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心靈/勵志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 1
  • ╳!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 2
  • ╳!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 3
  • ╳!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 4
  • ╳!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 5
  • ╳!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 6
  • ╳!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 7
  • ╳!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 8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暢銷

商品編號:04400198
╳!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
作 者:陶晶瑩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16年12月05日
定價 399 元
優惠價  -21%  315 元
內容介紹
白比黑更難測,因為白會偽裝。
在雪地裡,只要有一點風、有一些雪,萬物都被覆蓋遮掩。
你只能臣服,和小心翼翼。
所以,或許恐懼是白色的……

暢銷作家陶晶瑩睽違七年最新代表作!
◆獨家收錄!陶晶瑩手繪風格水墨畫+親筆手稿,感受最真誠的陶式風格!
◆ 在懇切自剖的文字裡,有幽默搞笑的經歷,也有打死不退的堅持;有面對恐懼的矛盾,也有心境轉換的自省;有一家旅行的溫馨歡快,更有朋友相聚的意外驚喜。你將看見,一個多變,時而感性,時而幽默,時而脆弱,時而勇敢,不同以往的「陶晶瑩」。

怕冷怕高怕速度的她,為了對家人的愛,在中年開始學習滑雪。她在闃寂的雪地中獨自滑行,看見了自己內心幽微的恐懼與傷痛,然後在疼痛中,重新找到前進的力量。

2015年,一次偶然的家族旅行,開啟了陶子全家對滑雪的熱愛,從此幾乎每個雪季都未曾缺席。為了摯愛的老公與孩子,她決定要克服對高度與速度的恐懼,拿著雪板跟著往下滑。然而迎接她的卻是一連串的摔倒、站起、再摔倒、再站起……摔到她以為自己得從頭學習ㄅㄆㄇ或是一加一等於幾,摔得她大喊︰「╳!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

當她終於找到與速度和平共處的方式,詛咒成了祝福。在寧靜雪白的大地中,她開始與自己對話,開始面對內心幽微的恐懼……

她還是恐懼在高山上滑行,每回滑雪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只是,看見了自己的恐懼,她卻不服氣、不放棄;她曾因外表而被批評冷落,但並不恐懼醜陋,因為那定義太狹隘。她恐懼的是人生貧乏、惶惶終日,只為別人的標準搖擺;她驚覺自己因工作環境而患了急病,工作時像高鐵、像殺手,速度是一切。但回家後,卻可以像隻在南洋路邊米粉攤旁的小狗般悠閒。於是現在的她,正學著和「躁」說再見;她也恐懼著工作消失,但並不是失業,而是習以為常的一份工作、職業,要從人類史上消失了。她審視著自己,還有身處的產業。

就這樣,她在雪地裡看見真正的自己,也從旅行中找回了失去平衡的自己。

在這本結合滑雪紀錄與爬梳內心的散文中,你將同時看見陶晶瑩的勇敢與脆弱,懂得她對高度速度等外在的恐懼,亦能窺見她面對醜陋、急躁、失去工作等內在議題的脆弱。然後一起找到面對的勇氣。正如她說︰「越是害怕,越要擁抱它。」

◎ 關於雪,她這麼說︰

白比黑更難測。因為白,它會偽裝。要小心那無瑕的、看似單純的、毫無城府的。最慘烈的戰役前,總有最詭異的寧靜。小心翼翼地找出生路,因為一躺進雪的懷抱,就會睡進死亡裡。但它又召喚著你,好像危險情人的誘惑和逃離警告是同樣並存的……

在日本的銀山溫泉,戶外池面對一座河谷。河谷是黑色,河岸是白色。而岸上的白色,還會看見動物的腳印,只知它去的方向,不見其物。氤氳的溫泉,面對著兩棵大松,松香與溫泉味,混合出一種奇異的草香,雪景安安靜靜地,療癒著過勞的世界……

◎ 關於恐懼,她這麼說︰

以前認為恐懼是黑色,什麼鬼啊魂啊,都來自暗處。但現在想想,黑暗中就算有人勒住你,你還是著地的。在被白色包圍時,若是雲霧,便不知四方左右,甚至腳底為何,若是一片蒼茫,則不知往何處去、也不知何者會從白茫茫裡蹦出……

我在這麼注重外表的演藝圈打拚,不能說沒有恐懼過。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價值不只外表。不只,你看,我多有自信。我覺得自己挺可愛,有大陸網友說像柴犬,多可愛。我覺得自己的笑容挺紓壓。我老公還覺得我挺性感。所以,除了我越看越順眼的外表,我認為,割雙眼皮不會讓我多兩個節目,是我機智的反應讓我有節目做的。觀眾選擇買我的書、唱片,也不會是因為我的小眼睛,而是因為他們聽見、看見我想傳達的感動。當我們都經過一些人生的曲折,才懂得欣賞不同的美……

◎ 關於愛,她這麼說︰

一家人自己開著車,穿梭在無人的北海道山路上,沿路暖陽伴殘雪,世界變得很安靜。我看著他的側臉,很平靜、有微微的笑容牽動。我就想不要回來了,我要住在北海道。那個瞬間,我們一家人似乎可以就這樣無止境地開下去,好像要奔向哪裡,又哪裡都其實不重要。我不想到目的地,我只想一家人,一直這樣坐在行經北海道的路上,我的小小孩不要長大,我不要變老,老到忘了這一刻……

日子不再是我一個人的日子,流逝的歲月也是一幅幅珍藏。我知道我在他們心裡的重量。為了健康地陪在他們身旁,我願意試各種祕方,只要自己能更強。當然,還有為了我的丈夫、老公、愛人,那個唯一的他。人生因為遇見他,才開出奇異的花。人生因為心上有他,才翻出一篇又一篇的奇文共欣賞。低谷有時、埋怨有時,但鬱悶的片刻,怎麼也比不了二個人一起牽手看大海,或是一起選棵樹、種朵花……

◎ 關於旅行,她這麼說︰

女兒,不要忘記這個瞬間。不要忘記這樣的美好、自在;不要忘記我們為了美好而一起奔跑;不要忘記那短暫卻可以永恆的開心;不要忘記此時的天空、湖水和風。幸福到耳中都出現了好聽的歌,幸福到以前發生了什麼都不重要,幸福到我覺得彷彿我像我女兒一樣小,只要和她泡在池子裡,一起笑就好。那個當下就是一切。旅行的意義,是入定,是穿越,是修行,是讀了萬卷書也換不到的感動,是褪去一切以為需要的。然後清明地回到最初……

人和一座城市的情感,未必建立在踏過幾條街或是照過多少相片,而是在漫遊或旅行的過程中,找到靈魂能自在呼吸的某一個瞬間。然後想起了自己是誰,從哪裡來,然後找到了一種安心的快樂。奇妙的是,我們在生活中漸漸失去了平衡,然後在旅行中找回自己。在最熟悉的地方迷失,卻在最陌生的國度回到原點……

作者簡介
陶晶瑩

在電視圈工作了二十年,但對音樂和寫作的熱情未曾稍減。

終生信仰愛情,會以最大的能量去愛她所愛的人事物。

畢生最大願望是著作等身,更希望將來能練就以影像說故事的功力。

得獎紀錄

博客來總榜Top5.文學榜No.1

誠品休閒趣味榜Top10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198
ISBN:9789861335827
256頁,17×23cm,西翻,平裝,全彩
目錄
第一部 拖著滑雪板往上爬的黛玉

1. 年過四十,拖著滑雪板往上爬的我

2. 黛玉進化史

3. 工欲善其事

4. 師傅

5. 教練百百種

6. 往下衝的時候

7. 驚驚教主之驚天第二摔

8. Cortina的假綠線驚魂記

9. 祕境探險

10. 另一種賞雪的方式

11. 孩子的嬉雪

12. 是什麼讓我不那麼愛新雪谷

13. 新雪谷 vs. 白馬

14. 白馬之愛

15. 告別雪季之行的驚天發現

16. 沒出息的父母

第二部 雪是天上捎來的信

1. 雪的世界

2. 所以恐懼是白色的?

3. Eddie the Eagle

4. 克服恐懼,掌控自己,隨心所欲

5. 醜陋的恐懼

6. 天命

7. 急躁

8. 工作消失的恐懼

9. Live Yourself

10. 逃避的夢想

第三部 旅行,讓心清明地回到最初

1. 2016夏之北海道(一)

2. 2016夏之北海道(二)

3. 2016夏之北海道(三)

4. 2016夏之北海道(四)

5. 2016夏之北海道(五)

6. 野球之夜

7. 迷人的陽氏夫妻

給你。

內容試讀

◎ 年過四十,拖著滑雪板往上爬的我

溫度,零下十幾度。大雪紛飛。四方無人,我的左腳被牢牢銬住,右腳往上坡努力地爬。如果遠方有狗吠聲,我大概就像是從苦牢越獄的囚犯,為渴望已久的自由掙扎;如果前方有閃著小燈的木屋,那我便是迷路的旅人,要用盡最後的氣力奔向溫暖。

但我什麼都不是。

我只是一個年過四十的,兩個孩子的媽。在這大雪天,我應該泡在溫泉裡,啜飲sake,邊欣賞著飄下的雪花,我應該是已經可以安穩享受人生的貴婦,為什麼?!為什麼我要這麼辛苦地拖著那重得要死的滑雪板,一步一步往上坡爬?!

冷不防,雪板還往下滑了幾公分,讓我不聽使喚的雙腳瞬間分開,劈傷了大腿內側的筋。在面罩下的口鼻,呼吸越來越急促,呼出的熱氣也讓面罩幾乎溼透。

我繼續試著抬起我的左腳,試圖控制那厚厚雪靴和襪子裡的腳掌,我已不確定,我那可憐的雙腳還能撐多久?我的腳趾還有知覺嗎?

這是我第一次滑snowboard,應該也是最後一次。

我那擅長各種板類運動的老公早已不見蹤影,兩個小孩在不遠處上著同樣的雪板課,我很懷疑自己會不會暈倒。

我試圖看一下多久後才能下課,但手機已被凍到當機,我看不清教練的臉,只聽見她的聲音︰「Come on! Use ur muscles!」她,一個二十來歲的小洋妞,活力無窮地對我叫著要我用我的肌肉,我回她:「I don't have muscles!」那女孩要逼我上梁山,她說:「Everyone has muscles!」

每個人都有肌肉!

我恨我那無力的、軟綿綿的核心,因為我在那裡找不到肌群。

而更不知為何,才短短不到幾十分鐘,我已經發現膝蓋上方的大腿肌居然開始痠痛──天啊!誰知道上次它有感覺時是哪一次?印象裡,根本沒用過它們。

來去自如的教練看著我不過才站上滑雪板二、三次,緩緩滑行,她就像吃了興奮劑般地叫我和她上纜車,她說,這樣會進步得很快……

我拒絕她了。因為,我有不好的感覺──我如果真的跟她上去專業滑雪道,一定會摔死!

輕則骨折,再來不能生育(其實也沒有要再生),嚴重的話……我不要把我的骨灰撒在北海道!!!

後來,孩子的教練接管了我。心裡正在竊喜,想著課程應該可以和緩很多。是的,教練是溫柔許多,但我天生,就是無法駕馭或享受滑行的樂趣,所以當第四次我開始緩滑時,越接近成功,我的身體就越害怕,於是重心自然往後拖,這樣一來,雪板速度就顯得相對快,於是就嘗到了雪地上的驚天第一摔!天殺的!兩個教練居然沒在開宗明義第一課就教我們如何安全地摔倒(而這是我後來在YouTube上看到的!)於是,我用了最危險的方式摔──用手撐地!

我以為雪是軟的。

誰知道,軟雪在日夜累積再加上大批滑雪客的踩壓後,硬得跟水泥地沒兩樣。當你滑倒的瞬間還想用手撐地,就像在機車上摔出「壘殘」一樣,輕則傷骨膜、重則骨折。

「蹬」地一聲,我伸出左手撐地,剎時痛得我一片空白(後來才知道,雪地裡本來就那麼白……>_<!),好了,我中了!

溫柔的老師因為怕我往後摔,所以緊貼著我後面滑,但我因為平時為人客氣,不好意思往她身上摔,所以就往前摔……

她趕緊問我:「Are u ok?」我苦笑地回答:「It hurts! But it hurts in a good way!」

這個答案的意思是,很痛,但不是大傷勢的痛,只是經由手腕傳來的振動,讓我左手肘立刻麻掉,後來有整整兩天無法自己拉起外套,都要靠女兒幫我把左半邊往上拉,將手套進袖子,才穿得上。

其實不嚴重,但確實在睡覺時造成干擾。

因為左手必須撐在某種彎度才不疼,可是睡熟後一不小心,就突然被電醒!折騰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我十分確定我的滑雪生涯告終,我必須休息,泡個溫泉,喝點sake什麼的。

還有三天假期,就要這麼一直待在室內?望著窗外飛雪,我開始觀察夜間的雪場。

對我來說,那陡到不可能的雪坡,不是人類能毫髮無傷的境界(天曉得後來我才了解,那不過是初學者的綠線!)但當我仔細觀察,有不少小小孩在雪場來去一陣風時,我開始好奇,所以,滑雪並不那麼難?而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一線生機──那些小孩是在ski,滑雪,而不是snowboarding!?

於是,我靈魂裡有一位魯夫突然伸出伸縮拳向空中大喊:「換學ski!」

然後又有一位福爾摩斯在腦中分析給我聽:「snowboard是雙腳被綁在同一塊板子上,不會板類運動的會很不習慣重心的拿捏,但ski是兩塊分開的板子,一腳一支,而且左右手還有雪杖各一,也就是說,有四個支點可使力,一定比較好學!」

於是,我幾乎沒想太久,就決定換學ski。

◎ 急躁

已經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我染上了躁症。倒不是正式地被醫生診斷、宣判,而是自己和周圍的人感受到的那股壓力。

經紀人以為是工作壓力造成。她們卻不知道,其實只有在談工作時我的狀態是平靜的。當這個工作被排入行程時,我就開始焦慮。

越接近工作日越嚴重。

真的不記得是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急躁,應該是進入這個娛樂圈以後。貴圈啊,真是踩碎了我的心。

首先,第一場苦難便是大一簽了唱片合約,一直讓我等到大四才發片。

那時我不過是個大學生,沒有智慧型手機、沒有網路、沒有社群媒體的大學生。

日子就是上課、趕公車,和同學騎機車上貓空、去動物園。所以,簽了唱片合約真是件大事,感覺生命突然變成金色的,感覺在我面前的是一座浮在雲端的大城堡,一段奇幻旅程。

同學們聽說了這樣的事,又聽說我成了張雨生的同門師妹,眼睛發亮地將我團團圍住,七嘴八舌地詢問著、好奇著,彷彿她們的同學就要一炮而紅,變成大明星。

這樣的情形並沒有維持太久。

單純的我們,並不了解演藝圈的節奏和生態,我們的想像很簡單︰簽約、出唱片、上電視、紅。

實際面是,我一等就是三年。

同學們興奮的程度慢慢減低,從「你什麼時候要發片?」變成「你真的有要發片嗎?」

那時,我最大的壓力便是同學的眼神。他們從好奇、羨慕,到懷疑,然後漸漸忘了聊這件事。

他們大概覺得我在騙人,而我,也覺得自己受騙了。

他們不知道的是,每個月,我都換了一把零錢。在學校側門旁,一排餐廳的騎樓下,打著公共電話。

那電話是淡藍色加上銀色線條,胖胖的,如果不是心情低落,它應該有些Tiffany品牌的優雅可愛,但在記憶裡,我撥著公共電話的畫面,都是黑色的。

有時候我一個人撥打,有時候有同學陪。我打給簽約的製作人,他說,快了、快了。後來,他說,應該是下個月吧。

第一年我是相信的,所以掛了電話我是雀躍地離開。

後來,每個月我都被告知是下個月,這樣聽了兩年,二十四個月之後,我才算有一點點了解這個行業。

在此刻回憶起那些等待,主場景就是那幽暗的長廊,和那具公共電話。如要仔細想,應該是從意氣風發到憤怒不解,然後一定摻和了自我否定、重重的打擊,生活像是從準備要飛的狂喜暈眩,到希望落空的怨懟和自我放棄了些什麼。

多年後,進了演藝圈才知道,我當時簽的是製作公司,不是唱片公司in-house。

唱片公司面對的是不同的經紀公司、製作公司推出的新人名單,他們會看中較有潛力,或是較符合當時商業市場的來發片,更遑論他們還有自己簽約的重量級歌手要定期發片。

多年後,我看到唱片公司主管牆上的大白板才了解︰上面一個個大牌的名字,寫著何時拍MV、何時要上那個最熱門的綜藝節目,他們的名字是在軌道中的巨星,有的是太陽,有的是金星、水星。而我,連冥王海王都不是,感受不到任何引力,我被遠遠拋在外太空,不過是那億萬繁星的小亮點,寂寞地漂浮著。

等到大四下,終於進錄音室,唱歌、發片。又因為不是大家眼中的美女,所以,只能當一個被奚落的丑角。

我拚命搶話、搶發言機會、搶鏡頭。立刻就被亟需新人的主持界網羅。

第一個合作的大哥是倪敏然先生。他對節目很有想法,一想到立刻就要做,常常激烈地與工作人員溝通,那時飛進我世界中的爭吵、對立,和三個字或以上的髒話,撼動了我的宇宙。

第二位合作的大哥是曹啟泰先生。他的嘴巴總是連珠炮似地沒停過。一開機,他叭啦叭啦地串流程、介紹獎品,當時,我們從中午到晚上,一天可以錄遊戲節目《好采頭》五集。下了節目,啟泰哥還是不停地講——講他的老婆小孩、他的人生、他的婚顧公司,和他起了幾個會。

第三位合作的大哥是徐乃麟先生。一樣是個人未到聲先到的急性子。常常在化妝室就聽見他由遠而近的︰「快!快!快!」這三個字搭上他拍手掌的節奏,像極了清晨批發的漁市場,節奏刀起刀落之間,生意成交。

我後來的幾年也常常用乃哥的節奏說快!快!快!

或許也不用催促,因為沒有多久,我就做起現場Live直播。下午5:30播娛樂新聞到7:00,然後趕去廣播,做另一個現場,8:00~10:00的直播。

那是一段沒有朋友、沒有人生,只有工作的日子。

常常趕得連好好吃個便當的時間也沒有。一次,發現便當裡有隻小蟑螂,只能先把它挑開,然後不吃那個格子裡的菜,仍然把便當吃完。因為我連去找一份新食物的時間也沒有。

我要上現場了啦!快快快!

於是,工作人員遞資料慢了我急,新聞還沒剪好我變臉,每天急的下場是——猛爆型肝炎。

躺在病床上,我被迫思考人生的輕重緩急,那時的生死交關嚇醒了我,因為,我才三十歲。

出院付帳單時,看著那數字,可以換算成無數峇里島陽光燦爛的日子,或是紐約、倫敦、巴黎看不完的秀,我知道我人生接下來的選擇了。

後來,我盡量不急,盡量開心。

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只是把那份焦慮內化,不讓別人看出來。不想影響別人、不想給周遭工作人員壓力。

於是我在等待的小空檔玩「Angry Bird」,看那橫眉豎眼的鳥兒比我還氣,心裡便好受一點。或者玩「Candy Crush」,消糖果,一排排、一列列,兩眼發直,忘記時間。要是大一點的空檔,我就去附近的商場,什麼「Z」牌、「U」牌、「F」牌、「B」牌、「G」牌的快速時尚都逛,翻翻看看,好過在棚裡枯坐。

遠一點的人看不出來我心裡急,近一點的人還是感覺得到。

經紀人、助理怕我不開心,下載夯劇讓我看,準備零食、泡麵開趴,有時候甚至在後台布置了微微酒精、各種水果酒,讓等待變成了姊妹聚會。

等待本來就是人生中必定會遇見的事,在演藝圈更是充滿了各種磨人的等待。

等太陽等海浪等霧散、等飛機過等垃圾車走等火車來、等遲到的大牌、等弄錯的道具、等沒出現的導演……

通常若是不可控的意外,我的心是平靜的,無奈地接受著。但若是因為不專業的因素,我的心就開始不平靜。先是驚訝於看見的荒謬,內心小劇場在海邊的大石頭上對天大喊︰「為什麼?為什麼?」然後有一群憂國憂民的文青圍坐一桌,討論這個圈子人才流失到底有多嚴重,這樣下去怎麼得了云云。最後,心急如焚的母親登場了,這樣就不能接小孩了,荳明天還要考試,誰幫她複習?

然後就山洪爆發。然後就想著退休,去種田、去看雲看海啊什麼的。

但奇妙的是,在私領域的我,卻有無比的耐心。對孩子、對老公、對朋友。

公和私的我,在兩個極端的狀態。

工作時,像高鐵、像殺手。追求速度、效率。回家後,像是在南洋路邊米粉小攤旁悠閒的狗,時而懶洋洋,時而追逐著雞,或向小孩搖尾巴。

是我把演藝工作看得太簡單所以無法接受無盡漫長的等待?是否我仍像當年的那個大學生一樣,不了解體系的龐大運作只著眼在自己的小環節?抑或是演藝工作充滿了如此不得不的等待?

多年前,日本男子偶像團體當道,一批批的花美男出唱片兼巡迴演唱會,還能拍廣告演偶像劇,我好奇地問了一個在日本工作的圈內人,為什麼他們能同時做這麼多產品卻仍神采奕奕、皮膚身體都是最佳狀態?

那工作人員說,因為這些當紅偶像都時間緊迫,所以,其他配合的幕後小組都先自己排練好了。

?!!?

他解釋,比如說發專輯的同時仍要同步拍偶像劇,那麼他們便會在偶像本人出現前找替身,把走位、台詞順幾遍,現場攝影師也跟著走幾遍,燈光道具早已定位,導播也熟悉節奏後,預定拍攝時間一到,偶像出現。他已經背好他的台詞,待替身示範他的走位後,拍攝便順利進行。

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國境界啊。

我看過眾家一線演員等臨演的情形,因為劇組不肯多花錢,只發臨演來半天,但眾家演員早已把前面戲分演完,執行製作說,那你們聊聊天等臨演吧!

也聽過拍了一整天的臨演覺得太累,一群人開始吵鬧要走人,最後甚至報警的鬧劇。

也有節目準時開錄,卻因為送道具的人睡過頭,全棚空等。

還有遲到慣了的美豔女星,好不容易只遲到半個小時,正當節目組暗自慶幸時,那女星開始補妝,一補,就補了兩個小時。

她的妝好了,我們的妝全等花了。

也碰過製作單位發我六點通告,因為江湖傳聞他們很會延遲,當天也有一場日本大師的音樂會,我心存僥倖地問製作人︰「可以晚一個小時嗎?」製作人斬釘截鐵地說︰「今天一定會準時!一定要六點到!」

悻悻然把票送給朋友去聽。那朋友聽完整場,再加上安可曲,然後很有良心地來棚裡探班,發現我還沒錄影。那天原本六點的通告,一直到半夜十二點半才開錄。

經過這麼多摧殘後,我發誓,只要我長大,一定要減少這種事發生,一定不讓工作人員或其他藝人在棚裡浪費生命、虛度光陰。憑什麼讓不專業影響專業?

但人性是很奇怪的,積習難改、積非成是。

電視台內的工作人員習慣了過去的工作節奏,有些人一開始還會私下抱怨︰「錄那麼快幹嘛?連抽根菸喝咖啡的時間都沒有……」

但這種高鐵速度一上軌道,怨言變成了驚喜的贊同︰「哇!下班了還可以和家人吃晚飯!」或是「下班了還可以去玩欸!」

於是,在能力範圍內我加緊速度、提升效率。在我還是得無盡、無意義地等待時,我練修養。

看劇、寫書、練字、聊八卦、看書,也順便練演技。

演我很快樂、演不在乎,演了解這就是演藝圈的常態。我的演技很表面,所以遠的人看不出來我的焦慮,近的人還是感覺得到。

我以前看過大哥級主持人打或踢工作人員的,這麼比起來,我還算是忍得不錯。

不過我還是不聰明,畢竟有些人還是察覺得到,可見我壓的還是不夠深。就不能微笑優雅地說,沒關係啊!大家加油哦!臣妾做不到啊!

可能是那忿忿不平的種子已深埋在心裡。為什麼不專業可以影響、干擾專業?

每個人對職業道德的要求不同,又或者,這已經不只是工作心態的問題,而是人生哲學的問題?

體諒。

體諒別人偶有的風雨;體諒別人驚慌時的不知如何判斷;體諒他人正在學習;體諒他人力有未逮。

如果可以溫柔地等待孩子的嘗試錯誤,那麼,也應該這麼對待別人的孩子。

學,我也正在學。

學著和我的躁,說再見。


看更多...