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心靈/勵志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1
  •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2
  •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3
  •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4
  •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5
  •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6
  •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7
  •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8
  •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9
  •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暢銷

商品編號:S0500070
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作 者:許皓宜
出版社:如何出版社
系 列:HappyFamily
出版日期:2017年05月01日
定價 320 元
優惠價  -21%  253 元
內容介紹

用一段段親子間的交換日記,觸摸你心靈深處的焦慮核心:父母親。
18歲以前,我們被焦慮的父母養大,或許幸福,或許創傷;
18歲以後,我們試著整理這些幸與不幸,不再變成另一個焦慮的身影。

成年孩子與老母親的交換日記,承載了多少過往回憶?
揭秘原生家庭,解放心靈遺憾。
本書領你回到原生家庭,探索焦慮源頭,自我修復創傷。
沒有受過傷的人,不會真正強大。

本書特色:

◆與原生家庭和解: 搜尋象徵童年焦慮的人事物,串連自己與周遭人事物的關係。

◆與焦慮對話共存:透過現在和過去的似曾相識,引導我們表達留在過去的遺憾。

◆接受傷害的勇氣:人之所以覺得不幸福,是因為缺乏「面對現實世界」的勇氣。

摯情推薦:

知名作家/張曼娟‧諮商心理師、心理叢書作家 蘇絢慧‧中廣流行網主持人、資深媒體人/蘭萱‧暢銷作家/律師娘(林靜如)‧知名律師、作家/賴芳玉‧知名講師、作家、主持人/謝文憲‧資深媒體人/楊月娥‧親職溝通作家/羅怡君‧人氣DJ/瑪麗‧暖心作家/艾莉

當你無法理解某些大人的行為時,只要把他們想像成小孩,很多事情你就懂了。
內在小孩,指的就是我們心底最深層的那份焦慮。
如果你曾停下來仔細檢視,就會發現這些焦慮其實通往生命最主要的核心--父母親。

這些人事物及場景,你是否似曾相識?

◆執意把衣服折得一絲不苟的人,什麼原因讓他執著於整潔?
◆不敢上公共廁所的學生,真的只是害怕細菌嗎?
◆不斷開關電燈的年輕人,心裡真正想關掉的是什麼?
◆沒辦法平心靜氣和大主管說話,真的只是因為老闆太機車?
◆沒辦法拒絕強勢的女人,難道不是因為她身上有些似曾相識?
◆堅持不願吃路邊攤,或許和童年的窮酸感有關?

留在過去的遺憾,會變成無法擺脫的宿命,
唯有覺察和表達,不同的可能性才會開啟。

成年人有哪些潛在焦慮?傾聽內在小孩的心裡話:

「我不知道怎麼說,也不想說」
──成年人親密關係的療癒力量,就在於「被懂得」,讓我溫柔地代替你說出心裡的焦慮和痛苦吧。

「我什麼事都做不好」
──讓親愛的人知道:沒關係的,我就是愛那個有限的你,希望你也愛這個有限的我。

「事情會這樣,都是我害的」
──因為過度壓抑,所有的焦慮只得向內扛;但其實內心的那股憤怒是向外的,是對那個你寧願懲罰自己,也不願(不能)責備、惹他傷心難過的人。

「一不小心,我就會被別人取代」
──我們都曾幻想取代能力強的人,也害怕被能力強的人取代,又偏偏要幻想被能力強的人給取代。

「再這樣下去就完蛋了」
──母親的焦慮和所承受的壓力,影響她能付出多少母愛給孩子;所以悲觀性格也可能與母親個性相關,與母親周圍的環境相關。

「這世界上沒有人真的愛我」
──「愛到卡慘死」的當事人,雖然在被控制的痛苦中,卻深知自己愛著對方,因此努力覺察對方控制行為背後的邏輯。

作者簡介
最擅長「用關係說故事」的諮商心理師 許皓宜

曾在大專教學多年,也曾走入醫院和社區,聆聽發生在不同場域的故事。受過心理動力治療、婚姻與家庭治療的專業訓練,是國內長期耕耘於婚姻與家庭治療訓練的師資之一。主持環宇廣播電台《從心聊聊天》節目,商業周刊「心理學會客室」、《皇冠雜誌》《親子天下》專欄作家,也是媒體節目長期邀請的心理學專家。

隨年歲往上攀爬,她越體會:人們在關係與自我的探尋中,內心所盼所求,不過「真誠」二字而已。所以她離開諮商專業系所的教學,真誠地回到自己初衷所愛的書寫——以一種面對人心的深刻與同理。她的口吻直接而犀利,筆調溫暖而幽默,從自己、父母到周圍的人,以及許許多多的關係中,寫出了發生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故事,也記錄了我們記憶中不同典範的關係。

只願,我們能從各種曾經無法理解的人我關係中,發現那裡頭原來具有認識自我的深刻意義。然後同意,原來我們生而都自有一種獨特的價值與魅力。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博士,現任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出版著作有《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人生不能沒有伴》《與父母和解,療癒每段關係裡的不完美》(以上為如何出版)《為何上班這麼累?其實是你心累》《如果,愛能不寂寞》《教出情緒不暴走的孩子》《在愛情的四季裡,妳依然可以做自己》,以及有聲書籍《聽孩子說,我們忘了的事》等書。

FB粉絲團:許皓宜.心理學與生活 www.facebook.com/Dr.Hsu1231

規格
商品編號:S0500070
ISBN:9789861364872
208頁,25開,中翻,平裝。
各界推薦

來自藝文界的分享推薦&親子間的貼心話

我是皓宜作品的長期讀者(也榮幸的被邀請推薦多本),但我要這麼說,這一本是皓宜的書中,最令我感動與讀到心坎裡的書,字字句句都是兩代之間的關係呈現,和傷痕化解。在真誠及令人會心一笑的敘說中,我們也能一起走過擁抱自己的內在小孩,及和好再相愛的歷程。

—諮商心理師、心理叢書作家 蘇絢慧

讓我們跟著皓宜,探訪自己的內在小孩,將是一趟美好的救贖之旅。

—知名作家 張曼娟

或許人生最大目的,不是成就什麼事、成全哪些人,而是好好地花一輩子時間,把自己剝開來看清楚。這是一本最誠摯的心靈邀請,帶著我們一起向內梳整探問、也勇敢伸手向外觸及默默影響我們至深的人;在作者溫柔的引導下,我們一步步面對自己的不安與焦慮,最終發現人必須為自己而活,卻因為別人而存在的意義。

—親職溝通作家 羅怡君

我的愛在心裡,沒說的跟您知道的一樣多。

—律師娘(林靜如)

母親早逝,告別式後,我整理她的遺物,發現一本她年輕時寫的日記,一本從我出生後一週就開始寫的日記。

裡面記載了對我的期許、父母關係、婆媳關係、妯娌關係……等,我是在忽悲忽喜中看完這整本日記。

其中一段,母親寫下對我的期望,讓我思考許久,潸然淚下,久久不能自已~

給文憲:「我希望你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

我想送給天上的母親:「今天的我,您看到了嗎?」

—知名講師、作家、主持人 謝文憲

我家餐桌上有一本「愛的交代」聯絡簿,原本用來叮囑吃早餐和提醒行程等瑣事,後來變成另類的交流平台,家人們彼此關心鼓勵,更有批評和道歉。皓宜的書提醒我再看一遍這本一家四人的共同著作,承認情緒需要很大的勇氣,寫下來原來比說更美麗。

—資深媒體人 楊月娥

我的母親在勸我一定要生孩子的時候,對我說了一段話:「就算不結婚也沒關係,但一定要有孩子,不然妳無聊的時候要找誰麻煩?」

這是我聽過對親子關係最一針見血的解釋了,原來,所謂的親子關係就是不斷找彼此麻煩的、一輩子無法切斷的深刻繫絆。

—暖心作家 艾莉

母親與小孩,永遠在說兩種不同的語言!感謝宇宙,讓我找到翻譯字典了(先遞給母親)。

—人氣DJ 瑪麗

目錄

〈作者序〉「表達」是解開一切痛苦的根源

〈楔子〉召喚內在小孩

大孩子和老母親的交換日記

天才心理學家,卻當不了好媽媽

第一話 原生家庭:一門學習「認了」的功課

幸福家庭就要「一團和氣」?

為何對家庭感到「失望」?

誰才是維持家庭關係的「好人」?

「認命」就會過得不好嗎?

第二話 人之初,焦慮就成形了

能力有限的焦慮—據說在父母使壞前,創傷就存在了

幻想世界的焦慮—面對充滿焦慮的世界,人學會了「幻想」

攻擊所愛的焦慮—如果幻想成真了怎麼辦?

否認現實的焦慮—拒絕承認失去,也無法真的擁有

A等同B的焦慮—陷入宿命,是為了跳脫宿命?

第三話 內在小孩的心裡話:成年人有哪些潛在焦慮?

「我不知道怎麼說,也不想說」

—有些人,是用「行動」在說話

「我什麼事都做不好」

—太能幹的人和太無能的人,可能有相仿的心情

「事情會這樣,都是我害的」

—壓抑也是一種自我懲罰

「一不小心,我就會被別人取代」

—「想像會輸」又「輸不起」的挫折感

「再這樣下去就完蛋了」

—焦慮只是一種「無法理解」的心情

「這世界上沒有人真的愛我」

—幻想未能和現實做檢核,就形成心魔

「不想讓別人看見我真實的樣子」

—活在別人的問題中,就不用去面對自己

第四話 哀悼失去,自我價值感才能逐漸穩定

請承認自己的疲憊吧

拿掉罪惡感後,「失去」就只是感到可惜而已

通往心靈穩定的「哀悼」之路,需要預備三種勇氣

接受傷害的勇氣

看見別人好處的勇氣

重建心靈世界中夠好的自己

尾聲 心理學家給小孩和內在小孩的話

「表達」是解開一切痛苦的根源

嘗試用不同的文體寫作,是為了有更大空間,揮別對號入座的包袱,能夠把每個人心裡不敢說出口的那一面,盡可能地表達出來。

學心理諮商這麼多年,我深刻明白「表達」是解開一切痛苦的根源,這指的不是非得把某些秘密告訴別人,而是起碼願意面對自己其實還未忘記。

「表達」是為了讓心靈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從前,我是一個只會抱怨的女兒,不可諱言地,有時也抱怨自己的工作和家庭,抱怨那些討厭的人。然而,只是抱怨某些事情的結果,會讓我們接觸不了自己的心,看不見那些深刻的情感,學不了好好憐惜,和為自己哭泣。

所以我特別喜歡閱讀客體關係理論、和精神分析師梅蘭妮.克萊茵的文章。我從精神分析對人性黑暗面的探討中,獲得許多好好活著的勇氣,並深知心理學概念裡頭,總藏著人性深處的珍貴資產,值得我們花費一生去體會。

在這次的寫作中,我虛擬了一個原本極愛抱怨的女兒(嗯,或許她也非常貼近我本身的性格),以及一位原本十分傳統的媽媽,從影響心理學領域深遠的女性精神分析師梅蘭妮・克萊茵的家庭故事開始,展開一場脣槍舌戰的書信往來,同時也走向一條看透焦慮、面對遺憾的心靈旅程。此外,我以近來時常發生的社會事件入題,期待和大家一同思考某些行為背後的不同可能性。

坦白說,寫完這本書後,回頭再看看自己的父母,我開始覺得他們真是挺可愛的。不管你的父母是否仍然陪在你身邊,我也想邀請你,一起重新建構他們在我們心目中的記憶。

在這本書中,我唯一無法杜撰的是——這種人與自我、人與關係上的頓悟與轉變,永遠有可能在現實生活中發生。就如同我從克萊茵身上學到的:人生是一條恆長的、面對失落與現實的歷程,沒有理解那些或多或少的傷痛,人心無法真的變得強大。

許皓宜

內容試讀

能力有限的焦慮 — 據說在父母使壞前,創傷就存在了

親愛的媽媽:

我常常在想,人出生以後如何感知這個世界?

有人說,新生兒之所以大哭,是因為知道自己要來世間還債;科學發現則不然:初啼是由於新生兒離開母體後,吸進了第一口空氣,緊接著的呼吸動作迫使空氣排出肺部,氣體通過聲帶發出的震動聲響,便形成初生時聽來強而有力的哭聲。

隨著肺呼吸完成,新生兒的血液循環開始運作,體內的臟器紛紛各司其職,原本仰賴臍帶與母體的連結宣告終止。一個新生命獨立了。

離開悠遊自得的水中世界,突然接觸到既明亮又冰冷、喧鬧又疏離的嶄新環境,更多刺激撫上口、鼻,竄入甫動工的胸腔、肺臟,促使聲帶發出更強烈的呱呱哭喊,引來周圍的大人照顧自己。新生命的獨立是如此微妙:有形的臍帶只是化成無形的羈絆,剪不斷。

小晴兒剛出生沒多久,護士將饑餓啼哭的她送來我身邊,解開產後汁液頻頻匯聚的乳房,來停止饞饞小嘴的渴望與不安。

嬰兒的口和母親的乳房—不該是天經地義的結合,是世上最初最美的接觸才對?

然而當她小嘴來到我胸前,這美好的片刻才不過數秒,她就吐出原本含住的柔軟,用力啼哭。

「哎呀,吸不到奶。加油啊小東西。」護士在旁為小晴兒和我打氣。

含,吐,哭。

咬,吐,吼。

她尋找乳房的力道和氣息逐漸加重,哭泣聲也從小溪流轉成急湍瀑布。

然後我們都累了。乳房的脹痛更劇,乳汁卻一丁點也不見排出。小東西的饑餓更深,珍貴初乳卻連一滴都吝於給予。

「算了,太難了。」我被小晴兒哭得心急,喚家人幫忙拿來事先準備好的電動吸乳器,咬著牙用熱燙的毛巾舒緩漲如巨石的乳房,在馬達的強力擠壓下,鵝黃色的乳汁終於通過管道進入透明的奶瓶。

為數不多的液體,放在手上還有方離開母體的溫度。

小嬰兒如獲至寶,嘴邊肉前後蠕動,短暫解去剛才的渴。但初乳稀有豈能滿足嬰兒的胃口?哭泣取代「不夠不夠」的抗議聲再次響起,也重新帶起為母如我心裡的無盡挫折。

隔壁產房的那位媽媽顯然比我爭氣。

哭哭停停的嬰兒啼聲後,一陣歡呼從隔壁房裡響起。

「你看,他會了他會了。」

「他的小嘴好可愛。」

想必是那廂的新生兒在掙扎後,學會以自己的口去吸吮母親的乳房。

禁不住好奇,我拖著產後尚無力的腳步前去探望。隔壁媽媽顧不得袒露乳房的春光,大手招呼我進房。

我看見嬰兒皺巴巴的臉龐,穩穩貼合著母親胸前雪白的山峰。嬰兒微微拱起的身軀形成一種獨特的招式,就像某種高超的瑜伽技巧般,旁人學不來;搭配著母親呼吸氣息的起伏,產生一種規則的律動。

太美的畫面了,耀眼得令我幾乎睜不開眼。

好景不常,隔壁房的寧靜並沒有維持太久。明明已經學會吸吮乳房的新生兒,啼哭音量卻越來越大。

豐腴的母親日夜進補,食材中也加入各種傳說可以「通乳」的成分,但寶寶仍像個深不見底的大胃王,用強烈的哭聲來表達饑餓。

那母親臉上的慈愛光輝逐漸被憂愁取代。每每我和她並排站在育嬰室前探望寶寶,她總自責乳汁不足,我則感嘆錯過了親餵的時機。

幾天過去,加入我們「懺悔媽媽團」的人數日益龐大。我們才知道,原來那家的寶寶才剛因為黃疸指數過高而去接受光療,另一家的寶寶夜半總因胃脹氣大哭而無法入眠……

媽,到底是誰說「為母則強」這種鬼話?

當了母親以後,明明膽小得要命,孩子隨便一哭都讓我們心碎,深知自己能力有限,根本無法應付所有未知的威脅。

就像克萊茵女士所言:母親不可能完全滿足嬰兒,嬰兒亦缺乏理解世界的能力。兩者的有限性加在一起,必然經歷混亂與創傷。

我們總以為是父母做了什麼造成孩子的創傷,殊不知在生命最初,創傷可能早就被設定存在了。

恩恩

親愛的恩恩:

妳生產當天的情景媽媽印象深刻,妳擠奶露出痛苦表情也讓我十分心急。恩恩,即便知道妳已經是個大人了,媽媽也無法將與妳有關的一切置身事外,妳的挫折仍引發我幫不上忙的焦慮。是的,媽媽必須承認自己能力有限,即便生養過兩個小孩,面對初為人母的妳依然使不上力。

然而人好像就是這樣,越焦慮於自己使不上力,就越想要給妳亂出主意。我永遠記得妳產後某天,突然像吃了炸藥一般對我說:「妳可不可以不要再一直落井下石,不要再一直碎碎唸:『妳看,我就跟妳說過……』我知道妳很厲害,我知道妳是我媽,可是妳能不能給我一點自己的空間,讓我依自己的方式來養小孩!」

媽媽一方面感到難過,一方面也自責—我知道對一個遭遇挫折的新手媽媽而言,這些話就像在責備她一般。

媽媽只想讓妳知道,我並沒有這個意思。

媽媽

親愛的媽媽:

焦慮真的會讓人做出許多不見得貼近本意的行為。

就像您不斷地想要幫忙我,就像我忍不住大發脾氣。

我們都還無法承受自己能力有限、允許自己能力有限。我們太常用「全能」的自我期待來掌控自己的生活,折磨身邊的人。

然而,唯有面對天地萬物、大山大海時,我卻能看見自己的渺小,體會「能力有限」其實就是身為一個人最大的快樂。

親愛的媽媽,面對能力有限的焦慮,我們努力讓自己不再努力,直到真正願意放手的那一天。

恩恩

幻想世界的焦慮--面對充滿焦慮的世界,人學會了「幻想」

親愛的媽媽:

如果有一天,外星人趁酣睡時把您抓走。

迷迷糊糊地,您在搖晃的太空船中醒來,睜眼所見,是一大片您從未見過、有著奇異長相的外星物體。他們比手畫腳說著您聽不懂的外星語言,並且圍繞著您,用您未曾感知過的體溫在您身上磨蹭。

您不知道他們是表達親近還是敵意,也不知道在這奇特的環境裡會遭遇什麼事。

您心裡的感受會是什麼?

我想我會感到背脊發涼,心裡浮現焦慮恐慌。

人初誕生在世上的感覺,八成就是如此。

一個新生命對世界的理解實在太少,任何周邊事物都可能引發焦慮。焦慮感於是用一種扭曲而背離現實的存在,與人連結。所以克萊茵說:我們最早經驗到的現實是幻想式的,並被不真實的現實給包圍。

此時,我們心智中大部分的能量,都被拿去對抗面對新環境刺激的焦慮;雖然具備人形,卻不過是一副器官能夠運作的軀體,而稱不上是兼備自我意識的個體。直到發展出足以解決焦慮的能力,新刺激才逐漸被我們給消化承擔,成為內在的一部分。

在克萊茵女士的臨床觀察中,「幻想」是孩童最常用來排除焦慮的方式。

小晴兒一歲之前,我是個超級忙碌的媽媽,心裡懷抱著沒辦法好好照顧她的歉疚感,又忍不住希望她能按表操課,以規律的作息運行她每天的生活日常。

我選擇四小時喝一次奶的餵養法,克制自己的不捨,避免在時間未到時讓小晴兒接觸到奶瓶。我時常得忍受小晴兒可憐的嗚咽聲,於是我送給她一只安撫奶嘴,來減輕自己無從消解的罪惡感。

一開始,她吸吮那根本不會有乳汁流出的奶嘴時,沒多久就會伸舌頭將它推出嘴外。毫無經驗的我,也只能再把奶嘴(假奶)塞回她嘴裡—有時搭配輕拍她胸口的節奏,有時來回撫摸她的額頭,或哼上幾首不成調的曲子。

我注意到,當她發現不管自己怎麼努力,都無法把惱人的奶嘴(假奶)丟棄、得到真正的乳汁後,她不但沒有抓狂,原本深鎖的眉頭反而逐漸舒緩,在一種仿若夢境的恍然中睡去。

接著,每當她等不到奶時,開始轉而主動吸吮自己的手指頭;只要仍聽見媽媽的聲音,感受到我的手停留在她的臉頰,即使沒有喝奶也能逐漸入眠。

我相信她在美妙的幻想中,將奶嘴與手指頭和著唾液的甘甜,想像成能夠帶給自己滿足的汁液。

這真是一件相當詭異的心理機制:在創傷中,我們似乎真學會了解決焦慮的方式。

孩子幻想著。母親也幻想孩子正在幻想著。

然而在人的幻想世界裡,仍是晴時多雲偶陣雨。

小晴兒並非無時無刻都像個甜美天使,更多時候她會哭鬧踢腿,不管你怎麼換尿布、送奶水,都不能令她滿意地停止那惱人的尖叫聲。

她會揮手拒絕你遞上的各種善意,朝你所在的方向發出怨恨般的嘶吼(喔,在母親的想像裡,這可一點都不誇張……)倘若你無法淡定地等著她情緒過去,那麼就有可能演變成一場讓雙方都筋疲力盡的戰役。

我是直到小晴兒會說話後才能體會,原來小孩哭泣聲的含義,遠比語言所能表達的多。

那天,我和小晴兒陪她爸爸去買新衣服,她爸爸開個玩笑,惹怒了她。

她很快別過頭去,嘴裡唸唸有詞。我湊近她身邊偷聽,一連串「我討厭爸爸」「我最討厭爸爸」「我不要爸爸」……從她口中反覆播送出來。

我牽著她的手往前走,遇上一尊穿著展示服的假人模特兒。只見她瞬間撲上假人,在她(假人)身上左揮打、右拍擊,「我要把爸爸踢下來」「我要把爸爸打下來」……

當我提醒小晴兒,爸爸是男生,而她所攻擊的模特兒是個女生時,她又反應靈敏地撲上另一座男性身型的假人,重複剛剛的動作。

我猜,小晴兒正在幻想中給她爸爸一記左勾拳,右手扯著爸爸的頭髮不放,報復那可惡的臉孔直到她氣消為止。

所以我拉起小晴兒的手說:「走,媽媽帶妳去打爸爸。」

她頓時停下原本的舉動,退縮地搖搖頭。

「沒關係,媽媽幫妳。」

我帶著小晴兒往她爸爸的方向走去,對著她幻想中的可惡男人說:「你剛剛說錯話了,現在我們要來打你屁屁。」我向老公使了個眼色,用誇張的動作,抓起小晴兒的手往她爸爸的屁屁揮去。

一下、兩下……

她笑聲咯咯,逐漸掃去臉上的陰霾。過一會兒,她蹦蹦跳跳地重新玩耍起來,彷彿剛才的不愉快從未發生。

我好像看見她內心的焦慮感從幻想躍進現實世界,得到釋放。

我心裡不免埋怨自己,過去總愛阻撓她幻想,老覺得那些配不上孩童純真的「邪惡」念頭,她最好連想都別想。遇見心理學和克萊茵女士之前,我實在很少想過要為她搭建一個基地,讓她焦慮時的幻想,能在安全狀態中發生。

媽,其實「幻想」,不就是人性中最偉大的自由嗎?

唯有壓抑,才為幻想世界裡的恨意帶來真實的危險。

恩恩

親愛的恩恩:

我想,不只小孩會幻想,媽媽我都已經是個老人家了,還是時常在幻想。

比方說我看見妳提到「壓抑」兩個字,心裡不免幻想:妳是不是在指責我小時候也壓抑妳的幻想?

不管我怎麼揮揮手想要趕走這樣的念頭,或告訴自己妳可能沒這樣的意思,覺得自己被責怪的感受還是揮之不去。

妳說的沒錯,母親的心就是這麼脆弱:我們幻想自己要當個好媽媽,又忍不住幻想自己在兒女心裡可能不是個好媽媽。

很多成年的子女可能不知道,父母並不見得心智就比較成熟,我們也時常幻想自己還能像過去一般被孩子需要,彷彿還能當個被孩子依賴的好父母,就有繼續生存下去的價值。

這種感覺還真難說出口:看著各方面好像都強過自己的孩子,心裡一方面為你們感到驕傲,一方面又幻想自己肯定還有什麼能夠教導你們。所以忍不住要嘮叨碎唸,忍不住要告訴你們什麼事情該怎麼做,忍不住要把「我是為你好」掛在嘴邊……

因為怕有天不再被你們需要了,我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怎麼辦才好?恩恩。我真高興妳能這麼分析事理,開始當個不同於我的媽媽;但我也更感受到,原來子女越是青出於藍,也就越有離開父母的本事和能力了……

唉,幻想世界真是讓人焦慮。

我只能幻想,長大後的你還是會記得回來。

媽媽

親愛的媽媽:

孩子總有玩心。但只要您開口,我都會記得回來。

恩恩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