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編輯筆記 > 好故事
全世界最美麗的書封模特兒──《決戰王妃》奧黛莉
全世界最美麗的書封模特兒──《決戰王妃》奧黛莉
好故事小書靈 伊利亞首都報導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決戰王妃3》在五月六日全球同步出版,直接帶動全系列攻佔誠品排行榜1.2.3.名,這套浪漫競存小說在美國,不僅開出紅盤暢銷破110萬冊,第三集出版當天更是造成推特沉寂,「出版人週刊」報導說,這應該要恭喜/歸責於《決戰王妃3》吧!

小書靈遊走書店側擊,除了遍地灑花聲之外,許多讀者都是看著封面輕呼:好~美~喔~~~

當時決定重金買下原文版書封,就是眾編輯、企劃一致投票,封面上的王妃太令人心醉。三部曲都是由美國模特兒奧黛莉.赫莉絲特(Audrey Hollister)擔綱。聰明、美麗、率真,簡直是女主角亞美利加的化身!尤其她還為第3集「真命天女」拍了一支書籍宣傳片,不少粉絲甚至詢問能不能乾脆電影女主角就由她來演呢!


我覺得有時我們就像個結,糾結不清,難以分離。是該做選擇了。


另外,華麗的禮服也是粉絲的關注焦點。But Sorry第一集的禮服是二手禮服(而且原本不是水藍色的唷,請看變身過程)。但第三集真命天女的婚紗則來自設計師品牌Pnina Tornai。啊,看著這些可愛的花絮報導,小書靈只能說:每個女孩心中都住個王妃呀~~~~~~


決戰王妃1
,直擊封面拍攝,禮服大變身!


決戰王妃3,在片場裡俏皮的奧黛莉


中文版第三集還在預購的時候,粉絲們就在問「決戰王妃外傳」,這是有關王子麥克森和亞美利加青梅竹馬亞斯本的男孩心事!目前圓神出版社預計將於八月出版,請密切關注圓神書活網公布進度,直接點選書封,歡迎下載各集王妃的 FB 刊頭和電腦桌布!


     

在社會階級分明的伊利亞王國,當上王妃是扭轉命運的唯一機會。

17歲的亞美利加幸運入選,全家人的未來全都寄託於她。
選妃過程將實況轉播,全國人民屏息以待。
因為,王妃只有一位。華服珠寶、美宴佳餚,亞美利加彷彿躍上枝頭。

她的才華與直率贏得王子的好感,卻招來其他女孩危險的妒意。
但這一切根本都不是亞美利加想要的。

一輩子只有一次的競賽,沒有人願意乖乖照著遊戲規則走。
而女孩們不知道的是,看似最受歡迎的亞美利加其實藏了一件不能說的心事──
一個足以讓她人生從此垮台的大秘密……

這是個充滿心機、曖眛、無法預測的世界

伊利亞王國設是個階級分明的專制國家,全國分成8個階級:
(1)皇室;(2)軍人、官員;(3)教師;(4)農商工;
(5)工匠、藝術家;(6)從事文書工作的僕役;
(7)從事勞力工作的僕役;(8)遊民、罪犯。

伊利亞王國的公主成年後必須嫁給外國皇室,加強外交關係。王子成年後則必須迎娶平民女子,鞏固底下階層的向心力。平民嫁入皇室之後,全家的社會階級都能提升至第一階。因此王妃競選可說是全民活動,所有的選妃過程皆在《伊利亞首都報導》實況播出。

競選方法:
1. 全國18~23歲的女孩將收到一封邀請函,欲參加者必須填好申請表,並於期限內親送地方行政機構。
2. 伊利亞王國共有35個省分,每省將抽出1位女孩。
3. 《伊利亞首都報導》將公布35位王妃候選人,立刻晉升為第3階級(亞美利加家庭為藝術家,原為第5階級)。
接下來的一週,政府官員將拜訪候選人,並做詳盡說明與準備。全國候選人將於第二週進宮,開始選妃活動。
4. 誰會是王妃?何時會揭曉?只有王子能決定……

亞美利加的第一次

這裡沒有自由。露台的欄杆把我圍住,彷彿關在籠子裡。我還可以看到皇宮四周的圍牆高高聳立,上頭有衛兵,我必須到皇宮外面,但沒人會准許我這麼做的。絕望讓我感覺更虛弱,我看著森林,但大概除了綠色植物之外什麼也看不到吧。

我回頭把門閂上,重心有點不穩。眼裡噙著淚水,跑出了房門。我跑到一條還記得的走廊上,完全無視於藝術作品、簾布,也沒看見衛兵,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皇宮的哪裡。我只知道下了樓梯右轉,就會看見一大片通往花園的玻璃門。我現在需要一個出口。

我走下大階梯,赤腳走在大理石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這條走道上有好幾名衛兵,但沒人看見我。我就這樣找到了我在找的地方。

就像稍早一樣,兩名男子站在門的兩邊,我試著走過去時,其中一位攔下我,他手裡拿著像長矛的棍子,阻止我到出口。

「不好意思,小姐,您必須回自己的房間。」他嚴正說道。即便說話的聲音不大,在這安靜的走廊上,他的聲音像是陣陣雷響。

「不⋯⋯不。我需要⋯⋯到外面去。」字句糾結不清,我無法正常呼吸了。

「小姐,您現在必須回房間去了。」第二名衛兵朝著我走過來。

「拜託你。」我開始上氣不接下氣,覺得自己就要昏倒了。

「很抱歉⋯⋯是亞美利加小姐嗎?」他找到我的名牌,接著說:「您必須回去您的房間了。」

「我⋯⋯不能呼吸。」我結結巴巴地說,全身掉進衛兵的手臂裡,衛兵因為靠太近而撞到我,他手上的棍子掉落在地。我虛弱地抓著他,感覺連頭昏眼花都要耗盡氣力了。

「放開她!」這是我沒聽過的聲音,但是充滿威嚴。我的頭順著聲音轉過去。是麥克森王子。由於我的頭躺在一個奇怪的角度,他的樣子看起來很特別,但我認出他的頭髮,還有他站著的模樣。

「王子殿下,她剛剛暈倒了,想要去外面。」第一名衛兵解釋的時候,看起來很緊張。如果他傷害到我,他的麻煩可大了,因為我現在可是伊利亞王國的財產。

「打開門讓她出去。立刻!」

「是,王子殿下。」第一名衛兵走過去,拿出一把鑰匙。我的頭還保持著奇怪的姿勢,這時我聽見鑰匙碰撞的聲音,一把鑰匙卡進門鎖裡。我努力站起來,王子則擔 心地看著我。接著,一陣香甜的空氣迎面而來,給了我所需要的動力。我從衛兵的臂彎裡用力站起來,像個喝醉酒的人,跌跌撞撞地跑進花園裡。

我搖搖晃晃地走著,完全不在乎自己是否優雅。我只想到外面,讓自己感受溫暖的空氣吹過皮膚,以及腳趾下的草葉。不知道為什麼,就連大自然裡的植物,在這裡 都被種出一種奢華的感覺。我想要走進那些樹裡,但我的腳只能讓我走到這裡。我倒臥在一座小小的石椅前,細緻的綠色睡袍已經弄髒。我的手放在椅子上,頭則枕 在手上。

我已經沒有力氣哭了,眼淚只是靜靜流下來,但我還是深陷悲傷情緒裡。我是怎麼到這裡的?我怎麼讓這一切發生的?我在這裡會變成怎麼樣的人?我能夠回到過去,擁有在這之前的生活嗎?即使是片刻?我真的不知道。而我對這一切卻束手無策。

我太專心想著這些事,所以沒發現自己並非獨自一人,直到麥克森王子開口說話。

「親愛的,妳還好嗎?」他問我。

「我不是你的親愛的。」我抬起頭瞪著他說。我的語氣和眼神肯定充滿厭惡。

「我做了什麼冒犯妳的事情嗎?我不是給了妳最迫切需要的空間嗎?」面對我的回應,他感到困惑不已。我猜他大概以為我們都會愛慕他,並感謝他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

我毫無畏懼地瞪著他,不過我的兩頰都是淚水,可能沒什麼效果就是了。

「不好意思,親愛的,妳還要繼續哭泣嗎?」這個關心聽起來有點公式化。

「別那樣叫我!比起你籠子裡其他三十四位陌生人,我才不是什麼親愛的。」他靠近我,對於我不留情面的言語,似乎不覺得被冒犯。他看起來只是⋯⋯另有所思,表情還挺有趣的。

以男孩來說,他走路的方式相當優雅,當他踱步,在我身邊走來走去的時候,看起來也相當自在。但目前的狀況真是太尷尬了,我的勇氣瞬間被融化,表現在我的臉 上。因為他還穿著正式整齊的西裝,而我幾近半裸,只能縮著身體。彷彿我該害怕的不是他的階級,而是他的行為舉止。他肯定擅長面對不開心的人,而且經驗豐 富,因為他答話的時候特別鎮定。

「這麼說就不公平了,妳們都是我的親愛的,我只是必須尋找那位最親愛的,這是我的義務。」

「你剛剛真的說了『義務』嗎?」

他咯咯發笑。「恐怕是的。原諒我,這是我的教育使然。」

「教育!」我低聲說,邊翻了個白眼。「太荒謬了。」

「不好意思,妳說什麼?」他問道。

「太荒謬了!」我大叫著說,這時我覺得找回一些勇氣了。

「什麼太荒謬?」

「這場競選!整件事!難道你沒愛過任何人嗎?你就想要這樣挑一個妻子嗎?你真的這麼膚淺嗎?」我在地上輕輕把身體轉過去說。接著,他坐到長椅上,想讓氣氛輕鬆點。但我實在氣到一點都不感謝他。

「我可以明白為什麼我看起來如此,為什麼這整件事看起來只像是廉價的娛樂節目。但真實生活中,我是個非常謹慎的人,我並沒有和很多女孩碰面約會,只有和外交官的女兒們往來,而且我們通常都沒什麼話聊,因為通常我們得先努力說同一種語言才行。」

麥克森似乎覺得這是個笑話,他輕輕地笑了笑,但我可笑不出來,於是他清清喉嚨。

「環境就是如此,我還沒有機會墜入愛河,那妳呢?」

「我有。」我據實以報。但那兩個字一說出口,我就希望能收回來,這是我私人的事,不干他的事。 「那麼妳幸運多了。」他聽起來有點嫉妒。

想想,這是一件超越伊利亞王子認知的事情,這是件我很想忘記的事情。

「父親母親是以這種方式結婚的,而且他們很快樂。我也希望找到幸福。找到一位受全伊利亞人民愛戴的女孩,某個能陪伴我的人,還可以好好款待其他國家元首。一個能夠和我的好友們相處,也能夠成為我知己的人。我已經準備好要尋找我的妻子。」

他聲音裡所流露的誠摯令我震驚。沒有一絲諷刺。在我看來這不過就是場選秀節目,卻是他唯一能獲得幸福的機會。他甚至還不能再來一輪。嗯,或許可以,但鐵定很不好受。他絕望中帶著樂觀,我發現自己對他的厭惡減少。太奇妙了。

「妳真的覺得這裡是個牢籠嗎?」他的眼神充滿同情。

「是的,我是這麼覺得。」我小小聲地說,然後很快補上:「王子殿下。」

「我自己也好幾次有這種感覺。但是妳必須承認,這是個很美麗的籠子。」

「為你設計的。但如果是用其他三十四個男人來裝滿你美麗的籠子,而且他們全都為了爭奪同樣的目標,你看還會有多美麗。」

他一邊眉毛挑起。「真的有人因為我吵架嗎?難道妳們不明白,我才是做決定的人嗎?」

「這樣說不太公平。她們努力的原因有兩種,有些人是因為你,有些人是因為那頂后冠。但她們都知道該如何表現,也認為你的選擇並不難理解。」

「啊,是啊。人,還是后冠?我很害怕有些人分辨不出兩者的差別。」他搖搖頭說。

「只能祝你好運。」我平平淡淡地說。

過了一會兒,我覺得自己有點苛刻。我抬起頭,用眼角餘光看著他,等著他說話。他看著草坪上一個定點,臉上浮現擔憂的神情。看起來這一點令他很痛苦。他深吸一口氣,轉過去背對著我。

「那妳是為了什麼而在這裡奮戰?」

「其實,這是一場誤會。」

「誤會?」


--故事摘自《
決戰王妃》三部曲之1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歡迎加入「書是活的」粉絲團,獲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