時間越久,而這,也是我允許自己逃離現實的長度。藏在書裡可以隔絕大人的嘮叨或關心,只有我可以決定「好起來」的速度。

走進書店,書名和書封會自動對應到你的潛意識裡,每次我都依賴著大腦非理性的神祕運算,引領著我到某本小說面前,遇見命定的治癒文。

習慣了小說這位保母,長大當媽後,我仍然繼續依賴著它。為了重新憶起自己當小孩的模樣和心境,我開始探索少年小說的領域,並沉浸其中。

我彷彿過著平行時空的生活,大部分時間是繞著孩子轉的行星媽媽,但一打開書,我又遇見當年那位好強、負能量破表的自己。透過閱讀小說,我像是擁有了俯視的全知觀點,能重新檢視一遍:為何我是現在的我?而我又有什麼改變了?

人生很多時候是這樣:你知道該怎麼做但做不到、想改變現況卻無能為力、需要時間但偏偏必須立刻打起精神、覺得沒有人了解你的感受……這些聽起來很熟悉的情節,在大人世界裡叫做「變成熟的必要歷練」。

事實上,這也可能是種自我安慰的說法,以掩飾大人束手就擒的窩囊感;特別是現代社會進化速度奇快,打從出生就屬於數位世界的孩子,他們面臨的困境與議題早就跟大人大相逕庭。

《生活是頭安靜的獸》,初生之犢的青少年可不怕虎。靠著那股專屬青春的氣勢,孩子們多半選擇直接「開戰」對決;但也有些孩子因為大人的介入和評斷,越來越早失血無力、棄械臣服,選擇不戰而逃。

小說就在此時,像永遠不老的保母包萍再次施展魔力。

讀完少年小說,我漸漸恢復與孩子平高的視角,心態上的回春,讓我連說話都變得有些「幼稚」。

除去上對下的姿態、少了「人生先知」的無聊呆板,我彷彿突然擁有某種和孩子們對話的超能力。我更容易貼近他們,不必開口,也大略能懂孩子心底真正的OS想說什麼。身為一個母親的我,並不想故作輕鬆、賣弄經驗,而是想與孩子站在同一陣線,挺住正在經歷風雨的勇敢靈魂。

每當有機會到國外書店,我總愛偷偷溜到標示著YA(Young Adults)那一區,戴著帽子、低著頭,深怕被身旁少男少女們發現。

我暗自吸取著書架上各類最潮的話題、最新發明的單字,有時也偷聽他們之間的談話。年輕人總愛用那不可一世又故做輕鬆的語調,隨意提起心中最在意的煩惱、或剛幹完的壞事。這群被特別獨立出來的YA,正是最愛說「耶」、巴不得每天都宣讀獨立宣言的族群,也是最積極展現生命力、最熱愛嘗試的一個階段。

在這本書裡,我做了個大膽嘗試,將少年小說裡常見的重要元素提煉出來。這些著名的經典小說裡,橫跨世代的共通之處,正是描寫出身而為人的重要關卡。

日本心理學家河合隼雄在《孩子與惡》書中曾說:「自我實現的萌芽,時常是以惡的型態顯現的。」小說情節裡所描述的好壞念頭或行為,才能造就所謂的獨一無二。

說來有些矛盾,成長應該是令人慶賀的開心事,在小說裡卻常以悲傷故事呈現,我想那正是小說的最高價值:每個故事集結著每個人一點點的考驗和傷口,像是虛擬卻如此真實。

它能給你一個機會去思考,當自己在那樣的時候會有什麼反應?然後當現實生活中,真正的考驗來臨時,你才有能力去做更好的選擇。

因為讀小說,我更熱愛自己的生命,也更看重自己。

不論你或你的孩子喜不喜歡念書,只要你們願意走進書店,拿起一本與自己呼應的小說,我相信你們會驚喜地發現,小說真的不是一本書,而是一個能懂你的知心好友。

內容試讀

父母有問題:孩子不愛閱讀怎麼辦?

雖然學校大力提倡閱讀,但想想大人不讀書也還過得去,

若非考試還是得應用閱讀和寫作能力,實在不能體會閱讀帶來的樂趣或意義。

現在打開電視和手機,資訊到處都是,難道真的非閱讀不可嗎?

書中沒有黃金屋,到底幹嘛要閱讀?

試想到異國旅行時,放眼所見都是看不懂的文字,打開電視也不知所云。幾天後的你,也許能猜得出幾句基本生活對話,但就算融入當地迅速學會聽和說,仍然是個「文盲」,周遭環境的訊息依然是終極密碼:地標、告示牌、票券、地圖……這個時候,我們才可能驚覺原來「閱讀」不只是「讀書」而已。

一個孩子學了注音,逐漸識字之後,彷彿像開了「天眼」一般,開始接受整個環境爆炸性的「資訊量」,例如:在捷運出口看到披彩虹旗的志工奮力發放傳單,在餐廳裡看見支持用台灣之名出賽東奧的連署海報,電視裡總統候選人精采的口水新聞,小吃店桌上放著附近店家的廣告面紙。連爺爺隨意翻看的農民曆,看起來都好有趣!

這些「天然天眼」可沒有加裝「過濾器」,不管看到了什麼,都會被照單全收到腦袋裡。而孩子又是怎麼解讀這些資訊的呢?一說到閱讀,有些孩子立刻沉下臉來,想到書就無精打采。閱讀能開拓視野、啟發心靈?拜託不要化身為學習單來煩人就好了!更別提大人說的什麼黃金屋顏如玉,趕快長大去打工比較實在。

不過,若是拿生活裡的話題跟孩子「開聊」,問問他們的意見,那可是比榕樹下阿公開講還要精采。

有天晚上我們母女去吃晚餐,正逢縣市長選舉,妹妹邊看著餐廳裡的電視新聞邊發表高見:「誰規定幾歲可以投票?為什麼小孩不能投票?誰當市長也會影響小孩啊!」畢竟早上幾點上學、要不要寫寒假作業這些事,可是攸關小孩每天日子好不好過。

「欸,老實說,小孩還在學認字單詞,生活經驗也還在累積,有很多事情沒辦法完全理解,的確還沒有足夠能力判斷,這樣要怎麼投票選市長?」妹妹聽完很不服氣,畢竟讀完整張選舉公報對小學五年級的她來說並不太難,她立刻要我舉出哪些是「小孩還不懂」的事情,於是我舉出一些專有名詞為例。

「那幾歲就聽得懂?每一個老人都知道嗎?長到20歲就一定懂嗎?那為什麼年紀到了就可以投票?」妹妹不放棄的追問。

這當然是個好問題,可惜我還沒想好如何回答,嘴裡的牛肉又這麼滑嫩順口,無法幫我拖延太久時間。

幸好妹妹又開口:「那大人可以協助我們了解思考啊,這樣小孩不就可以投票了嗎?」

這題我就會了!當然不是這樣!

「妹妹,思考是可以被協助的嗎?難道大人的協助不會影響你嗎?你怎麼確定你已經知道所有的事情了呢?或是協助你的那個人有沒有說錯呢?」我們之間突然沉默了下來,我知道我們都在想。

「嗯,那我要怎麼自己思考?」小菜被我們一筷一筷分完,妹妹打破沉默。

「你現在不就正在思考嗎? 我們從頭來一次,想想為什麼你會提出第一個問題?」

「因為剛看到報紙上寫要投票,然後電視上一堆人罵來罵去,覺得大人好像也沒有很能幹,為什麼小孩不能投票選好一點的人?」妹妹回憶著。

「你為什麼知道這些資訊?路邊阿伯跟你聊天的嗎?」我繼續問。

「就說我自己『看』的咩,你剛剛都沒在聽!」

沒錯,我要的就是這個答案。

「你為什麼看得懂?是因為你認識字吧?所以才不必靠別人就能知道事情。同樣的道理,你想想看自己如何思考?別人告訴你的話只能代表他個人的經驗和看法,你知道些什麼決定於你碰到誰,這不就是靠運氣嗎?如果只是用聽說的,你一定會被影響,只有閱讀才能讓你自己決定要看什麼、去找什麼資料、進而決定腦袋怎麼想。」我暫時做出一個小小結論。

後來我們又提到每個國家訂定的投票年齡都不一樣,台灣立法院曾有想要下修投票權與選舉權的年紀,不過沒有成功等等;不過妹妹最喜歡的,還是奧修書裡的說法:如果白宮和克里姆林宮裡分別是兩隻猴子當總統,說不定這世界就不會這麼麻煩了。

每個人都有基本的閱讀能力,讀書能開啟更多思考的連結通道,且不受限於別人的框架與詮釋;而深一層的意義,則是可以讓你拿回自己人生的主導權。

一本書會把自己帶往下一本書,一句標語能抓到一個關鍵字……閱讀能孩子啟動如心智圖似的思考旅程。


想要離家出走
事情不在這裡發生,不代表它沒有發生。——《彼得與他的寶貝》

離家背後的意義

在日本知名心理學家河合隼雄的《轉大人的辛苦》一書中,第一個分享的案例,便是一位少年「離家出走」的故事。

想出走少年的父母管教正常、平時也沒有衝突,百思不得其解後,只好求助心理諮商,這才赫然發現少年心中融雜獨立、煩悶、衝動與自我意識的念頭,讓他想在現實生活中做出巨大的改變。

這種「想出走」的孩子還未被納入統計數字裡,但相關數據就足以令人咋舌。根據內政部統計,台灣每年失蹤孩子約有上萬人,「離家出走」占了約七成;其中14∼16歲青少年為大宗,12歲以下的數據也逐年上升。

兒福聯盟進一步從第一線服務經驗中分析,女生離家的比例多於男生,顛覆一般人認為男孩較難管教的印象,而「猛爆型離家」最令父母束手無策,孩子離家前沒有異狀,更遑論知道可能的原因或去向了。

那麼看似平和溫順、照著生活步調走的孩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有多少孩子身在家中卻不時浮出離家出走的念頭?又是什麼讓孩子下了決心?

「對現況感到無力、想過不一樣的生活」是每個人再熟悉不過的念頭。

當我們漸漸厭煩原有的生活模式,或者不滿某些事物卻無法改變,胸口那股越來越滿的情緒,讓我們像顆鼓滿的氣球緊繃,只要一根羽毛也能輕易引爆……只不過發生在成年人身上,一切的「離開」都有了不同的詮釋:

離開職場去流浪,我們稱之為「中年壯遊」;

拋家棄子去旅行,我們稱之為「找回自己」;

空巢期離開原生地,我們稱之為「第二人生」……

或許我們都曾經起心動念過,但剛好在文學作品、音樂或電影裡找到了出口。

「離家」的經典情節替我們找到了慰藉,想像的經歷取代了實際的行動,並在這些豐富的素材中深深地共鳴共振、安頓了年少輕狂的心;當然也可能因為顧慮自己的能力或擔心後果,「不敢」的成分壓制了離開的衝動。

我們之所以無法接受孩子的離家出走,一部分來自於認為孩子的能力難以支撐雄心壯志或冒險犯難,另一部分則來自於情感面的受傷—離家似乎意味著親子關係的破裂與溝通失敗。

其實在青少年小說裡,透露著各種可能的線索與答案:「離家」往往是故事的開始,獨自一人才能對自我產生深刻的懷疑與詰問;「離家」是關係轉換的關鍵,舊的身份連結新的緣分,重新建構起另一個同名的自己;「離家」也有可能是表達不滿的無聲抗議;甚至更多時候,連孩子也未必知道自己正在發生什麼事,但那股對外探索冒險的渴望,與改變現況的需求,恰恰好與離家出走的壯闊感不謀而合。

不想成為「被安排」的角色

《彼得與他的寶貝》的主角彼得因戰爭而依親爺爺,卻被逼著野放自己收養的狐狸。野放後的他後悔不已,獨自冒著戰事不斷的風險,踏上尋找狐狸的危險旅程。

這段與動物間難捨的情懷,比起更大的家庭變動似乎是微不足道的犧牲,但彼得與狐狸的感情不被爺爺認可,無法抹滅的罪惡感與強烈的情感寄託成為強大動力,成了他上路的推手。

類似的情節,在現實生活中是否似曾相識呢?

當家庭成員面臨生離死別,或者父母婚姻狀態有了變化,孩子一向是「被安排」的角色。自身難保的大人們,或許當下忽略、也無力關照孩子心中的感受;也可能迫於現實考量,無法顧及孩子的意願。

而這些原本帶給孩子安定感受的外在環境一旦起了波瀾,即便大人盡力維持著表面上的生活秩序:上課、下課、吃飯、睡覺,孩子們內心的寧靜世界也早已崩塌,正在發生一場又一場的情感地震。

回想現今的社會新聞中,有些孩子為了不能打電玩、被沒收手機而負氣離家,這些看似是管教衝突,事實上是孩子對自主獨立的渴望,以及展現自我意識的堅決。

現實生活中,並非只有虐待、性侵等暴力行為會造成童年陰影,忽視冷漠的輕率言語,或是壓抑孩子情緒表達的「冷暴力」行為,也都是青少年小說裡離家出走的重要關鍵。與其說不要輕忽孩子的感受和困難,不如說是大人應該學習如何「尊重」並「正視」孩子的心理需求。

離家的預做練習,發揮正面意義

與溫暖療癒的《彼得》不同,另一本書《尋找阿嘉莎》,是由一對分別離家出走的姊妹擔綱主角。

為了尋找因渴望自由離家、而後被認為意外死亡的姊姊阿嘉莎,妹妹喬琪瞞著家人展開尋親之旅,途中發生的各種搶劫強盜殺人案件,不避諱地展現危機四伏的現實生活。即使兩姊妹分別離家的原因不同,但整體小說卻展現出「勇敢」的另一種樣貌—不管什麼原因,離家,是需要勇氣和能力的。

家長可為孩子製造機會在外過夜,或安排過夜營隊活動,這些在風險管控之下的嘗試,就是屬於「離家」的正規訓練。

離家的這幾晚像是一場實境考核,從生活自理、常規實踐、待人處事、安全判斷等,每一項都考驗著平日教養的成果。當父母不在身邊的時候,孩子是怎麼向這個世界展現自己的?和我們平常熟悉的那個寶貝一樣嗎?

除此之外,我們也同時讓孩子實際感受「獨立」需要的能力。不僅只是生活自理,也包括心智的成熟堅韌,都需要透過拉開距離來重新校正依賴與自主的比例,充分理解自己的能與不能。

將孩子日常累積於內心的正負能量,透過離家過夜的活動轉換為啟動獨立的刻意練習。在過程中體會平日難以接觸的孤獨、害怕,也領悟自己身上被激發的潛能與力量,創造出更堅強穩定的內心世界。


當孩子說謊-—《發癢的天賦》

給大人的閱讀準備

每次我介紹這本書,全場都會眼睛發亮,小孩開始變得渾身發癢,巴不得手上立刻有這本可以啃;大人則因為戳中自己心虛的點,也覺得身體發癢起來。但不論怎麼個「癢法」,小說裡的故事都能讓大家突然安靜下來,發現自己人生中許多「矛盾的信仰」。

這本書的故事設定很簡單,主角某一天發現自己得了某種怪病,只要聽到不符合事實的描述,胸前的乳頭就會開始發癢。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