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02600099
不朽之心4:黑焰
原文作者: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當代文學
出版日期:2011年07月25日
定價 280 元
優惠價  -21%  221 元
內容介紹

請別放棄,因為你是這片黑暗裡,唯一的光。
系列熱賣超過6,000,000 冊!榮登紐約時報書榜65週,蟬連冠軍15週!
全美十大最受歡迎青少年小說家傾力大作!讓所有人讀完後,都想奮不顧身地去愛!

「歡迎來到黑暗的一方。妳在這裡會非常快樂。」

當哈薇加入不朽者行列後,艾芙試著幫助她適應新生活,但哈薇卻被新生的力量沖昏了頭,莽撞輕率的行為險將不朽者的秘密公諸於世。然而,艾芙越是努力保住不朽者的秘密,越是把哈薇推往敵人──羅曼。
同時,為了解除羅曼對戴蒙的詛咒,艾芙深入黑暗巫術的世界,卻陰錯陽差,愛上不顧一切要毀滅她的羅曼。她的身體中升起一股陌生的悸動,全然無法阻擋自己對羅曼的思念,渴望他的碰觸。這股炙熱如火的吸引力幾乎將她吞噬殆盡,艾芙努力抗拒,羅曼卻樂得利用她漸趨軟弱、一步步走向臣服的靈魂。  
艾芙急於解除咒語以免釀成巨禍,於是求助裘德,賭上她所有深愛的一切來挽救自己──以及和戴蒙的未來……

各方讚譽
․作者勇於自我挑戰,續集精采度的門檻越來越高,值得期待的系列!《年輕人也愛讀》
․艾芙如此真實,彷彿道出妳我的青春故事。《噬讀者》
․讓人讀完也想拚了命去愛一個人的故事!《書后》(五顆星推薦)
․結局出乎意料,難怪大家心甘情願地等待下一集。《RT書評》(首選推薦)
․奇幻愛情故事的新疆界。百分百推薦。《酷媽當道》
․作者精準描繪愛情與友情裡的信任與背叛,深得我心。《夜貓子傳奇》



作者介紹

美國十大受歡迎青少年作家 
愛莉森.諾艾勒(Alyson Noël

青少年小說的得獎作家,也是《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出版人週刊》書榜的常勝軍。有廣大的讀者群,在許多票選活動中,皆獲選為最受歡迎的青少年小說作家之一。二○○九年出版的《不朽之心》系列更是將她推向顛峰,系列包含:《不朽之心》《藍月》《暗影》《黑焰》《夜星》《永恆》(暫譯)。高中畢業後,旅居希臘,帶給她源源不絕的靈感。現和先生居住在充滿陽光的加州,專事寫作。
作者部落格:www.alysonnoel.com/


譯者簡介

陳芳誼
台大外文系畢,現於輔仁翻譯所研讀口筆譯,每天和二十六個英文字母及X個中文字空手搏擊。青春期曾屢獲文學獎,不過數年前台大文學獎消費完最後一次失戀後便沉寂文壇。譯作有《不朽之心3:暗影》《冰淇淋女孩》《圖坦卡門和他的黃金寶藏》。

林力敏
現於輔大翻譯所研讀筆譯,曾獲聯合報文學獎、時報文學獎等國內重要文學獎項,並獲公費獎助赴哈佛大學暑期進修。夢想是環遊世界,活出精采有趣的人生。現為聯合報〈繽紛版〉專欄作家。

規格
商品編號:02600099
ISBN:9789861333762
頁數:264,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33762
內容試讀

15. 黑焰,熊熊燃燒

我感覺天旋地轉,身體因為欲望無法滿足而疼痛。怪物在體內肆虐,要我停止思考,趕快行動,趕快闖進去幹掉她。我正準備行動時,她也感應到我了。我以非常冷酷無情的眼神望著窗戶,但心底忽然清醒,忽然想起我到底是誰、她到底是誰,也想到如果我被怪物控制行動的話,會面臨什麼樣的悽慘下場。

我還沒繼續思考,就開始往我家狂奔。我衝回床上,滿身大汗,不斷顫抖,盡力壓抑那股排山倒海的欲望,盡力撲滅體內的黑色火焰。

隨著一天一天過去,那團黑焰越燒越燙、越燒越旺。

黑焰貪婪地吞噬一切。吞噬著我僅存的理智,吞噬著我渺茫的未來,吞噬著阻撓我與羅曼的一切事物。

最後,我了解最慘的部分在於:我終究會完全精神失常,瘋狂到甚至沒發覺自己犯下什麼過錯。

裘德走進房間,坐在椅子上。他顯然想引起我的注意。

「怎麼啦?」我問,一邊把頭從桌面上抬起來。過去一小時我都趴在桌上睡覺。我的雙手雙腳依然顫抖不已,奮力壓抑著怪物排山倒海的力量。



26 一念之間

我來到香氣四溢的遼闊花海。我逼不得已,充滿罪惡,畢竟我不該出此下策,不該這樣來到夏樂地,不該讓羅曼親眼目睹我憑空消失。然而,我別無選擇。

剛才,我的決心越來越薄弱,遭到怪物不斷啃噬,如果我繼續在他面前多待一陣子,一切就完了。我完了。我珍惜的一切全完了。

因為羅曼說的沒錯。他說的實在對極了。我之所以失敗,得不到夢寐以求的東西,唯一的原因在於怪物就是我,我跟牠毫無差別。牠驅使我向前衝,驅使我做壞事,但我束手無策,無法讓自己停下來。我變得聽天由命,不知道如何扭轉局勢,只知道一件事:

我並未扭轉魔咒,冥后並未接受我的請求。

就連戴蒙,連他都無法救我。

不能讓他知道我剛才幹了什麼好事。

他無法耗費幾百年,幫助我擺脫另一面的自我。

我無比墮落、無比沉淪,根本無藥可救,無法重回正軌,無法回到人間承受一切風險。

所以我走來走去,不知何去何從,對未來茫無頭緒。我沿著七彩的溪澗漫步,腳步緩慢,隨性漫步,壓根沒發覺小溪已到盡頭,腳下的地面變成濕漉漉的小徑。

也沒發覺氣溫驟降好幾度,淡金色的光芒變得越來越濃、越來越密,簡直伸手不見五指。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見到那東西時才會大吃一驚。我發覺自己無意間走到霧氣總是最濃的地方,離那個無法回頭的地方近在咫尺。在這裡,我看見似曾相識的剪影輪廓,看見老舊磨損的繩索,看見殘破不堪的木板,還看見若隱若現的影子在霧氣中搖來盪去。儘管如此模糊不清,眼前的事物卻無庸置疑。

無庸置疑地,那就是通往另一端的橋。

那就是冥橋。

我跪在橋邊,膝蓋陷進濕漉漉的泥壤,懷疑這是否為某種信號,我冥冥之中注定來到這裡,注定得走過這座橋。

也許我先前拒絕的機會,現在再度出現了?省略掉問答遊戲,直接給我這個老客戶一個優惠?

我握著扶手。那是一條老舊磨損的繩索,彷彿隨時會斷裂。我往前望,越遠的地方霧氣越濃,橋的另一端完全籠罩於迷濛白霧,神秘莫測。我提醒自己,這就是我當時催促蕾莉走過的那座橋,我的父母還有毛毛也都走過這一座橋,既然他們都能走過冥橋,安然無恙,可見實在不必害怕。

也許,只要站起來拍拍臉、深呼吸,然後過橋就行了?

搞不好我只要跨出一小步,再繼續邁步,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擺脫那隻怪物,撲滅黑色火焰,再度與家人團聚?

只要走幾步,就能迎向他們溫暖熱情的懷抱。

只要走幾步,就能遠離羅曼、哈薇、愛娃、那對雙胞胎,以及我搞砸的一堆鳥事。

只要走幾步,就能迎向我追尋已久的平靜。

老實說,這又何妨?我一定能找到家人,就像電視上的《死後世界秀》那樣。

我用力抓緊繩索,站起來,身體稍微往前,想看得更清楚,雙腳因為這樣的動作而顫抖不穩。我想知道要走多久才會抵達再也無法回頭的地方。我想起蕾莉說過,她走到橋的中間一帶,回頭想看看我,濃霧卻遮得她無法看見。

然而,即使我決定繼續走下去,一直走到橋的另一端,我到的地方是否就是我家人到的地方呢?或者,會像搭乘貨運列車一樣,只要軌道一改變,我就會前往夏樂地的黑暗深淵,而不是快樂之地?

我深呼吸一口氣,一隻腳離開濕答答的地面,正準備往前邁出一步之際,忽然感到平靜,而這只意味著一件事,只可能源自於那個人,與羅曼的火熱激情截然不同。我轉身,看見裘德站在身後,卻一點也不驚訝。
「妳知道這座橋通往哪裡,對吧?」他指著這座款款擺盪的橋,努力把話說清楚,卻掩飾不了緊張與顫抖。

「我知道其他人過橋之後,會抵達哪裡。」我聳聳肩,一下望著他,一下望著橋。「但是我不知道,我過橋之後會抵達哪裡。」

他瞇起眼睛,歪著頭,謹慎地看著我,小心翼翼地說:「這座橋通往另一端,對每個人都是如此。無論男女老少,無論貧富貴賤,都會抵達同樣的地方。人間有各種區別,但這裡則一視同仁。」
我聳聳肩,不以為然。我知道他不了解的事情,看過他沒見過的東西,所以他怎麼有資格做出這些判斷?

「儘管如此,」他點點頭,清楚聽到我的想法,「我不覺得妳該考慮這件事。人生已經夠短了,妳明白吧?雖然有時候人生顯得漫長無盡,度日如年,然而生命一旦結束,就會如同電光石火,與永恆相比根本微不足道。妳要相信我這句話。」

「對你來說,也許是這樣。可是對我來說,並非如此。」我說。我們四目相交,我的眼神誠實且不設防,十分歡迎他進入我的內心。我想把這件糟糕的事情一五一十全盤說出,把隱瞞的事情開誠布公,只要他一開口詢問,我就會向他娓娓道來。「我的生命可不是你說的那樣電光石火。」

他摸一摸下巴,眉頭皺在一起,顯然在思考我的話。這就夠了。他想要知道,我就全盤說出。一切。每一件事。我一古腦地說出每一件事,速度飛快無比,字句連成一片,糊成一團。我先提到最開頭的那場車禍,戴蒙餵我喝下靈藥,讓我變成現在的我。接著,我說出羅曼的真面目,解釋說他如何讓我和戴蒙相信,我們兩人永遠無法在一起。然後我提到愛娃與那對雙胞胎,說明過往的事件如何讓她們的命運緊緊相繫。我還提到,我是如何害得哈薇變成像我這樣的怪胎。我也說明了脈輪,而消滅我們的唯一辦法就是瞄準我們的弱點。當然,我也提到暗影之地,提到所有不朽者都會前往的永恆深淵,而我就是因為擔心那個地方,所以才會還待在橋的這一端。每個字像連珠炮不斷噴射出來,我完全無法住嘴,也不想停下。能這樣暢所欲言,我逐漸變得放鬆,而他也努力保持鎮定,讓我一直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我談到羅曼的部分,說明我如何對他深深著迷,黑色火焰如何在體內不斷燃燒,然後談到我剛從他身邊逃過一劫……我說到一半,裘德就看著我,打斷我的話:「艾芙,拜託,講慢一點,我幾乎跟不上妳的速度。」 

我點了點頭,心臟狂跳,臉頰通紅,手臂緊緊抱著身體,濕溽的頭髮黏著臉頰、肩膀、背部,不斷往下流的水滴將我的頭髮往下拖。整座橋開始上下擺動,一堆新來的人正在過橋,滿心期待要走到另一端,每個人的眼睛散發著不可思議的神奇光輝……


28 吸引力法則

她聳聳肩,從那盤餅乾中拿起一塊燕麥餅乾,把一枚葡萄乾扔進嘴裡。「對頑固的人來說,這種事並不簡單。」她面露微笑,與我四目相接。「不過那些都過去了,對吧?」她說。我點頭表示贊同,所以她繼續說下去:「無論是顯影或巫術,重點都在於念力,也就是施術者關注於怎樣的結果。念力是最所向披靡的利器。妳很熟悉吸引力法則,對吧?」她看著我,手指摸著她的絲質袖子。「我們關注於哪個事物,就會吸引到那個事物。嗯,這兩者幾無差別。如果妳關注於害怕的事物,那種事物就會對妳糾纏不休。如果妳關注於討厭的事物,那種事物就會對妳糾纏不休。如果妳一心想要控制他人,就會吸引到想被控制的人。妳越在意某些事情,那些事情就越會發生,類似的事情也越會找上門來。如果妳把一己的想法強加在別人頭上,逼他們做平常不想做的事情,那麼不只會適得其反,甚至反而會自食惡果。此外,這也跟每種行動一樣,會化為業報的一部分,卻是對妳不利的惡業,除非妳從中學得一些重要教訓,那就是|」

雖然她繼續說下去,我卻一直想著業報,想著自食其果,想起雙胞胎提過大同小異的說法,例如:不應該為了自私自利或傷天害理的理由而使用巫術,否則必須承擔業報,遭受到三倍的報應。

我用力吞下口水,伸手拿茶杯,而她繼續說下去:「艾芙,妳必須了解,在這一整段時間裡,妳用最糟糕的方式在抗拒一切。我試著助妳一臂之力,妳卻抗拒著我,戴蒙越來越擔心妳,妳卻抗拒著他。另外,妳也抗拒著羅曼和他對妳做的糟糕舉動。」我聽到最後一句話,準備出聲反駁,但她舉起一隻手,伸出一根手指示意我保持安靜,讓她說下去。「說到抗拒,諷刺的是,妳得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關注於妳抗拒的事物,關注於妳不想要的事物,結果妳反而吸引到這些事物。」

我望著她,不確定是否聽懂她的意思。難道我不該抗拒羅曼?看看不久前才發生的鳥事,或是差點發生的鳥事,如果我放棄抵抗,後果不堪設想。

她抬起肩膀,雙手一左一右握著茶杯,與我四目相交,然後繼續說:「一切都是能量,對吧?」

我剛才就聽過這句話。

「如果妳的想法是一種能量,而能量就是會吸引事物,那麼只要妳想到那些最恐懼的事物,妳就造成那些事情的發生。妳對那些事念念不忘,所以那些事就成真了。或者,更簡單地說,某個煉金術士說過的話恰巧非常符合妳的情況:『如其在內,如其在外;如其在上,如其在下。』」

「這樣叫做更簡單地說?」我搖搖頭,來回旋轉搖晃我的那杯茶。她可以乾脆說得更難懂一些,讓我完全一頭霧水。

她面露微笑,眼神溫柔而充滿耐心。「意思是說,我們心內的事物會出現在我們的身外,我們心裡的意識與關注焦點,總會反映到我們的外界,根本無法避免。艾芙,這句話是千真萬確的。妳不了解的是,咒語並不存在於外界,不是掌握在女神或冥后的手中,而是存在於心中。」她以拳頭敲著胸口,整張臉抬起來看著我。「羅曼會擁有凌駕於妳的力量,是因為妳賜予他這種力量,妳親手給他這種力量!這是唯一的原因。沒錯,我知道他耍過妳。沒錯,我知道他讓妳無法與戴蒙真正在一起。沒錯,他的行為實在可惡到超乎想像。可是,如果妳不要抵抗已經發生的事,不要滿腦子想著羅曼和他幹下的糟糕事情,妳就能破解妳跟他之間的可怕束縛。然後,只要他經過適當的治療與淨化,就再也無法騷擾妳,也無法靠近妳。」

「但他依然握有解藥,他依然──」我開口打斷,但徒勞無功,因為愛娃已經起了頭,想一氣呵成說下去。

「妳說的沒錯。他依然握有解藥,而且不願交給妳,但這是妳無法改變的情形。即使妳念念不忘,或使用各種咒語,統統無濟於事。事實上,還會適得其反。妳越這樣做,他越能走進妳的世界,但這是妳最不想碰到的情況。而且,相信我,羅曼非常清楚這件事。他努力引起妳的關注,而這是自戀狂最愛的行為。因此,如果妳真的想解決此事,讓生活重新回到正軌,那就該設法停止。停止讓能量關注於不想要的事物,停止把能量放在羅曼身上。妳別去找他,只要靜觀其變就好。」她往前靠近我,把紅褐色鬈髮塞回耳朵後方。「根據我的猜測,如果他發覺妳能適應目前的狀況,儘管遭遇這些限制,卻依然過得開開心心,怡然自得,那麼他就會厭倦這場遊戲,開始讓步。然而,妳目前的做法就像是親手拿上等牛肋排餵老虎,只是在滿足他的基本需求。怪物會在妳心裡,艾芙,是因為妳把怪物放進心裡。可是,相信我,妳也能輕而易舉地趕走怪物。」

「怎麼趕?」我聳聳肩。我的意思是,雖然我明白她說的每一句話,只要她稍加解釋,每件事都一清二楚,但我仍感受到體內源源不絕的可怕衝動,很難相信只要轉移注意力整件事就能迎刃而解。「我原本想扭轉咒語,結果卻越變越糟。然後我請求冥后助我一臂之力,一開始事情似乎好轉,但之後我又再遇到羅曼,像剛才就是──」我滿臉脹紅、身體發熱,想起我差點遭遇到的事情。「嗯,我是說,我發覺怪物一直在我體內,生氣勃勃、活躍有力。儘管我用過妳剛才說的方法,至少我覺得我用過,但我不覺得單靠轉變想法就能解決問題。畢竟,掌控局勢的是冥后,不是我,而且我不知道如何使她讓步離去,放我一馬。」

但愛娃只是看著我,壓低聲音說:「這就是妳搞錯的地方。掌控局勢的不是冥后,而是妳,一直以來都是妳。雖然我不想這樣說,畢竟一般人聽到這種話都會不舒服,但是坦白說,那隻怪物並非從外面跑進妳的體內,也不是惡魔想控制妳之類的──牠就是妳,那怪物就是妳的黑暗面。」

我往後靠,搖了搖頭。「很好,非常好。所以妳的意思是說,我真的被羅曼吸引囉?很好,愛娃,多謝妳這樣說。」我大聲嘆了一口氣,對她翻了個白眼。 

她聳了聳肩,並不介意我的無理舉動。「但妳必須承認,表面上來看,他確實很帥,真的相當迷人。」她面露微笑,顯然希望我能表示同意,但我並不理睬,所以她再聳聳肩說:「但我剛才不是那個意思。妳知道陰陽的符號嗎?」
我點頭。「外面那一圈代表著一切,黑白兩色代表著產生一切的兩股能量。」我聳了聳肩。「噢,而且它們各自包含一個小圓點,圓點裡面是對方的顏色──」我坐在椅子上,侷促不安,忽然明白話題會往哪個方向發展,但不確定自己能否跟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